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21章 他來接兒子
    不知對方之后說了什么,權耀眼瞳猛然陰鷙,渾身散發可怕的氣場,拔高聲音質問,“什么,安盛夏?”

    回神,只見安盛夏頭也不回的背影!

    安盛夏……

    居然是她?

    “耀……”到了晚餐時間,安如沫當然想留權耀吃飯。

    再加上,剛才安盛夏輸的那么狼狽,她姿態輕快。

    可察覺權耀臉色陰郁,她意外的問,“誰的電話?”

    “急事。”捏緊手機,權耀一把揮開安如沫,匆匆離開。

    夜,雷電交加。

    安盛夏剛走出安公館,天就下起了雨。

    內心,無比荒涼。

    她這個樣子回家,恐怕會讓兒子擔心。

    卻意外,頭頂突然出現黑色的傘。

    抱著自己半蹲的安盛夏,迷茫抬起頭,一眼對上那雙黑曜石般的眸,也就忘記了傷心。

    怎么是他?

    “上車。”就這么高高在上的姿態,男人仿佛是暗夜中的王者,低頭瞥向她。

    “多謝,但是不用了。”抱緊了自己,安盛夏只想安靜蹲著,不想被任何人打擾。

    “起來!”他見不得,她這么沒出息的樣子。

    “你為什么,不幫我作證,其實你都看到了……”

    磨了磨牙,安盛夏終于把自己的不滿,發泄了出來。

    “你為了安如沫,所以包庇安以俊!”她諷刺的笑了笑。

    安如沫到底有什么好的,爸爸喜歡他,就連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也對她傾心。

    她當時,很想讓權耀幫自己作證,但也只是想想。

    他怎么可能,幫她呢?

    “為什么不說,是你自己太沖動!”男人的言語,沒有絲毫波瀾。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安盛夏狐疑的問。

    “是你自己非要認定,咖啡杯加了東西。”

    聞言,安盛夏眼眸閃爍,仿佛很不能接受一樣,猛然從地上站了起來,惡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原來你早就知道,他沒下藥!”

    他知道,卻什么都不說,也不提醒她,而是冷冷的站在制高點,看她怎么掉進深淵。

    這些話,他還不如不說。

    說了,只會給她添堵。

    “他就是希望你認定,被下了東西。”權耀現在說,還有什么用?

    安以俊故意設計她,害她被爸爸趕出家門。

    她和爸的關系,也鬧得越來越僵。

    一切,無法挽回了。

    “我現在被趕出來,你們都高興了?”擦肩而過的瞬間,安盛夏用力撞開男人的肩膀,“你這么高貴的身份,跑過來看我的笑話很掉價!”

    “安盛夏,我不是什么好人。”他及時伸手,抓緊她的手腕,“那么我問你,當時,即便我提醒你,你會信我?”

    ?“……”安盛夏動了動唇,卻始終吐不出半個字。

    答案很明顯,她不會信。

    “上車。”

    他將她攔腰抱起,扔進車內!

    “你……你要對我做什么!”急切的護住自己,安盛夏仿佛在看一頭惡狼那樣,臉色防備。

    可一路上,權耀也只是在開車,沒有任何的越界。

    看到窗外熟悉的路,安盛夏原本就緊張的神經,更加緊繃,“搞什么,你去我家做什么?”

    “下車。”順手解開她的安全帶,權耀已經先一步跨開長腿,下了跑車。

    “為什么,門口這么多車,這么多人?”

    晚上十二點了,路上不該有人才對,何況她住的只是一個普通小區。

    門口清一色的跑車,無比嚇人。

    安盛夏掏出鑰匙,準備開門。

    一只修長的手,卻先一步把門推開。

    “爹地,你是來接我和哥哥的嗎?”

    安小白早已換上干凈的小西裝,純白可愛的小臉充滿了崇拜,笑盈盈抱住了權耀的小腿。

    “兒砸!”安盛夏驚呼不已,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小白,露出這么乖巧的小表情,簡直萌翻了。

    “媽咪,怎么樣,和我爹地相處的還好嗎?”安大白好奇的問。

    什么?

    兒子們叫這個男人,爹地??

    這一刻,安盛夏的世界徹底崩塌了。

    23
壮志凌云登陆
顺发股票炒股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定牛 河内5分彩平台 琼崖海南麻将一元群 德甲足球赛视频 申城棋牌室 白城麻将怎么算钱 超级河北20选5走势图 广东麻将怎么打初学 陕西11选5号码推荐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3d开奖号走势图综合 云南11选5*查询 华东15选5 最新体彩七位数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