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调教三国 > 章节目录 第282章 目标略阳
    张诚笑了笑。突然举起大刀朝董越砍过去。董越完全没有防?#31119;?#30524;见刀光乍起脑子却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咔嚓一声,董越被一?#35835;?#26029;,做了糊涂鬼了。就在这时,涌入了城中的乱军突然呐喊着朝董卓军攻去,董卓军毫无防备措手不及,顷刻之间便被人?#22791;?#20914;得七零八落了。

    ……

    一群董卓军的残兵败将仓?#21482;?#30343;地直朝略阳奔去。五习听到部下的报告,匆忙登上北边的城门楼,果然看见一大群溃兵正朝这边奔来,不由得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群溃兵直奔到城下,只见他们的旗帜东倒西歪破破烂烂,他们的甲胄满是血污,显然这些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败,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众溃兵叫叫嚷?#20081;?#22478;内的守军快快打开城门。

    五习喝问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众溃兵的吵嚷声平静了一些,只见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抱拳扬声道“五习将军,我们是董越将军的部下,陇县被敌军攻破了,我们是从陇县逃出来的!”

    五习吃了一惊,急忙问道“陇县?#36824;?#30772;了?这是真的吗?”

    “是的!鹰扬军攻破了陇县,董越将军被杀,兄弟们损失惨重,我们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五习只感到心慌意乱?#24092;?#20197;置信。这时,城外的那些溃兵们又吵嚷起来。五习回过神来,扬声喝道“休要喧哗!”城外安静了下来。五习喝问道“你们是董越麾下哪一部的?说的出来我便放你们进来,说不出来你们便是敌军假冒的!”那军官立刻扬声道“我等各部都有,小人是董越麾下战虎营的。”五习禁不住点?#35828;?#22836;,又喝问道“你们战虎营的统领官是谁?现在何处?”“回禀将军,我们战虎营的统领官是张闯,他已经在敌军地突袭中阵亡了!”五习听他回答的丝毫不差,不再怀疑,?#22868;?#19979;令打开城门将那些溃兵放了进来。溃兵进城后,被?#20179;?#22312;西城附近的一片空地处歇息下来。

    五习急忙召集手下众部将,对众?#35828;饋?#38471;县被鹰扬军攻破,董越被杀了!”众人大惊失色,一人叫道“这如何可能!董越手中有三万五千兵马,陇县虽然算不上金城汤池却也城池坚固,鹰扬军就算集中全军攻城,没有十天半个?#20081;?#32477;对不可能打破城池!怎的会突然之间就?#36824;?#30772;了!”

    五习没好气地道“溃兵都逃下来了,此?#31108;?#26377;假的吗?”随即骂道“那董越只是个没用的废物,说不定中了鹰扬军的什么诡计,因此才会被鹰扬军破了城池!”众将紧皱着眉头,都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就在这时,有军官?#20384;?#31104;报“启禀将军,又有溃兵来到!”五习?#22868;?#39046;着众部将奔到了北城墙上,像之前一样询问了一番,确定无误之后才将他们放进来。如此这般连续来了好几波溃兵。

    新到的溃兵被?#20179;?#21040;先前来到的那伙溃兵中间。新来的溃兵中的一个军官见先到的那些溃兵自己竟然一个都不认识,不由得感到奇怪。于是找到其中的一个军官,问道“兄弟,你们也是董越将军的麾下吗?怎么如此面生?”那军官道“我觉得你们才非常面生,你们是哪一部的?”后来的军官道“我是战虎营下,第七队队长,你是哪一部的?”先来的军官道“我是战豹营的,第九队队长。”后来的军官大为惊讶,道“每一营不都只有八队吗?你怎的是第九队队长?”先来的军官笑道“我们战豹营不?#20204;?#25165;扩编了第九队,我是新任的队长,这件事情知道的人确实不多,是董越将军亲自下的命令。”后来的军官恍然大悟,道“难怪我不认识你!”

    先来的军官感叹道“你我也算是命大,逃了出来。不像别人,被?#26412;?#26159;做了俘虏!”

    后来的军官深有同感地点?#35828;?#22836;,感叹道“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仗败得简直莫名其妙!”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又有一队溃兵来到,其中一个军官?#23545;都?#21040;他两人立刻快步过来了。

    后来的那个军官与这个军官显然认识,两人一见面便打了招呼。后来的那个军官为新到的军官介绍先来的军官“这位是战豹营第九队队长。”新到的军官面露讶异之色,不解地问道“我听说你在城门口说自己是战虎营的啊?难道是我听错了?”后来的那个军官听到这话,不禁感到?#34892;?#24778;讶,看向先到的那个军官。

    先到的那个军官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道“我有一件机密事情要告诉二位。请谁我来。”两人听到这话不禁好奇起来,见他走进了自己的帐篷朝这边招手,不由得也走了进去。

    两人走进帐篷,一人好奇地问道;“兄弟你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机密事情啊?”

