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调教三国 > 章节目录 第79章 母女之间
    “他陈狼手中的兵力明明已经足够,为何还要扩充军队?这让我?#34892;?#25285;心啊!”牛辅意有所指地道。

    董卓不解地问道“牛辅你担心什么?”

    牛辅抱拳道“太师,陈狼明明兵力足够,却还要扩充军队,难道是有不臣之心吗?”牛辅这一句话好似石破天惊一般,众人都是一惊。董媛一把拔出弯刀便朝牛辅砍来。牛辅猝不及防之下慌忙躲闪,险之又险避过,胸口的衣襟却已经被锋利的刀锋给撕下来了一块,吓得魂飞魄散。

    董媛一击不成,继续攻击,牛辅连连打滚躲避,十分狼狈。

    吕布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董媛的右腕。董媛正在气头上,当即喝道“放开!我要杀了这个污蔑大哥的小人!”吕布没好气地道“太师面前,不可胡来!”

    董卓不悦地道“媛媛,你也太野了!快快住手!”董媛只好停了下来,却兀?#38498;?#29408;地瞪?#25490;?#36741;。牛辅心中恐惧,同时醋火高炽,想要杀死陈狼的?#27597;?#21152;强烈了。

    董卓看向李儒,问道“你认为陈狼该不该扩充军队?”

    李儒想了想,笑道“据下官所知,陈狼把俘虏的诸侯军队进行了收编,如今他手中的总兵力已经有十五万了。这个兵力不多也不少。凭借这汜水关和虎牢关防守洛阳地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如果再出现联军进攻洛阳的事情,太师大可调关?#20889;?#20891;前往支援,想必鹰扬大将军总不至于短时间内就被联军攻破。”董媛怒喝道“李儒,你和牛辅商量好的吗?”

    李儒连忙笑道“小姐误会了!下官只是就事论事!”随即继续对董卓道?#23433;还?#40560;扬大将军希望扩充军队也应该是?#20384;?#30340;,毕竟诸侯联合的力量十分强大,一旦出现战事,兵力充足一些总是保险一些。”

    董卓没好气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咱家都听糊涂了!”董媛哼道“李儒说的这番话跟没说一样!”

    李儒对董卓道“太师啊,下官以为,暂时不必考虑扩充洛阳守军的事情,若东方诸侯又有异动,再增加军费令鹰扬大将军扩充军队不迟。当然,如果鹰扬大将军能够自己想办法扩充军队,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这是为将者的本分。”

    董卓点?#35828;?#22836;。

    董媛大?#20445;?#24613;声道“爹爹,大哥他想要收复并州,爹爹若不增加军费,大哥如何能够做到?”

    李儒笑道“并州被匈奴人一番蹂躏,已经十分残破了,收复并州完全没有?#20040;Γ?#20026;?#25105;?#25910;复并州?”董卓深以为然地点?#35828;?#22836;。

    董媛道“大哥说并州出产良马,铁矿丰富,对于提升军队的战力非常重要,另外并州在洛阳之上,在关中之侧,若被?#27597;?#35832;侯先收复了,对于我们的威胁可就大了。因此我们应?#26412;?#24555;收复并州。爹爹向来英明,肯定能看出收复并州之举的益处。”

    董卓又不禁心动起来,看向李儒。李儒听了董媛这番话,感觉也很有道理,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于是对董卓道“太师,此事看来还需从长计议!”董卓便对董媛道“媛媛,这件事情让我想想,明天我们再谈。”

    董?#31108;?#24819;要再劝,可是董卓已经在侍女的搀扶下下去了。

    董媛来?#25945;?#24072;府后院一座幽静的小院?#23567;?#27491;拿着扫帚打扫庭院的两个婢女看见董媛来了,全都流露出十分惊喜之色,奔?#20384;?#20852;奋地道“小姐你回来了!”

    董媛问道“母亲在吗?”

    一个婢女指着身后的那幢掩映在竹影树影中的精致绣楼道“夫人正在绣花?#20800; ?#21478;一个婢女道“夫人如果看见了小姐,一定会非常高?#35828;模 ?br />
    董媛快步来到修楼上,见母亲竟然靠坐在床榻上,气色?#34892;?#33485;白的模样,不禁一惊,赶紧奔上前去,问道“母亲,您病了!?”

    董夫人突然看见董媛来到了面前,不禁惊喜不已,叫道“媛媛!是你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董媛在床沿边坐下,道“刚刚回来。”随即关切地问道“母亲,你生病了?”

    董夫人放下手中的刺绣,笑道“就是感染了一点风寒罢了,没什么大不?#35828;摹?#21507;了大夫开的药,已经好多了。”董媛听到这番话,不禁放下心来。

    董夫人打量了董媛一眼,皱起眉头,问道“你有男人了?”

    董媛一愣,随即通红了面颊,忸怩不安地道“是,是有了!”随即好奇地问道“娘,你是这么知道的?”

