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469章 真的要結婚么?
    毫無疑問,孩子就是安盛夏的軟肋。

    遲疑的停頓腳跟,安盛夏不得不回過頭,瞥向面無表情的男人!?

    再猶豫片刻,安盛夏這才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自從上次被退婚之后,安盛夏還是第一次坐這個男人的車,感覺有些不真實。

    下一秒,安盛夏嘲弄的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模樣。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這樣,覺得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這才知道要回過頭,看一眼前任。

    車子,筆直往權公館行駛過去。

    安盛夏卻半點都不詫異。

    當車子停在門口,安盛夏當即下車,“你讓兒子出來吧,我就先不進去了,畢竟,也不方便。”

    安盛夏是不可能,走進這個門的。

    這點,權耀也心知肚明。

    “媽咪。”

    小白和大白看到安盛夏的時候,別提有多意外。

    “你們有沒有乖啊?”哪怕只是偶爾見一次,但安盛夏內心卻是滿滿的幸福感。

    果然是親生的么?

    再久不見,也不會覺得陌生。

    畢竟,血濃于水啊!?

    這兩個兒子,可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啊!?

    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孩子,不認媽!

    “媽咪,我已經是男人了,已經足夠保護你。”小白嘟著嘴,自戀的道,“很快我就會上高中,和哥哥一起跳級念書。”

    ?“我的兒子,就是我的驕傲!”不禁想起,當年自己念書的時候,可沒這么厲害,安盛夏從心底里佩服兩個兒子。

    同時也說明,權耀對他們的教育并不失敗。

    安盛夏對他們很放心,卻擔憂的道,“學習也不要太辛苦了,偶爾,也要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事情。”

    “媽咪,你在勸我逃學嗎?”小白無奈的道,“沒辦法,一個星期總有那么七八天不想念書,畢竟,書本上的知識我差不多都會背了。”

    “你在跟我炫耀你的聰明伶俐嗎?”安盛夏不禁失笑。

    “算是吧。”小白無辜的聳著肩。

    “媽咪,你和爹地在一起的?”大白狐疑的問。

    “我是來見你們的。”安盛夏簡單的解釋,“能見到你們,我今天很開心。”

    “也就是說,他找你的。”大白認真分析道。

    “安小姐,進來一起吃個晚餐嗎?”再次看到安盛夏,張媽心下先是一愣,隨后,熱絡的招呼。

    “謝謝,但是不用了,我就來看一眼兒子,馬上就走。”安盛夏淡然的看向張媽,一時間也不知道給什么表情。

    “你怎么回去?”大白按住眉心,“你要自己走嗎,還是打車?”?

    “打車。”安盛夏輕拍著兒子的腦袋,“我走五分鐘,就能到外面的街道,能很快打到車。”

    “但是最近打車,好像都挺不安全的,尤其是媽咪長得這么好看,萬一遇到壞人呢?”大白當然希望,安盛夏能夠留下用餐。

    “你想多了。”安盛夏揉著兒子的頭發,“我現在必須要走了,你們吃了飯,早點休息。”?

    “安小姐,你真的不留下吃飯?”張媽眼巴巴的問。

    安盛夏卻只是搖頭,便拎著手提包,優雅轉身。

    不遠處的男人,始終盯著安盛夏的后背,卻沒有提出半句挽留。

    事實上,他也絕對不會挽留。

    他現在比誰都明白,他已經有了未婚妻,并且是他認定的。

    “楚少。”

    剛走到路邊,卻是撞見了楚天,安盛夏激動不已。

    “你要去哪,我送你吧。”從窗口探出腦袋,楚天紳士的道。

    “回公寓。”安盛夏上車后,便報了地址。

    “原來,你現在住在這。”楚天有些意外。

    “你就不問我,為什么從權公館出來?”安盛夏主動的反問。

    “沒什么好問的,應該是為了孩子,這點,大家心里都清楚,我覺得你不是那種喜歡糾結過去的人,也不會喜歡藕斷絲連。”楚天太過于了解安盛夏。

    “你還是這么了解我。”如果先遇到的是楚天,也許,很多事都會變得不一樣吧,安盛夏無奈的想著。

    “畢竟我們認識這么多年,如果我對你一無所知,就顯得過分了,我們好歹做不成戀人,也是朋友吧?”

    朋友,這兩個字,卻是透著無奈。

    這已經是他們之間最近的距離。

    “嗯。”安盛夏也重重點頭。

    朋友,她何德何能啊!?

    “權少,安小姐已經上車了,不過,是楚少的車。”

    當手機聽筒傳來秘書清脆的聲音,權耀漫不經心的面孔,總算出現些許皸裂。

    “是他?”權耀驀地沉下眼眸。

    “楚少的車子,早就停在外面了。”秘書提醒道。

    “楚天。”權耀揚起高傲的下顎,只覺得可笑。

    都到了這種時候,楚天還想著,趁機搶走她是么?

    果然這兩年,楚天的心里還有安盛夏。

    果斷的合上手機,權耀也只是端坐在床邊,靜坐著不動。

    “爹地。”大白推開門,走了進來。

    “什么事?”權耀側頭,質問道。

    “沒什么,就是和你聊一下。”大白也坐在大床邊上,“如果你認定了,要娶自己的未婚妻,那么我無話可說,但是我有兩個條件,第一,我不會改口接受這個后媽,第二,我和小白會從這里搬出去,你隨便找個房子安置我們即可,畢竟,你要過你的日子,我和弟弟也會有自己的生活。”

    換言之,權耀大可以結婚,不過,以后他們就各過各的。

    “你是在威脅我?”權耀冷笑著問。

    “當然不是了,只是為了避免,以后在家里發生矛盾。”恨不得將自己誠實的心口掏出來,大白苦口婆心的道,“我不想看到那個女人,估計人家也不會想看到我和弟弟,從古至今,就沒有幾個好后媽,我也是怕你到時候難做,一邊是老婆,一邊是兒子,你會很麻煩的。”

    “也許我是不是還要多謝你幫我分憂?”就連婚后怎么住,都想好了,權耀更是一陣冷笑。

    “爹地,我跟你說的是很現實的問題。”大白嚴肅的道,“爹地,你不要逃避。”

    “這不是逃避。”權耀沉下墨色的眼眸。

    “所以我要問,你真的要和宮小姐結婚?”

    23
壮志凌云登陆
拿过意甲冠军的球队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快乐双彩开奖 迅篮球比分直播 nba最近新闻 网盛棋牌唯一官网 下载海南麻将 牛彩网3d图谜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管家婆四肖期期中 科乐长春麻将5毛钱群 老快3加奖 大快乐透开奖 华煦期货配资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手机版我 上海麻将百搭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