写意小说 > 其他 > 我的首辅大人 > 章节目录 番番外七
    番外七

    陆璟默默看着陆构。

    要了荃哥儿,好处可是不少。他的儿子自然心疼,荃哥儿日后的前程定然会想方设法来弥补,就是钱上也不会亏待。

    陆构给陆璟看了会儿,心?#34892;?#21457;慌。毕竟一个是官,一个是民。陆构的底气只不过是凭着家里长辈那点,可不如陆璟为官这些年养出来的官气扎实,撑了一会儿?#32479;?#19981;住。

    “五郞,总不能让四郞绝后吧”

    听出陆构的心虚,陆璟“自然不能。这些年二叔确实委屈。这事我也跟爷爷说过,不能总让二叔这么委屈。”

    陆构听着点头。

    跪在帷幕里面的杨如春往徐惠然看,真舍得把荃哥儿交出去就进门时瞅了一眼,荃哥儿?#21069;?#23273;嫩胖乎乎的样,都?#19981;?#30340;想上去掐一把呢。

    徐惠然跪坐在垫子上,面上没有表情。荷姐儿挨在边上,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她把荷姐儿搂在了怀里。

    “爷爷是知道我心里苦的。”陆璜垂着头,头上垂下的黄麻布条更增添了话里的委屈。

    陆璟眼皮垂下,似不忍:“爷爷知道我一直对二叔愧疚,也很难过。爷爷对我说,?#20154;?#30334;年后,大房二房分开,这样也不用我再觉得对不住二叔和四哥。四嫂是和四哥和离,还是四哥讨妾都没有关系。纵有外人说道……”

    陈冬?#26041;?#20102;起来:“五叔,你是什么意思”

    陆璜吃惊地瞪着陆璟:“五弟,你是……”

    陆构咬着牙,指着陆璟:“五郞,你够狠!”

    杨如春又把徐惠然看了眼,怪不得这么镇定,看来夫妻俩是商量好的。刘玉秀也看了眼徐惠然,又低下了头,只要茁狗子和牛牛能在陆璟那没受亏待,旁得又算什么。

    陆璟对陆构和陆璜的话一点不在意,面上不惊不怒。

    陆璜还要再骂,看到棚边站着的杜阿福紧握着绣春刀的刀柄不敢再骂一句。锦衣卫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儿子还是别的全不如他的命重要。

    “大哥、三哥,分家的事也不好让二叔受累,就我们这一房多累些,至于田地银两这些不妨多给二叔一些,我们吃些亏好了。”陆璟对陆琥、陆珍说。

    陆琥和陆珍答应着,算计这是要把吴泽县令、本地有头有脸的还有族长都请来。

    陆璟走出了灵棚。刘玉秀也跟徐惠然说:“五弟妹刚到家,先带着孩子去洗洗、休息会儿。”

    徐惠?#24187;?#25512;辞,带着荷姐儿走了。

    到了安排的那一落,正是中轴上这一路。荷姐儿瞧着新鲜:“都是楼呀。”

    “是呀。”徐惠然牵着荷姐的手从前面一落的楼梯上去。

    “我们住这吗”荷姐儿好奇地从开着的窗户往天井望。

    “从这可以走过去的。”

    荷姐儿在隔厢里跑起来:“那我可?#38498;?#21733;哥在这玩捉迷藏了,是不是”

    “不?#23567;?#36824;在太爷爷的丧事里呢。”徐惠然板着脸。

    妈妈和丫环赶紧过去拉住荷姐儿。

    荷姐儿撅着小嘴往前走。

    进了屋,徐惠然洗了脸,身上的孝衣也不脱,坐下来喝着茶:“荃哥儿呢”

    “睡觉呢。”妈妈指着床上,“可能是路?#20384;?#20102;,吃饱就睡了。”

    荷姐儿和陆蔚趴在窗前往天井里看,瞧着什么都新鲜,看到陆璟来,又是一阵兴奋。

    陆璟进来,抱起荷姐儿,把屋子里看了看,屋子里虽说没什么?#21482;?#20498;有不少的珍玩古董,估计这是陆珍的?#30452;省?br />
    “喝点茶,吃点东西吧。大嫂让人送来了粥和小菜,看着也清淡。这几日你也闲不了。”徐惠然站起来,去接荷姐儿,“让你爹歇歇。”

    荷姐儿不情不愿从陆璟身上下来。

    “你们带蔚哥儿和荷姐儿去睡一会儿,这一路?#20384;?#30340;。”徐惠然跟妈妈和丫环们说。

    妈妈和丫环把两孩子带了出去,猜是夫人有话要跟陆璟说。

    陆璟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润了润嗓,看着桌上的粥和菜:“你也一起吃吧。”

    徐惠然拿起筷子给陆璟夹?#35828;?#33756;放到粥碗里:“今天谢谢你为我和荃哥儿做的。”

