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921章 我想負責的只有你跟孩子
    安盛夏怎么都不會想到,冷夜的開機畫面,居然就是她的照片!?

    也不知道冷夜什么時候偷拍的,掐好是她的睡顏!?

    懷著甜蜜的情緒,安盛夏迷迷糊糊的睡著……

    書房內。

    “我聽說你手上有權氏的股份,具體是多少,我準備一次性收購,但是這個消息,你不可以讓第三個人知道,價格方面,我絕對會讓你滿意的。”冷夜主動聯系上沈傲,為的,就是權氏的股份。

    “你要這么多股份做什么?”沈傲意外的質問。

    “當然有我的用處。”冷夜提醒道,“我可以給你足夠多的時間考慮,等你想清楚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但這件事,我不希望多余的人知道。”

    “難道你想對權氏下手?”沈傲好奇的問,“你這么做,到底是為什么?”

    “單純看修赫不爽,以及,想在國內,繼續深造發展。”冷夜按住眉心,“權氏,妨礙了我繼續發展,擋了我的路。”

    “你想在國內發展,多的是辦法,但是你非要針對權氏,其實針對的就是修赫……”沈傲沉思之下,總覺得有什么地方,很是奇怪。

    “你不需要懷疑什么。”冷夜嗤笑,“其實你捏著權氏的股份,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好處,不如拿了我的錢,以后即便我跟修赫之間產生了競爭,你也是穩賺不賠的生意,我實在找不到任何,你不肯合作的理由。”

    “我也想跟你合作,但是,這個世界上不是什么錢都可以賺的。”沈傲看的很透,“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考慮。”

    “那行,你慢慢考慮,只是我希望,不要讓我等太久。”冷夜猛地沉下眼眸,“我也不想,跟你為敵。”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肯乖乖聽你的話,你下一步進攻的對象,就是我?”沈傲簡直無法想象,冷夜下這么大的一盤棋,就是為了針對修赫??

    盯著黑沉下去的手機屏幕,沈傲若有所思。

    司公館。

    “我的面條呢?”沈姜摸著肚皮,煩躁的質問。

    “馬上就好了。”趕忙將面條端給沈姜,司夜爵眸光溫柔。

    沈姜估計是太餓了,吃起來簡直沒有半點形象可言。

    但看在司夜爵眼底,卻就是那么的和諧。

    手機倏然響起。

    “我是司夜爵……”

    “是我。”冷夜淡然的開口,“多的廢話,我也就不多說,我要你手上權氏全部的股份,同樣,你需要簽一份保密合約,到時候我會給你錢。”

    “我怎么覺得,你這個說法,就是強盜。”司夜爵好笑的道,“你憑什么覺得我會同意。”

    “因為你沒有選擇,除非你想看到自己手上的那些股份全部變成一堆廢紙。”冷夜口吻很沖。??“你頭腦是清醒的么,應該沒喝酒吧?”司夜爵質疑的問。

    “你覺得?”冷夜淡漠的口吻,當然不可能喝酒。

    “這個,我需要再考慮。”司夜爵無比謹慎。

    “如果我們之間可以達成一致,肯定是雙贏的局面,如果你背著我……跟修赫通風報信,那么,我們之間只能當敵人。”冷夜把話說的很清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跟我說這些,也不全部都是為了股份,也是為了,避免我的股份變成廢紙?”司夜爵卻不覺得,冷夜能這么好心,不過就是用盡了辦法,想讓他主動的交出股份罷了。

    其實司夜爵拿著這點股份,也沒什么好處,不如直接賣了。

    但不清楚冷夜的動機,司夜爵也不敢輕舉妄動。

    冷夜在暗中收購股份,絕對是有大動作。

    “誰的電話?”沈姜不悅的質問。

    “是冷少的。”司夜爵不經意的解釋。

    “你覺得我能信么,人家這么晚了給你打什么電話?”沈姜只覺得,碗里的面條也變得不好吃。

    “我也沒想到,都這么晚了,冷少還非要聯系我,倒是你,突然不高興是不是因為吃醋了?”司夜爵好奇的問。

    “不是。”沈姜卻是否認。

    “我算是看出來,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東西。”司夜爵伸手,便將沈姜攬在懷里,“你要是吃醋就直接說,我也不會笑話你,反而會高興。”

    “我真的沒吃醋。”沈姜別扭的別過臉。

    那肉呼呼的模樣,惹得司夜爵內心悸動,“沈姜,你看我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么?”

    “如果真是冷少找你,除非是因為工作,如果他有什么,需要你幫忙的,你就點頭答應吧。”沈姜這么說,也是為了安盛夏著想。

    “你是希望我幫著冷少,對付修赫?”司夜爵倏然質問。

    “冷少準備出手了?”沈姜也是意外。

    原本還以為,修赫跟冷夜,最起碼可以維持表面上的平靜。

    “軌跡是吧,但是我也不是很確定,不過冷少已經在準備。”司夜爵暗示道。

    “如果你想幫,就幫吧,不想幫,那就靜觀其變。”沈姜揉著眉心。

    “我畢竟還有你跟孩子要養,所以拼不起,我就先不做,等他們先動吧。”司夜爵絕對是想置身事外。

    “你覺得誰會贏?”沈姜好奇的問。

    “還真是說不準。”司夜爵搖頭道,“這兩個人,都不是好惹的。”

    “你希望誰贏?”沈姜再次質問。

    “都沒什么差別。”司夜爵嗤笑,“畢竟,跟我也沒什么關系。”

    “說的也是,冷少他……畢竟也不是權耀。”沈姜倒也坦然的點頭,“誰贏,對我們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只是盛夏……”?

    沈姜當然希望,安盛夏能有個完美的歸宿。

    但這個世界,一直都在改變著,不是想怎樣,就能怎樣的。

    沈姜不禁沉下眼眸,眼底溢出茫然。

    “安盛夏會有自己的活法,而我想要負責的人只有你跟孩子。”司夜爵這話,倒是惹得沈姜眼眶濕潤。

    沈姜內心,產生片刻的不安。

    她知道不能圖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好。

    因為這種好,隨時都能收回去。

    但此刻,沈姜卻還是心動了。

    “司夜爵,你答應我,如果安盛夏需要幫忙,你最起碼幫一手。”?

    23
壮志凌云登陆
湖北30选走势图 街机千炮捕鱼破解版 哈灵麻将1.56下载 河北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近200期 捷报比分手机版abc111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 江西麻将 河内五分彩代理开户 巴西vs瑞士胜负比分预测 360足球彩票比分 河南11选5奖金 兴动麻将哈尔滨麻将 贵州十一选五* 浙江6 1开奖时间 急速赛车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