    董夫人没好气地道“娘是过来人,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随即问道“那男人是谁?你可不要被?#20284;?#20102;!”

    董媛连忙道“大哥他不会骗我的!”

    “大哥?”董夫人一脸促狭地道。董媛不禁羞赧无限,扑进母亲的怀里撒娇道“娘,你不要笑话我嘛!”

    董夫人问道“你说的大哥是谁?”随即气恼地道?#32610;?#26159;?#20040;?#30340;狗胆,竟敢占了我们家媛媛!”

    董媛红着脸道“是,是我主动的!”

    董夫人横了董媛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一个女孩子家,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娘,大哥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好了好了,你就不要替他说好话了!我都还不知道你口中的大哥究竟是谁?#20800;?#24635;不会是牛辅吧?”

    董媛好像一头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咪般一蹦起来,叫道?#38712;趺纯?#33021;是牛辅?哼,那?#19968;?#23601;是给我提鞋我还嫌他龌龊?#20800;?#25105;?#19981;?#30340;是左羽林?#26469;?#23558;军陈狼!”

    董夫人恍然大悟,点头道?#38712;?#26469;是他!此人孤军奋战迫使十八?#20998;?#20399;百余万大军撤退,又北上血战匈奴救下无数百姓!此人确实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真英雄!只是……”董夫人?#23195;?#25285;忧之色。董媛好奇地问道“只是什么?”董夫人笑着摇头道“没什么。”随即皱起眉头,道“有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这?#38382;?#38388;牛辅不?#31995;?#26469;向你爹求亲,想要娶你为妻。”

    董媛大怒,叫道“我绝不可能嫁给他!他最好死了这条心,否则我饶不了他!”

    董夫人没好气地道“这件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简单。牛辅本人暂且不论,可是他的身后却有极其强大的西凉氏族,而这些氏族对于你爹是非常重要的。我担心……”

    董?#24405;?#22768;道“爹爹若是逼我,我就去死!”

    董夫人没好气地喝道“不要胡说!”董媛十分激动的模样。董夫?#35828;饋?#27492;事我会?#19968;?#20250;同你爹爹去说!”董媛担忧地道“就怕爹爹不听母亲的!”董夫人笑了笑,思忖着喃喃道“此事若是过去说,是难以成功的。?#36824;?#29616;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看向董媛,“你那个大哥如今威震天下,手下又有一支实力强大的精兵猛将,分量与牛辅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相信你爹爹会更倾向于把你嫁给陈狼吧!”董媛大喜,抓住母亲?#27597;觳布?#22768;问道“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董夫人嗔道“听到能嫁给那陈狼就高兴成这个样子,真是女大不中留?#20800; 薄?#23064;!……”董媛摇起母亲?#27597;?#33162;撒起娇来。董夫人见此情景,心中不禁升起疼爱?#27597;?#35273;来,笑话她道“你这个样子哪里还像是西凉军中叱诧风云的女将军啊!”“在母亲面前,我才不是女将军?#20800; ?br />
    董夫人想起一事,问道“你总不会是专程回?#32431;?#23064;的吧?”董媛道“当然是?#32431;?#27597;亲的。?#36824;?#39034;带还要办一件事情。”

    董夫人没好气地道“我看你是专程来办事的,顺便看一看娘!好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快去办你的事情吧。”“也不用那么?#20445;?#25105;晚些再出去。”

    ……

    董媛一直陪着母亲直到晚饭之后才出门。来到了吕布的温侯府邸,求见吕布。把门人通禀之后,随即便将董媛请了进去。然而董媛来?#25945;?#19978;,见到的却是吕布的正妻严氏和女儿吕玲?#30149;?#33891;媛问道“吕将军不在吗?”

    严氏道“将军还未回来。不知董小姐?#21307;?#20891;有何事务?”

    董媛笑道“我其实就是来找你们两个的,我有事相求。”严氏道“董小姐若有吩咐,我和玲绮只要能够帮忙,绝不推辞。”董媛抱拳谢了,随即便将所求之事说了出来。

    ……

    晚些时候,吕布回来了。严氏服侍他脱下战袍,吕玲?#33485;?#32473;吕布奉上了茶水。严氏问道“夫君,今天怎的这么晚才回来?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吕布笑道;“狗屁大事!太师把我们这些亲信留下就是商量是否给陈狼增加军费的事情!”严氏听到这话,当即?#27809;?#36947;“夫君,若非这位大将军出手相救,贱妾和玲绮?#24908;?#26089;?#35328;?#36523;在匈奴人之手!将军若能投桃报李,方不失为大丈夫气?#29275; ?#21525;布点?#35828;?#22836;,道“我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刚才议事之时为他陈狼说了不少好?#21834;!?#20005;氏心中一喜,急忙问道“那义父怎么决定的?”吕布摇头道“义父还没有决定!”
壮志凌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