    “荃哥儿也是我儿子。”陆璟看着徐惠然本想说句?#38712;?#20040;谢我”讨个乐趣,?#19978;?#21040;是孝期,只好?#24576;?#36825;句。

    徐惠?#24187;?#30333;陆璟的意思,低下头抿着嘴。

    “吃吧。”陆璟看着这个样子,眼里也?#34892;?#31505;意,“奶奶、娘那里,总不好这样的。”给徐惠然也夹了一筷?#26377;?#24800;然?#19981;?#21507;的虾籽鲞鱼。

    徐惠然低低说了句:“那还不是你。荷姐儿尤其得看紧,不然人?#19968;?#20197;为是我不难过呢。”

    “让她和蔚哥儿跟着二姐就好。”陆璟吃了口,“爷爷这事一出,二姐正议的婚事都得缓缓。大哥想让茁狗子在家待一年多,成了?#33258;?#21435;国子监。我答应了。茁狗子不是读书的料,在那混个监生,回来也成。牛牛,我也打算这回带去,弄个监生好了。”

    徐惠然不说话,只慢慢吃着粥。陆家的事,她不好开口的,陆璟自会理论。

    陆源的丧事办得挺大,出殡的那天,本地官员和乡绅都来了,祭棚就搭了十来里,一直搭出了城门。

    可以说风光无限。

    等出完殡,就是谈分家。

    陆璟带着徐惠然和孩子们去了陆家村,老宅子那里?#32431;矗?#36991;开了分家的事。

    陆家的大堂里,坐满了前面来送殡的官员和乡绅。分家这里,就由陆琥和陆珍来办,祖产分一半,一房一份。

    听着挺公平的,可一算祖产,也就陆家村的那座房子和?#21069;?#20137;田而已。

    请来的人都在感叹:“陆阁老真是清廉,?#20063;?#25165;这点,还这么照顾二叔那边。”

    陆璜要跳起来,陆构给压了下去。这个时候唱反调,就等于是不要在吴泽县混了。陆璟不就是要大房跟二房划清界限,也就是日后二房别在打陆璟的牌子。

    再争也争不出什么,旁的那些产业,人家早记在大房三个儿子的各自名下,哪里给二房占过多少便宜。

    小陆蔡氏在后面听到了,瞪着陆李氏:“大嫂,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这官做大了,就六亲不认了。”

    ?#38712;?#20040;不认了二婶,你可得说清楚了。”杨如春为了陆英,也得出头。何况,二姐出嫁时还要用陆璟的牌子撑场面。男家娶的也是陆阁老的?#26460;?#21487;不是陆珍的女儿。

    小陆蔡?#31995;?#30528;杨如春:“谁不知道五郞?#38405;?#20204;可是一直照顾着,茁狗子和三英子不是都要给弄个官当当。我们四郞可就从没给照应过呢。”

    “二婶,四叔可是叔叔,难不成也要跟侄子一样哪有弟弟照顾哥哥的,只有哥哥照?#35828;?#24351;。再者说,六妹出嫁不也是按着五郞?#22969;?#30340;身份嫁的,这不是照顾”杨如春回嘴嘴得快。

    “娘,你说句公道话,哪有公公尸骨?#26149;?#23601;闹分家的。”小陆蔡氏转脸去问?#19979;?#34081;氏。

    ?#19979;?#34081;氏要开口,可一看到刘玉秀和杨如春,日后养老还得大房养呢。这两孙媳妇全是得了五郞的好处:“行了,外面还有客。这也是公公的意思,他一下葬就办,都消停些吧。”

    小陆蔡氏没想到?#19979;?#34081;氏不帮自己,再想想这几年?#19979;?#34081;氏对大房可不像从前那样厉害了,冷哼了声:“姑姑如今这么说,当初可不是。”

    ?#19979;?#34081;氏的脸色变了,瞪着眼一口吐沫喷了过去:“你就少在这放臭狗屎屁,不是我替你们兜着,你公公早把你们赶出去了!”

    小陆蔡氏给吐沫喷得一时傻了,捂着脸,醒悟过来?#25512;?#20102;上去,撒起了泼:“我让你赶,早知道你看上了大房,指望着给你养老送终,我?#25237;?#29239;算什么,早就可以给撵出去了。”

    刘玉秀和杨如春、边上的妈妈和丫环赶紧过来拉住。

    ?#19979;?#34081;氏气得全身发抖,举着手里的?#29031;?#25351;着骂,给丫环扶着进去。小陆蔡氏直接就给架了出去。

    外面的家也分好了。

    荷姐儿对老宅子里的织布机觉得好玩,提着综,拉着档,“哐当……哐当……”的声音把陆蔚都吸引过来,两个人在那玩。

    徐惠然笑:“回头在京里也给荷姐儿弄个织布机,省得?#38498;?#23233;到穷家小户,都不好挣个钱。”

    陆璟听得心疼,嘴里却说着:“‘羽布’如今可都没真的了。”

