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210章 安盛夏怎么好像上電視了?
    他還能給她什么??錢,還是房子?只要她肯收,他就給的起!

    “聽不懂人話?不管你給什么,我家盛夏都不要!不要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很了不起!”故意擋在安盛夏跟前,秦圣諷刺的看向權耀。

    “是么?”無視秦圣的憤怒,權耀篤定的眸色,唯獨看緊安盛夏,“你不要我的任何東西,是不是?”

    “嗯,秦寶寶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其實你也不差我什么。”感情游戲,從來都是先心動的那個人太傻,安盛夏轉過身,只見整個公司的職員,都在盯著他們這邊。

    她不禁蹙眉,歉意的道,“權少,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恐怕給你添麻煩了,不過,秦寶寶是我朋友,希望你不要找他麻煩。”

    接下來,安盛夏忙的不可開交。

    大白要轉校,她也要找房子,等三個月之后搬出去。

    在搬出去之前,她和權耀是分房,相互不干擾。

    權耀也明白,安盛夏并不想見他,尤其在家里,因此回家時,正巧安盛夏入睡。

    小白和大白雖然不和權耀交流,但抵觸的情緒,明顯少了許多。

    這天安盛夏送完大白去新學校后,去了安氏。

    剛走進大廳,就被人指著鼻子質問,“你就是安氏總裁?”

    “嗯,是啊……”總部還沒派新人過來,安盛夏這段時間,都在辦理交接,因此還沒有徹底離開公司,可,眼前這婦人,她確定不認識。

    “你這個殺人兇手,你還我女兒!”

    “阿姨,你在胡說什么?”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安盛夏整個人都急了。

    “走,你現在就跟我去警局!”那婦人抓著安盛夏,就是不肯松手。

    “阿姨,你肯定是搞錯了……”?

    然而安盛夏話音剛落,秦圣急急忙忙沖來,“盛夏,不好了,公司的天臺有人要跳樓!”

    “什么?”這叫什么事兒?等安盛夏趕到的時候,只見那大爺危險的站在天臺上,手拿著超大擴音器,“如果找不到我女兒,我就從這兒跳下去,你們都不準再靠近我,你們都走開,我要見你們總裁!”

    “叔叔,我就是安氏總裁,有什么話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你不要在這里鬧事,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商量的。”

    安盛夏靠近一步,那男人就佯裝要往下跳,“我警告你,不準再過來!”

    “好,好,好,我現在不過去……”安盛夏只能妥協。

    “盛夏,樓下都是記者和警察,如果把事情鬧大了,恐怕不好收場……”秦圣壓低聲音提醒,“我看這對夫妻,分明是有備而來,恐怕想毀你的名聲,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沒有?”

    “我最近,沒有啊……”安盛夏搖著頭,卻想起那女人口口聲聲說,她是殺人兇手!

    “會不會是權少?”權耀這樣的身份想要離婚,必定會轟動全國,他指不定想黑前妻好洗白自己,再洗白李若曦,所以他才爆安盛夏的丑聞?

    “應該不至于吧……?”安盛夏搖頭,除非權曜瘋了,想逼她將手中的股份白扔給權赫。

    “那還能是誰?”秦圣急的要死。

    “叔叔,你的女兒是誰?”不是說,女兒不見了么?安盛夏只好從這下手。

    “我女兒就是你們公司的員工,都工作六年了,平常加班不說,還經常熬夜……”那婦人哭哭啼啼的道,“就在半個月之前,她跟我們說要出差一個星期,可都半個月了,她還是沒能回來,我打電話給公司,卻沒人搭理我們,后來我們只好來公司找人,但是你們人事部說,我女兒壓根就沒去出差,這幾天也都沒來,但怎么可能呢?”

    女兒一直乖巧聽話,絕對不會撒謊,說去出差,就肯定去出差了,婦人只能猜測,“如果我女兒出什么意外,你們公司要負全責!”

    “我公司的職員……失蹤了半個月?”終于摸到頭緒,安盛夏便吩咐秦圣,“叫人事部經理馬上過來!”

    事實上,出這么大的事,人事部經理早就站在門口,也沒想到,對方家長會過來鬧事,急忙解釋,“安總,是這樣的,那個叫張麗麗的員工,之前是去出差了,但一個星期之后回來報到了之后,就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后來就一直沒過來……”?

    所以,人是真的不見?

    也就難怪人家父母會來鬧事。

    “如果我女兒就個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光腳不怕穿鞋,那婦人死死抓扯安盛夏的手臂,不斷的打罵,甚至抓著安盛夏的頭發絲,“你還我女兒!”

    “啊……”安盛夏疼的頭皮發麻,卻又沒辦法,萬一那男人跳樓,安氏就會鬧出死人丑聞。

    那么……

    安氏就洗不干凈了!

    皇宮包間。

    “若曦,這些年你還好嗎?”誰能想到李若曦還活著?司夜爵陡然挑眉。

    不等李若曦開口,沈姜不冷不淡的道,“我看她挺好的,也沒缺少什么零部件。”

    接下來,沈姜迫不及待想問,安盛夏要怎么辦?

    可時機不對,在李若曦面前問,豈不是讓她白得意?

    “嗯,這些年我過的挺好,也虧楚少的幫忙。”與其說幫,不如說是照顧,李若曦心底最清楚。

    “人我也不是白救的,所以,一直藏著她,呵,也是可笑,從前我以為,她能愛上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楚天無奈的道,“不過最終我知道,強扭的瓜的確不甜。”

    “這些都是我喜歡吃的,沒想到,你還記得這家店。”甜絲絲的看向權耀,李若曦特別滿意。

    “嗯,我記性向來不錯。”

    權耀聲落,沈姜驀地發出“啊”的一聲慘叫。

    “怎么回事?”司夜爵按住眉心,郁悶的問。

    “你們快看……看新聞啊!”深呼吸著,沈姜再度拔高聲音,“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安盛夏怎么好像上電視了?”

    手指點開手機,再點了放發,安盛夏被婦人抓扯的圖片,無比清晰的越入眾人視線之中!?

    安盛夏……

    此刻提到這個名字,真是尷尬。

    安盛夏遇到事了?

    失了胃口,楚天立即抓了車鑰匙,轉身要走!

    楚天要走這細節,權耀當然沒錯過,“這頓飯算我賬上,你們慢吃,失陪。”

    23
壮志凌云登陆
三期必出特肖资料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表 188比分直播篮球比分直播 捕鱼大师1.1.9 网上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 17玩麻将下载安装 德甲多特蒙德莱比锡 大地棋牌手机版下载k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子图 欢乐彩官网下载 美国德州麻将规则 怎么学习玩股票 体彩江苏7位数18092期 南京麻将进园子规则 德国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