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1109章 想讓她聽話一次
    再順勢掂量了幾下,司夜爵不悅的道,“怎么這個手鐲有點輕啊,爺爺,你就不能送一點,像樣的禮物?”

    沈姜也是無語……

    司夜爵當眾吐槽爺爺,真的好么?

    意外手指一片冰涼,沈姜下意識低頭去看,卻意外,司夜爵居然將手鐲,直接套進她的手腕上。

    “你這是做什么?”既然是司家奶奶的遺物,應該交給司家未來的媳婦,沈姜斷然不肯接受。

    可她一手還抱著孩子,掙扎起來,根本不是司夜爵的對手。

    “這個手鐲,我真的不能要……”沈姜只好急切的看向爺爺。

    “既然,是我想給你的禮物,你直接收下就好,難道,你是覺得太輕?”司家爺爺委屈的問。

    司家爺爺原本就身寬體胖,還穿著大號的粉色睡衣,就躺在大班椅上,怎么看怎么慈祥,要是撒嬌起來,沈姜還真是拿他沒辦法。

    “爺爺,你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這個禮物,太貴重了……”并不是本身,價值多少錢,而是這手鐲本身的意義,讓沈姜承擔不起。

    如果說是在婚后,沈姜肯定樂得接受。

    可他們現在都離婚了,還接受這樣的禮物,算是什么呢??

    “算是我送給重孫子的禮物……我想,我老伴還在的話,看到這個孩子,也會很高興的,這個孩子啊,長得真是跟司夜爵小的時候,一模一樣!”司家爺爺很是興奮。

    “爺爺。”司夜爵嘴角抽搐,總覺得提到自己小時候,有點尷尬。

    “既然來了,就一起坐下來,吃了晚飯再走吧,到時候,讓他送你回去。”司家奶奶這么說,沈姜只好點頭。

    “你很少來公館吧。”司夜爵雙手抱臂,倚靠在走廊的墻壁上,淡然瞥了沈姜一眼。

    沈姜站在二樓的走廊,順手按住欄桿,剛才傭人把孩子抱去睡覺,她的手臂,終于落得空閑,再舒服的伸展了兩下,這才道,“嗯,之前沒什么機會過來。”

    “也是,那個時候,你經常在公司,哪怕回家的次數,也是不多,沈姜,你說如果當時,我們都各退一步……”司夜爵玩味的勾起嘴角。

    “你這話,是幾個意思?”沈姜意外的看向司夜爵。?

    “如果你把工作的熱情和耐心,放在家庭上,也許,不會走到離婚這一步。”司夜爵這話,惹得沈姜嗤笑不已。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只會讓沈姜覺得,從前的她,真的太傻了。

    曾經的沈姜以為,只要,自己變得更加優秀,就可以讓司夜爵刮目相看。

    可現實呢,司夜爵不過把她當成女超人看待,而不是一個需要保護的女人。

    結婚之后的日子,沈姜一直用力拽著,婚姻的那根線。

    是司夜爵一直都想逃。

    “就算我做的再好,可你的心思不在我身上,結果還是一樣的。”沈姜半瞇起眼眸,“不過我覺得,你的眼光真是差,我現在回想起來,你找那個女人,讓我簽字離婚……她沒我好看,也沒我優秀,還沒我有氣質。”

    “我記得,我解釋過了,那個人不是我找來的。”司夜爵當即反駁。

    “可你們也是同一個人了。”沈姜臉色頓時復雜。

    她不知道什么時候,那個人會再次出現……

    “怎么,他對你很好么?”司夜爵用肉眼可見,就能意識到,沈姜剛才走神了。

    而且,沈姜在想著,那個男人。

    “是挺好的,哪怕我皺個眉頭,他都要關心半天。”沈姜諷刺一笑。

    “他對你的好,未必是你想要的,兩個人在一起,感覺很重要……”司夜爵一邊說,一邊往沈姜靠近,“有些感覺,應該只有我能給你吧?”

    至于那個他……

    也只能在某個角落,偷偷摸摸看著沈姜罷了。

    “你……”下意識的后退,直到身體貼向身后冰涼的墻壁,沈姜只覺得呼吸,都變得稀薄起來。

    “沈姜,你就這么討厭我?”挑了下眉,司夜爵刺探的問。

    他不過是想知道,在沈姜的心底里,他還有多少分量。

    “我不討厭,但是也不喜歡了。”沈姜深呼吸一口氣,算是平靜下來。

    “是么?”司夜爵冷笑道,“如果真的喜歡,是沒這么容易變心的,沈姜,你從前真的愛過我?”

    “這件事拿出來討論,已經沒有意義了。”沈姜一把將司夜爵推開。

    卻不料,司夜爵猛地反手,按住了沈姜的手腕,“現在,你必須給我記住兩點,第一,綁架你的人,不是我,第二,我沒有逼著你跟我離婚。”

    ?“我覺得沒什么兩樣。”揚起下巴,沈姜每個字,都從齒縫之中蹦出來。

    “當然不一樣,那個人不是我……”司夜爵垂下眼眸,筆直看進沈姜的眼底,“我當然不希望,他在你的面前抹黑我!”

    “司夜爵,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沈姜只覺得,手腕傳來劇痛,以及男人不斷靠近的呼吸,讓她難受!?

    “你現在回答我,聽懂我的話了么?”臉色冷漠至極,好似千年不化的冰山,司夜爵冷酷的質問。

    “你!”沈姜用力的咬牙,她這才產后,恢復了大半個月而已,他居然這么用力,是想掐斷她的手嗎??

    “勸你還是,在我面前乖一點,畢竟我也不想,讓你吃苦頭。”司夜爵此刻,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改變自己的形象。

    從前哪怕是背鍋,司夜爵也覺得沒什么。

    但現在,司夜爵根本不想,為了那個男人背鍋。

    沒有做過的事,司夜爵絕地不會再隱忍默認!?

    沈姜卻遠比司夜爵想象中還倔強,堅持不肯跟司夜爵低頭。

    她憑什么服軟啊?

    就算那些事,都不是司夜爵干的,但是有差別么?

    事情已經發生了,再提,已經沒有必要。

    “沈姜,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你應該要知道,你越是不服氣,越是刺激我去征服你!”

    司夜爵不過是,想讓沈姜聽話一次。

    畢竟,他被冤枉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23
壮志凌云登陆
友乐广西麻将微信1元群 模拟炒股软件 秒速赛车开奖数据 互联网时代如何赚钱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吉林微乐麻将群多少 中超吧 血流成河十种胡牌牌型 甘肃十一选五的精确预测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广西 世界杯比分最大差距杯全部比分 股票在线分析 广西友玩棋牌辅助 四人麻将 3d定胆杀号最准专家 _澳门赌场百家乐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