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140章 我把安氏還給你
    “有人收購安氏,還讓我當首席是吧?”

    天上怎么可能掉餡餅呢?安盛夏好笑的道,“這么假的新聞,也就只有你信,我是不信!”

    “我說的都是真的,而且是從安氏秘書室直接打來的電話!”

    小心翼翼的按住心臟,秦圣得意的踮起腳跟,“如果這是真的,以后我就跟你混。”

    “前提是,你的消息必須是真的。”安盛夏這邊,是怎么都不信。

    “你還別不信了,萬一這是真的呢?也許,是你媽媽在天上保佑你呢?”

    聽了秦圣的話,安盛夏也蠢蠢欲動起來,眼珠子瞬間發直,“說的也是啊,我明天去安氏走一遭,反正也沒什么損失!”?天氣晴朗,奕奕的陽光撒向安氏大樓。

    安盛夏穿戴十分正式,約秦圣十點抵達安氏見面。

    “安盛夏,你怎么來了?”

    身后跟著數十個經理,安以俊派頭十足。

    “恐怕你現在還不知道,誰才是安氏的首席吧?”蹦跶出來,秦圣儼然是保鏢的姿態,將安盛夏護在身后。

    “安氏已經被收購了。”

    “這我知道。”痞氣的摸著下巴,安以俊玩味的點頭,“對方出價很高,我可是穩賺了一筆。”

    “恐怕你還不知道……”

    不等秦圣把話說完,安氏門口出現清一色加長版豪車,隨后走下來一個律師模樣的男子,他手中聞著厚厚一疊文件,十分有氣勢的走來。

    看到安盛夏之后,那律師卻立即低頭行禮,“安氏已經被我們老總收購了,從今天開始,安小姐將是安氏首席執行官!”

    已經坐在軟綿綿的首席椅上,安盛夏卻還是覺得,自己仿佛在做夢一樣。

    “盛夏,居然是真的……”秦圣的下巴,已經驚掉了。

    “我是不是在做夢啊?”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做夢,安盛夏咬了下手腕!

    “嗷!好痛!”喊疼的,卻是秦圣,“安盛夏,你干嘛咬我?果然啊,最毒婦人心!”

    “對不起,誰讓我怕疼呢?”歪過腦袋,安盛夏一臉無辜。

    “安盛夏,這到底怎么回事?”安大山氣憤的沖進總裁室。

    “我也不知道。”攤開手,安盛夏好笑的道,“不過既然,現在是我坐上了這個位置,我就必須坐下去。”

    “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把這個位置,讓給以俊,你一個女人,懂什么生意?”

    “不會的地方我可以學,最起碼,我不像安以俊那么敗家!”輕易就把安氏給賣了,能怪誰?安盛夏必須守住媽媽的公司。

    “你還有理了是吧?”大概是傳統的思維吧,一般公司都傳給兒子,所以安大山很不滿安盛夏入駐安氏。

    “現在已經成定局了,爸,如果你想鬧事,那么我只能請保全,趕你走了。”并不想鬧得太難看,安盛夏轉過身,只丟給他一個背影。

    “安盛夏,你自己好好考慮清楚!”臨走之前,安大山依舊帶著怒意!

    沒多久,安盛夏便召集股東大會,第一件事就是罷免李美玉的董事權。

    “盛夏啊,你還年輕,凡事都不要沖動……”臉色不好看起來,李美玉當然不肯輕易離開公司。

    “李女士,說實話你也沒什么資格繼續坐在這個位置上了,畢竟你手上也沒有實際的股份……”安盛夏搖頭,“而我,也不喜歡別人說我喜歡用關系戶,你也這么大年紀,不如回家頤養天年吧,我看以俊這個年紀也到了結婚生子的時候了,你都不著急嗎?”

    “我進公司這么多年,懂得事情比你多……”李美玉還想用經驗來壓制安盛夏。

    “沒關系,我總要一個人慢慢熟悉了,何況,在場還有一些是我媽媽生前的故友,有人幫我,那么,李女士你還是安心的回家,休養一陣子吧。”

    聲落,安盛夏便撂下文件,踩著高跟鞋立馬走人,不給李美玉任何喘息的機會!

    剛走出會議室……?

    不斷的喘氣,安盛夏明知道,第一天就趕走李美玉實在著急,可她真的忍不住。

    媽……

    我只是將他們趕走,還沒有讓他們為你認錯。

    但是,很快了……

    可,那個收購安氏的神秘人,到底是誰??難道是媽媽生前的故友嗎?

    還是……

    不可能的,應該不是他!

    取出手機,安盛夏火速聯系權耀。

    “怎么了?”意外安盛夏聯系自己,權耀按住眉心,“有事找我?”

    “今天有空嗎,請你吃飯!”安盛夏得意的道,“我升職了。”

    “嗯,聽說你辭掉了賣樓的工作。”權耀的口吻,一如平常。

    “你就不怕,我家里蹲嗎?”安盛夏試探的問。

    “沒關系,我能養得起你。”男人輕笑。

    “別扯遠了,我今天請你吃飯。”安盛夏開著車,說道,“你什么時候下班?我去找你吧?”

    “不用了,我今天有事要忙。”

    “哦。”乖巧的點頭,安盛夏立即收線,隨后改約淼淼去商場吃飯。

    但就是這么巧……?

    饒是安盛夏也沒想到,會在商場碰見權耀和宋九月。

    這就是所謂的,很忙?

    目光從權耀耳邊錯開,宋九月儼然看到了安盛夏,不光沒有閃躲,她反對安盛夏招了招手。

    順著宋九月的視線,權耀也看到了安盛夏,卻并不顯得驚慌,而是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去。

    “出來吃飯?”他淡然的問她。

    “……”安盛夏沒有出聲。

    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宋九月跟著走來,就站在權耀的身側,那得意的目光筆直看向安盛夏,話卻是對著男人說的,“耀,其實你知道,的確是我給許小姐下的打胎藥,可是你幫了我。”

    就這樣,宋九月在安盛夏面前,殘忍的戳開這一切。

    “宋九月!”比安盛夏更快一步動怒,淼淼自認已經看開很多事情,可她唯一無法忍受的就是,有人欺負安盛夏!

    何況,安盛夏到底是為了她,這才出頭,要撕宋九月的。

    后退了一步,安盛夏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一樣,不可置信的望著權耀,隨后轉身跑開!

    逃跑不像安盛夏的風格,可她真心覺得,他很可怕,太可怕!

    可怕到,哪怕騙了她,還能說一大堆的道理。

    讓她都信了他……

    “安盛夏……”腳步匆忙,男人追了過來,一伸手按住她的手腕。

    沒有掙扎,安盛夏只是冷冰冰的回過頭,凝望著眼前的男人,“我把安氏還給你……”

    23
壮志凌云登陆
麻将来了下载手机版 多乐卡五星麻将下载 36选7福彩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股票期权的平台 山东麻将规则 黑暗故事 欢乐麻将缺一门怎么玩 斗鱼网一尾中特 闲来广东麻将 福建麻将说明 天天爱捕鱼官方正版 优乐江西麻将苹果版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成都麻将实战100例大全 炒股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