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453章 拒絕陪酒
    安盛夏的想法很簡單,她不想欠他任何東西。

    哪怕區區500。

    至于權耀,則是男人的自尊心遭受打擊。

    回頭,司夜爵倒真的找上薄夜寒。

    “哥們,你還是認命吧,你爸和我家有生意上的來往,再說現在公司,也不是你說了算的,所以我想幫你,也是沒辦法,我總不能拿著生意開玩笑吧。”薄夜寒也不是不想幫,然而,涉及到司夜爵的家務事,薄夜寒插不上手。

    “好歹咱們認識這么多年,你就忍心看我落魄?”說到底,大家都是兄弟,打小一起就認識的,卻一個都不肯幫自己,司夜爵只覺得可笑。

    “所以你現在知道了,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雖然這很殘酷,但就是現實。”薄夜寒嘴角上咬著一根香煙,“你要是無法接受也沒辦法,我們幾個里頭,就數你最單純,要不然,你也不會在婚后,還去找女學生談戀愛,多可笑啊,談什么不好,你談戀愛,你覺得好玩嗎?你怕不是,給人家女學生當備胎都不知道。”

    ?“不肯幫我,就算了,現在還一副教訓我的口吻,薄少,你當初也沒少犯渾,哪怕你現在洗白了,可你當初做的那些,你自己就能忘記了?”司夜爵臨走之前,卻是撂下狠話,“薄少,每個人都有求人的時候,你可等著吧,也許哪一天,你也會不得不來求我!”

    “哥們,你要學的地方還有很多,你先去社會上磨練個幾年吧。”哪怕當年薄夜寒接近許家的時候,也是從最小的司機開始,可以說,薄夜寒和權耀一樣,都是經過社會磨煉的,除了司夜爵,他可是徹頭徹尾的少爺,從小就沒吃過苦。

    幾處受挫之后,司夜爵也不禁懷疑人生。

    卻沒看到……

    不遠處……

    沈姜始終開車跟在他身后。

    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沈姜靜靜的瞧著他,卻不肯讓他知道。

    到底是軍官出身,沈姜的反偵察能力很強,確保自己不會讓司夜爵發現。

    好幾次,沈姜都忍不住想要上前,覺得不如就這樣,放過司夜爵吧,也放過自己。

    卻還是不甘心。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差了。

    好歹也是外人眼中的白富美,不管是從出身,家教,還是長相,都是萬里挑一的好。

    可在司夜爵這里,得到的卻都是嫌棄。

    司夜爵寧可去找那種沒頭沒腦的女學生,也懶得和她聊天。

    難道就是因為,她太聰明??

    他就這么喜歡外面的小白花??

    那種假裝單純的女人,有什么好??

    這么一想,沈姜不禁加速!

    “怎么,你一直都在跟蹤我?”瞥見熟悉的車身,司夜爵氣不打一處來,真是覺得可笑。

    “是啊,我就是想知道,你現在沒錢了之后,日子到底有多清苦。”沈姜冷哼道,“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肯低頭,司少,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下去,不要半途而廢了讓人看不起!”

    “我也不指望從你嘴里聽到什么好聽的話。”司夜爵搖頭道,“沈姜,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現了,因為你給我放心,我哪怕在外面餓死了,也不會回家!”

    “我不知道你和我爸媽說了什么,總之,他們現在是被喂了迷魂藥,非要我對你負責不可,但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回頭的!”司夜爵這番話,就是不想耽誤了沈姜,希望她能早日清醒。

    沈姜卻恥笑道,“希望你的骨氣,一直保持下去啊,估計你還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殘酷,像你這樣的溫室花朵,可不要哭啊!”

    “……”司夜爵當即氣的直咬牙。

    “這樣吧,我請你吃個晚餐。”沈姜發善心的道,“我估計啊,你現在還沒吃飯,走吧,我請你吃。”

    “謝謝,但是不需要。”司夜爵停下腳跟,故意不去看她。

    這種無視讓沈姜很沒面子,“好,隨便你吧。”

    說罷,沈姜便將油門,一腳踩到底。

    看上去絕情無比,可眼淚卻莫名的翻涌上來,沈姜壓抑的哭著。

    果然,感情還是勉強不得,將就不得。

    如果找個合適的人,她會被人呵護著,被人寵愛著。

    可她就是心高氣傲,偏要讓這個不愛自己的男人,深深愛上自己。

    不問余生。

    權氏。

    誰都沒想到,權耀會突然給安盛夏加工作。

    雖然只是李若曦新戲的陪襯,但也好過什么都不做。

    “盛夏啊,我覺得這個角色挺合適你的,而且比較有挑戰性,如果你能演對了,紅一陣子應該不難。”沈青激動不已。

    安盛夏抱著劇本,大概的閱讀了一下,也覺得劇本本身不錯,卻懷疑權耀的動機。

    “他突然給我演戲,我覺得沒這么簡單,也許,在給我下套呢。”安盛夏煩躁的道。

    “我覺得權總應該不至于,這么設計你吧?”沈青詫異的問。

    “難說呢,他現在不管做什么都是在報復我。”安盛夏理解的很透徹。

    “如果你心底認定了,那么,他做什么都是錯的。”沈青無奈的聳肩,“也許,權總沒這么無情。”

    “我不想猜他的心思,既然,給我工作了,我不管怎么樣,都必須硬著頭皮去做。”安盛夏打定主意,接受這部新戲,何況她也沒有反抗的底氣。

    “要不今天和權少一起吃個飯吧?”沈青提醒道,“這是慣例!”

    “你的意思是說,我還要陪酒?”那么,和陪外人喝酒,有什么不同?

    安盛夏理所當然的拒絕,“我不去。”

    “盛夏,你不要太任性了,你應該將工作和私人感情分清楚!”沈青耐心的勸道,“男人到底還是喜歡,對自己服軟的女人,你要是一直都這么強硬下去,也許權總就徹底不理你,你好歹也是一個長相姣好的女人,要知道利用自己的外表,去吸引男人,要么騙感情,要么騙權勢,騙金錢,但是不要騙那個男人一直對你好的心!“?

    “你以為,我還想復合?”安盛夏失笑著反問。

    不會了。

    她不會再接近他。

    更加不會陪他喝酒。

    23
壮志凌云登陆
天津快乐十分 福利彩票大乐透25选7 千炮捕鱼攻略 熊猫棋牌现在叫什么 北京快3 怎样在微信打麻将红包 东北麻将玩法 微乐贵阳麻将 永利皇宫彩票是真的吗 三分彩投注技巧 3d试机号30期开 35选择7辽宁 246+天天好彩944cc246 香港2020暂停搅珠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 牵手湖南麻将防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