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33章 肯定是你弄碎的對不對?
    如果他知道了,還不知道怎么收拾她?!

    “要不,先不告訴他?”回頭,她再想辦法,搞一個差不多的回來。

    “……”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撿起碎屑,張媽嚇得不敢接話。

    只是小聲的碎碎念:死定了,死定了。

    “其實,我也是無辜的啊……”鼓起腮幫,安盛夏瞬間對這幢別墅,充滿了惡意!

    “媽咪,這個花瓶,是你弄碎的嗎?”一只萌萌的腦袋,探過來,安小白儼然是第二個目擊者。

    “……”?

    “一看就是清朝的瓷器,價格應該不菲。”雙手抱臂,安大白無奈的看向安盛夏,“媽咪,你真會摔。”

    “這件事,你們不準說出去!”抱住兩個兒子,安盛夏頗有掩耳盜鈴的態度。

    “媽咪,你不是一直教我們,做人要老實嗎?肯定是你弄碎的對不對?”安小白這么高興,為哪般?

    “那我還教你貧賤不能移,也沒見你聽啊!”安盛夏氣呼呼的反駁。

    “少爺,就是她,就是她故意打碎的!”

    一個看安盛夏不爽的傭人,嘰嘰喳喳指著她,引權耀走了過來。

    低頭瞥了一眼,權耀臉上,暫時看不出喜怒。

    “爹地……”兩個小包子,開始惺惺做戲了,不管怎么樣,爹地看在他們的面子,也不會欺負她。

    “我不是故意的。”好歹是一個大人,怎么好意思讓兒子出頭呢?

    安盛夏挺直了腰桿,“我會賠的!”

    “怎么賠?”

    權耀終于開口,“五百萬的瓷器,嗯?”

    神馬?

    五百萬的瓷器,就放在扶梯?

    ?生怕摔不碎是吧??

    “少爺最喜歡這個花瓶,所以放在了最容易看到的地方……”張媽好心的為安盛夏解釋,基本上所有人一看到這個花瓶,都離遠遠的。

    “……”絕望到吐血,安盛夏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線,“那個,能不能分期付款啊?”

    畢竟,她暫時沒錢。

    “在我家住十天,這件事可以算了。”

    男人的聲音年輕富有磁性。

    遲鈍了足足兩分鐘,安盛夏這才反應過來,“啊?就這么簡單?”

    不光安盛夏,所有傭人臉上,也浮現不可思議的表情。

    安大白和安小白,萌萌的對視了兩眼,也猜不透爹地的心思。

    “帶她去房間休息。”權耀對著張媽,吩咐了一聲。

    很快,安盛夏走到臥室坐下。

    “少爺馬上就會過來。”張媽賊眉鼠眼的看了安盛夏兩眼,這才舍得離開。

    這都,什么跟什么??

    張媽笑的很邪惡,有沒有?

    難道他說的住十天,指的是……

    渾身一抖,安盛夏立即抱緊了自己。?

    她絕對不會犧牲色相的!

    “不可以!”

    “嗯?”走進臥室,權耀習慣的脫下多余的西裝,走到床邊,坐下,回頭看向她。

    “你為什么,讓我住十天?”咬著唇,安盛夏面露提防。

    “十天……足夠,讓你死心塌地爬上我的床,留在我身邊……”

    干凈的白襯衫穿在他身上,簡直成了藝術品。

    頭頂冷淡的藍色光線撒落下來,男人英俊的面容被映襯的更加不真實,帥氣逼人的過分。

    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仿佛能撩動人的心臟。

    這個男人,很危險!

    “哈哈,你是不是在做夢?”捂住嘴,安盛夏仿佛聽到什么可笑的笑話,忍不住笑出聲。

    “你試一試就知道。”扯開薄唇,權耀一伸手,按住她的下巴,讓兩人的距離不斷縮近。

    唇,近在咫尺。

    想到這個女人的味道,還算甜美。

    男人眼眸晦暗著,身體仿佛被什么牽引著,沉淪。

    “我去睡沙發……”

    此刻,安盛夏終于聽懂了。

    他所說的住十天,其實就是和他睡在一起。

    如果在這個十天之內,她忍不住侵犯了他,就等于,她接受了他這個人!

    23
壮志凌云登陆
*澳洲10微信群 福建十一选五组选走势 小额投资理财平台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丨 二分彩开奖直播 闲来安徽麻将安庆点炮2 郑州朋友局打麻将的群 金7乐彩票中奖规则 广东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福彩河北省排列7 大圣捕鱼游戏下载官网 下载哈灵麻将上海敲麻 东北大坑博乐 幸运飞艇群 nba比分直播及数据 北京麻将怎么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