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232章 我不準你有任何男人
    安盛夏抬眸筆直撞入男人深邃的眼底,卻怎么都讀不懂他。

    當李若曦的面,她開不了口。

    她的第一個男人,是他……

    可這么多人都在,她拿什么臉回答?他是故意的……

    “我……喝酒。”安盛夏只好選擇懲罰,白嫩的手腕連倒滿滿三杯紅酒。

    在眾人始料未及時,安盛夏硬著頭皮張嘴喝下第一杯酒。

    頓時那辛辣的酒氣從口中,蔓延至胃,安盛夏只覺全身像竄了一團烈火般難受。

    就連呼吸都覺得難受,安盛夏不斷低頭咳嗽,似乎要把膽汁吐出來。

    咳的太劇烈了,安盛夏那原本就白皙的臉蛋瞬間氤氳緋紅的色彩,分明沒有涂抹腮紅,卻如飽滿多汁的櫻桃誘人去深嘗。

    同時也刺激著男人的保護欲,楚天當即坐不住了,便伸手端起第二杯酒,示好的意思很明顯,“這種酒很烈的,你又是個女孩子,我幫你喝吧。”

    可下一秒……

    嘩啦!

    是酒杯碎裂的聲響!

    眾人愣怔不已!

    卻只見權耀慢條斯理的擦拭著手腕……?

    “楚少可真是憐香惜玉。”源自于內心深處的那抹沖動,權耀也沒想到,他會如此失控的摔了酒杯,那年輕富有磁性的聲音,淬滿冰冷之意,“不過,這不合規矩,讓她自己喝。”

    他就,非要跟她過不去是嗎??

    故意問她那種問題,就是想讓她出丑。

    想害她連喝三杯。

    可他知道,她的酒量根本就不行!

    就這么想讓她喝醉,然后露出丑態是嗎?

    才一杯,安盛夏全身就已經飄飄然,加上一晚上沒吃任何東西,胃里實在難受。

    “除非你求人。”權耀這話,直接斷了安盛夏的后路。

    她骨子里比誰都要驕傲,怎么可能求人?

    “你不能喝,就別喝了吧……”同樣是女人,楚歌已經看下去,可她無法跟權耀叫板。

    至于楚天,他始終捏緊手臂,就這么下去,也許她能忘記權耀。

    “安小姐,我看你已經不能喝了……”最尷尬的,莫過于李若曦,她此刻內心復雜的厲害,她才是他的女朋友,可他全程都在關注安盛夏,甚至為了安盛夏發怒!

    “我不求!”

    閉眼吞下第二杯,安盛夏不清醒的搖了搖頭,緊跟著就是第三杯。

    但第三杯讓權耀摔碎了,安盛夏只好抓緊酒杯去倒。

    緊盯著安盛夏的動作,權耀臉上始終平靜,沒有絲毫波瀾。

    “看清楚,我都已經喝完了!”重重抹去嘴角的酒漬,安盛夏再長舒一口氣,對準權耀的視線倒扣下酒杯。

    表明,她喝的干凈。

    她這是,生怕他再找茬。

    “等下,還玩嗎?”楚歌小心翼翼的看向安盛夏。

    “玩啊,為什么不玩?”輸紅了眼,安盛夏還真不信,下次倒霉的還是自己!?

    然而,老天仿佛在跟安盛夏作對!?

    眼睜睜目睹指針停在自己跟前,安盛夏失落的伸手把臉擋住。

    果然,遇到他準沒好事!

    “怎么可能又是我?”咬著唇,安盛夏伸手胡亂一推,“再轉一次,哈!這次不算!不算!”

    “安盛夏,你怎么耍賴呢?”楚歌不可思議了,安盛夏好歹是兩個萌娃的媽咪,當眾耍賴也不嫌丟人。

    “我什么時候耍賴了?”安盛夏冷哼,“肯定是你們在玩我呢,這次,我要自己轉!”

    可哪怕安盛夏親自轉動指針……

    最終還是停在她面前……

    她今天,真的好背啊!

    她發誓,玩完這把,就立馬走人!

    省的再被迫害!

    “你選擇懲罰還是,嘿嘿嘿……”楚歌不懷好意的問。

    “咳,我選擇真心話。”安盛夏這副模樣,還怎么喝酒?

    “權少,是你的初戀么?”有些話只要在這種時候問,才不顯突兀,楚天口吻輕松。

    “不是。”?

    “那就好……”眼看安盛夏搖頭,楚天便一笑,再捏著自個的下巴。

    初戀是一個人,最難忘的。

    權耀不是安盛夏的初戀……

    他就有機會,走進她的心。

    “你們問的都是什么!”楚歌從鼻子里冷哼,“安盛夏,你穿的什么顏色的內內啊?”

    “……”就知道楚歌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安盛夏剛才喝了酒,此刻臉蛋紅撲撲的,那一雙水眸再撲閃的眨動,最終一咬牙,“……白、白色的。”

    “楚歌。”楚天低沉下聲音,似乎不悅。

    “玩游戲都這樣的,是你們太保守了!”楚歌小聲的咕噥。

    “安盛夏,你吃飯了沒?”權陽想來想去,只問了這么一句。

    “還沒!”安盛夏也忽而想起來,她還沒吃晚餐!

    “服務員。”權陽還算仔細,剛才安盛夏空腹喝酒,不難受才怪,他便伸手按下服務鈴,紳士的道,“麻煩做點好吃的東西送來,最好是清淡一點的,差不多三個女孩子的分量,一定要是熱的,麻煩你了。”

    也是注意到,此刻包間中有三個女人,權陽盡量做到周到。

    意外權陽和安盛夏之間關系這么好,李若曦微微沉下眼眸。

    權三和權耀在公司的關系向來好,她想徹底取代安盛夏的位置,恐怕也需要得到權陽的承認。

    “安盛夏,你會恨我么?”李若曦這么問,其實很沒有必要,甚至讓安盛夏感到難堪。

    分明是權耀選擇李若曦,又不是李若曦的錯,她拿什么去恨李若曦?

    但要說一點都不恨,也不可能。

    要不是李若曦這次回來,她也許就不會和權耀離婚。

    但不管怎么說,安盛夏總體卻要感謝李若曦。

    要不是李若曦突然出現,她恐怕一輩子都要活在美妙的夢境里,根本不知道權耀心底里藏了這么一個女人。

    沒有哪個女人,愿意當一輩子的傻子。

    安盛夏寧可自己早點察覺,而不是活在夢里。

    “我不恨。”所以,她其實并不恨李若曦,要么只能怪自己,沒有先遇到他。

    “安盛夏,你現在一個人住是么?”最終端坐在沙發中央的男人,終于開口。

    他就是想掌控她的一切生活狀態!

    只要想到,她也許和楚天同居了……

    權耀那冷酷的眸光,透著一層無法克制的毀滅……

    安盛夏,在徹底離婚之前,我不準你有任何男人。

    23
壮志凌云登陆
捷报比分网数据回查 香港六合彩八仙过海图 河北体彩排列5走势图 公鸡乐园德国赛车彩票 吉林麻将特色玩法 近十年股市走势图 pk10群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成都麻将实战一百例46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 3d预测号码今天最准 股票涨跌专业一天赚3000 幸运农场网上购买投注 老快3开奖结果走图 融资融券能买什么股 车联网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