    “那不正好,过几年,荷姐儿就可以织了。”

    陆璟看着荷姐儿肉乎乎的小手,想着当年,?#37027;?#25569;住了徐惠然的手:“说起来,你当年织得时候,我就想着定得考中,不然岂不是要让娘子累一辈子了。”

    徐惠然把脸转到了一边:“我没觉得。”

    陆璟捏了捏:“现在呢”

    徐惠然低着头笑:“还是没?#23567;!?br />
    “那晚上。”

    “还在爷爷的孝期呢。”

    陆璟不说,只摩挲着徐惠然的手。

    徐惠然心里?#20889;?#22312;痒,这个人怕是这?#25105;丫?#24971;惨了。

    陆璟瞧着徐惠然,更恨不得如今就是晚上,拖着徐惠然就往那边的屋子走。

    徐惠然急得压低着声音说:“孩子都在呢……”

    “蔚哥儿,你带着妹妹去村子?#32431;礎?#22909;歹也知道些稼穑之事,让你福叔带着。福叔可是种庄稼的好手。”

    陆蔚和荷姐儿高?#35828;?#36305;了出去。妈妈和丫环都知趣地跟着走了。

    陆璟得意地对徐惠然眨了眨眼:?#38712;?#20040;样”

    徐惠然?#33510;?#22320;捶了陆璟一拳:“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爹。”

    “来吧,娘子。这里可是我们的洞房呢,好歹也得把之前的洞房给补回来。”打横一抱把徐惠然抱进了卧室。

    为了他们来,床上早铺好了被褥。

    徐惠然躺在上面,瞧着陆璟,倒真有了新娘子的感觉,把脸转过去。陆璟的?#30446;?#36339;,好像回到了少年时,轻轻地压了上去:“娘子,我来了。”

    “嗯。”她低低地发出声音,咬住嘴唇,感受着他带来的冲击。

    ……

    十二年后,定襄侯府热闹万分,来道贺人的把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外面的人纷纷说:“父亲是状元,儿子是榜眼,这家可了不得。”

    管事的听了嘴咧得老大,把一?#21520;?#19968;?#21520;?#30340;铜钱往下洒,惹得孩子和叫化子的争着抢。

    陆璟送谢尚和?#25105;?#20986;来。

    ?#25105;?#25329;着手:“亲家留步。”

    谢尚在边上嘀咕:“你们倒好,成了亲家。新科榜眼成了你家女婿,也不亏。?#19978;?#21568;,我家儿郞没给看上,白便宜了陈询家的那个。”

    陆璟笑,对着谢?#27844;?#20102;拱手:“得罪,得罪。?#24405;?#30340;公子下科考吧。”

    “到时再来个探花”谢?#34892;?#20102;。

    陆璟也笑了:“这倒不强求,再让荷姐儿在家多待几家就好。”

    谢尚一拍手:“这才对,急死陈询,想要抱孙子就是抱不上。”

    三个人大笑了起来。

    陆璟看着谢尚和?#25105;?#22352;轿走了,这才转过身往回走,听到一声冷笑:“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陆璟去看那个青年男子,相貌清俊,颇有风采,衣服虽破却不脏,头发依旧梳得齐整,可却混在一帮乞丐中?#20174;行?#22855;怪。尤其是男子的声音,嘶哑尖?#31119;?#20687;公公的声音。

    但看人,气?#30830;?#33539;,分明是贵胄子弟样。陆璟不由停了步,想着这人是谁。

    “进士算个屁。”男子大笑起来,笑声里却有了悲音,显然有莫大的不甘,往前走,“要是那些人日后,还会要当初吗”

    “也许可以回到当初呢”陆璟接了句。

    男子停下看着陆璟:“人都死了,还怎么回到当初”

    “也许……”陆璟想到了徐惠然,那是老天给他的一个机会,“可以再活一次。”

    ?#38712;?#27963;一次……”男子尖细的声音低了下去,带着希望,?#38712;?#20040;再活一次”

    陆璟低头嘴角翘起:“老天的怜悯吧。”

    男子重复着陆璟的话,若有所思。

    陆璟走到了府门边,又往男子看:“那是谁”

    “爵爷,那是前科的进?#21487;?#24421;。”福顺正好听到,摇着头,“可怜,真可怜。”

    “哦。”陆璟没有再问,抬腿进了府,直奔后宅。

    徐惠然送走了客人,去摘头上的簪子,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没回头:“我在想下个月蔚哥儿的婚事,?#36855;?#20040;办还有荷姐儿的嫁妆总得提前办好……”

    腰一下给陆璟抱住,右耳边有了陆璟呼出来的热气:“娘子,老天定是怜惜你我,才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徐惠然想问,还没有问,就给陆璟抱起,往床那走,只能叮嘱句:“你轻点,悠着些。”

    “我知道的。”

    徐惠然瞧着陆璟,知道她是白说了……

    (全书完)
壮志凌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