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416章 為我戴上戒指吧
    “不是,我會走路的!”

    恨不得挖個地洞,好鉆進去,安盛夏把臉捂住。

    全場,眾人哄笑。

    “哇,她就是權少的前妻吧,怎么看上去,還是這么年輕?”?

    “就是,傳聞真的不可信,我還以為,她長得很丑呢!”

    “哈,我要是男人啊,也會選擇這個前妻,我覺得比若曦小姐還要迷人!”

    耳邊,都是這番議論。

    “若曦,他們就是恭維幾句,你千萬不要動怒。”經紀人壓低聲音提醒。

    李若曦這才找回理智,“放心吧,在婚禮上,我還不至于做什么。”

    停頓數秒,李若曦卻又道,“其實,我倒真不怕他們結婚,要知道結婚容易,相守卻是難,一旦安盛夏對他失去了安全感,也就是他們結束的時候。”

    “若曦啊,你終于知道好歹了,我就是這個意思,現在的男人,有幾個經受得住外界的誘惑?”那經紀人幽幽的道,“男人犯錯,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你說的,我都知道。”但眼下,李若曦怎么可能不嫉妒安盛夏?

    “你可真是一手好牌,打的稀爛。”安如沫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李若曦身側。

    “過來看我笑話的?”李若曦哂笑,“安小姐,大家都彼此彼此。”

    “其實我也沒想到,權少最后選擇的,還是安盛夏,畢竟她都二婚了……”這是安如沫想不通的地方。

    “你還不知道么,想讓一個男人記住你最好的辦法,就是狠狠的傷他一次。”

    就在兩年期,安盛夏重重傷了權耀一次,哪怕兩年之后,權耀始終不會忘懷,李若曦歪過腦袋,“安如沫,就憑你的腦袋,跟安盛夏斗,簡直太可笑了。”

    “那么你呢。”同樣輕蔑的口吻,安如沫搖頭道,“現在,你和我不也一樣么?”?

    “走著瞧好了。”李若曦沉下眼眸,幽幽的道,“她不可能一直運氣都這么好!”

    地上灑滿了浪漫的玫瑰花瓣……

    紅色的地毯兩邊,是熱鬧的人群。

    安盛夏提著裙擺,忍著身下的酸澀,一步步往神父走去。

    身為新郎,權耀理當站在神父旁,卻親自挽著安盛夏,生怕她跌倒。

    眾人目睹這一幕,都激動的說,要再次相信愛情了。

    “淼淼,你看他們重新在一起了,不是也挺好的?”薄夜寒側頭,期待的看向淼淼,“你不要以為,緣分是可以等來的,也許這一等,就是一輩子了,偶爾看看你身邊的人,就比如說,我就不錯。”

    “我們,和他們不一樣啊。”淼淼淡然的勾起嘴角。

    “我們,到底是哪里不一樣?”薄夜寒憤怒的質問。

    “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感情了。”愛情最怕的就是,一直拖著,既然已經沒有可能,就不想給薄夜寒任何幻想的可能。

    淼淼搖頭,再接再厲的道,“最起碼,我對你,是沒有的,而安盛夏和權少,好歹是兩情相悅。”

    “都說女人要找一個對自己好的男人,這才一輩子才不會過的太累,難道你還要找一個自己愛的?”薄夜寒緊握住淼淼的手心,“愛一個人,還挺辛苦的,你不如就享受被愛吧?”?

    “最起碼我想選擇,被什么樣的人愛。”淼淼失笑道,“薄少,你這樣的男人,我真的駕馭不了,我還算有自知之明。”

    “你還要躲到什么時候,給我一個期限。”任何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這幾年,薄夜寒身邊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別人,可他都選擇了無視。

    “不知道。”淼淼低著頭,卻有一滴熱淚隱忍的劃過,“薄少,你別等我了。”

    “……”臉色鐵青,薄夜寒總管知道,什么叫做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一直都在裝睡的女人!?

    甩開手臂,薄夜寒再后退兩步,便狠心轉過身,“許淼淼,如果你覺得傷我很有意思,那么,你的目的達到了。”

    一路往前走,薄夜寒這次始終沒有回過頭,沒有多看淼淼一眼。

    不知為何,這一刻,淼淼覺得內心仿佛空出來一個角落,酸酸澀澀的,很是難受,她不禁半蹲下來,伸手環繞住自己。

    我我是注定無法得到幸福了,但是盛夏……

    你要幸福啊!?

    我只想,這么靜靜的看著你,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

    當薄夜寒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撞見一張熟悉的臉孔。

    是宮佳人!?

    和安盛夏身穿的同樣款式的婚紗,宮佳人剛出場,便吸引眾人的目光!

    “天呢,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確定不是走錯地方了?”?

    “你們看,她和安小姐的婚紗除了肩帶之外,簡直一模一樣,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這種巧合吧?”

    “我看她是故意的吧?”?

    “該不會是權少的迷妹吧?”?

    整個婚禮會場,亂成一團!

    “這下,真是有意思了。”司夜爵也瞧見了宮佳人,微微挑眉。

    “她是誰?”沈姜詫異的問,看樣子,司夜爵貌似見過宮佳人。

    “你都不知道嗎,她是宮家的獨女,宮佳人,貌似和權少有點關系。”司夜爵雙手抱臂,擺出看戲的態度。

    “應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吧。”這年頭,為了權耀爭風吃醋的女人,多到數不清,沈姜并沒有在意。

    “新郎,權耀先生,你愿意一輩子照顧新娘安盛夏小姐,不管生老病死,不管貧窮還是富貴,不離不棄嗎?”

    眾人都期待的看向權耀!?

    安如沫恨得咬牙,不甘心的看向權耀!

    李若曦的臉上,也沒好看到哪里去,哪怕再精致的妝容,也無法她此刻的難堪,失落的看向權耀!

    安盛夏揚起幸福的微笑,也望向權耀!?

    身旁,有人端著托盤。

    托盤上,放了兩枚精致的鉆戒。

    權耀低頭瞥去一眼,沉默著,緩緩拿起其中一個女戒。

    安盛夏的心跳,陡然加速!?

    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烈,宛若是盛放的薔薇花那般嫣紅!?

    還記得兩年前,權耀為了李若曦,故意離開了婚禮現場,讓她成為眾人的笑柄……

    而這次……

    “權耀,為我戴上戒指吧……”?

    23
壮志凌云登陆
金融投资行业股票 疯狂飞艇走势图 188比分博彩网 幸运排列3新出的 比分预测推荐塞尔维亚 股票涨停查询 星鑫广西欢乐棋牌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077 巴西vs瑞士胜负比分预测 福建快3开奖号码 三肖必中一特马 麻将推倒胡 河南22选5走势图非凡彩票 彩票大赢家比分直播 股票发行如何定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