    先到的那个军官放下了帐篷的帘子,朝内侧一指“你们看!”

    两人听到这话,不由得都朝里侧看去。左侧的军官突然感到被捂住了口鼻,吓了一跳,还?#24187;?#30333;是怎么回事,只感到一道冰寒穿透了自己的胸膛!?#20063;?#37027;个军官发现了旁边的动静,不由得看过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他竟然看见新到的军官被那个先到的军官捂住口鼻从后面一刀刺穿了胸膛!不等他反应过来,那人拔出短刀迅疾横斩过来,这个后到的军官躲避不及,被短刀斩开了咽喉,摔倒在血泊之中!一眨眼的功夫两人被杀,然而帐篷外的人却完全没有发觉这件事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

    夜幕降临了,众溃兵围在一堆堆的篝火前吃着干?#31119;?#35768;多人骂骂咧咧,不满只有干粮吃没有酒肉吃。

    有人扬声问道“你们谁看见我们队长了吗?”

    旁边一人问道;“队长还没回来吗?”

    那人摇头道“没啊!刚到这里的时候还看见的,之后就再也没看见了。”

    有人笑道“我看你们队长八成是钻进哪个骚娘们的床榻了,就甭管他了!”众人大笑起来。

    夜色越来越浓,城内渐渐安静了下来。到了半夜时分,所有人多进入了梦乡,城内一片寂静,城墙上的灯火有气无力地?#20102;?#30528;,映照着来回走动的巡逻队。

    溃兵营地许多黑影?#37027;?#22320;离开了营地。这时有人醒了过来,看见?#32964;?#22810;人正在离开,不禁问经过旁边的一?#35828;溃弧?#36825;么晚了你们要到哪里去?”那?#35828;饋?#21018;才五习将军传令下来,调我们这些人去南城门协助守城。唉,真是不得安生啊。”“呵呵,是这样啊!那你们去吧。我的运气不错,没有接到命令。”那人唉声叹气地去了。

    近千人离开了溃兵营地,迅速往南边城门过去。路上虽然遇到了数起巡逻队,不过巡逻队都没有盘查他们。

    近千人迅速来到南门口。负责守卫南门的官兵见到有兵马来到,立刻叫住了他们,喝问道“你们是哪一部的?来做什么?”

    那近千人径直过来,为首的军官大声道“我们奉五习将军将令听特来增援城门!”

    守门的军官皱眉道“我们怎么没有接到命令?”

    为首的军官扬声道;“命令在这里!”说着已经领着手下官兵来到近前了。军官突然拔出环首刀一刀砍倒了面前那个把门的军官,把门的众官兵骤然看到这一幕,全都惊呆了。为首的军官厉声喝道“杀!”近千人呐喊着涌上去,挥刀猛砍猛杀!守门的众官兵措手不及,死伤无数,剩下的都四散奔逃了!众人涌到城门处,奋力抬起了门栓,打开了城门,与此同时,冲上城门楼的的人则砍?#20185;?#32034;放下?#35828;?#26725;!城外黑暗中人影涌动,鹰扬军主力杀来了!

    警报声当当当当大响起来!正准备睡下的五习突然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眉头一皱,一边奔出去一边嘀咕道“鹰扬军难道乘夜色来进攻了!?”

    刚奔出卧室,?#28034;?#35265;一个部将心?#34987;?#29134;地奔了过来,立刻喝问道“敌军进攻了吗?”

    那部将奔到面前,惶急地道“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敌军,敌军已经破城,大部队冲进来了,我军猝不及防兵败如山倒啊!”

    五习吓了一跳,惊叫道“这不可能!”

    ?#36335;?#22238;应五习的?#20843;?#30340;,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了一阵阵巨大的冲杀声,真是惊心动魄。

    五习眉头一皱,厉声喝道?#20843;嫖页?#25112;!”随即便召集众亲兵,翻身?#19979;恚?#20914;出了府邸。眼见敌军一员体格雄伟绝伦面皮黝黑颌下?#20013;?#30340;悍将正率军?#20185;奔悍?#20853;马,己方兵马狼奔豕突一片混乱。五习大怒,怒吼一声,率领众亲兵迎上。

    五习对上那将,大战十几个回合,只感到对方力量雄浑绝伦气势狂暴害人,已然抵敌不住了。那将突然大喝一声,?#28216;?#19976;八蛇矛直戳过来,五习措手不及,肩头中了一招,不由得心惊胆战,赶紧勒转马头逃走了!
壮志凌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