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调教三国 > 章节目录 第404章 情人
    正当陈狼一家子在酒馆中?#38498;?#38386;聊的时候,窗外的街道上传来了一阵阵巨大的喧嚣声。香香的大眼睛立刻朝窗外看去,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随即便兴冲冲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朝窗边小跑过去。陈狼立刻叫道“香香,别乱跑!”叫着便离开座位追了上去。

    陈狼追到窗户边,一把抓住了香香,没好气地道“香香,怎么不听爹爹的话!”香香指着窗户外兴冲冲地叫道“爹爹,外面在干什?#31383;。浚 ?#39321;香小小的身材完全在窗棱下面看不见此刻街道上的情况。

    陈狼只感到被打败了,抱起香香。香香好奇地朝窗户外看去,只见窗户外的街道上一大群怪模怪样的人正在一边杂耍一边you?#23567;?#20854;中一个光着膀子的光头胖子不断朝空中eng火,赢得观众们惊叹连连;一辆敞篷的马车上,一个高鼻深目衣着十分暴露的异族女子正在摇曳着腰肢挑着tao逗的舞?#31119;?#24341;的观众中不断响起兴奋的?#36887;?#22768;。

    董媛?#29579;?#34633;来到陈狼的身旁,看到街道上热闹的景象,董媛毫不在意地道“又是?#28216;?#36793;过来的杂耍团而已!”董媛早已经是见惯不怪了。其实不只是董媛,洛阳的百姓们?#26434;?#36825;种充满异域风情的杂耍团也早就习以为常了。随着西凉?#26448;?#20837;鹰扬军的版图,商贸活动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展,越来越多来自遥远西方的商人和艺人怀揣着各种?#31726;?#30340;梦想不远千里来到洛阳。他们在为洛阳的繁荣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带来了中原百姓?#28216;?#35265;过的各?#20013;?#22855;表演。类似于眼前的这支杂耍团,便是来?#26434;?#35199;边波斯帝国的一支表演团体,像他们的前辈一样,一来到洛阳便以这种十分引人注目的方式在街道上you行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香香指着那个不时eng火的胖?#26377;?#22859;地叫道“爹爹爹爹,那个人能eng火呢!”

    陈狼呵呵一笑,开玩笑似的道“因为那个人火气大啊!”香香眨着好奇地大眼睛,一副十分不可?#23478;?#30340;模样。

    董媛忍不住扑哧一笑,横了陈狼一眼,没好气地道“别对香香胡说?#35828;潰 ?#38472;狼呵呵一笑。

    那支波?#36129;?#28436;团刚刚过去,远处湖泊边便传来一片锣鼓的喧嚣声。众人不由得循声看去,只见远处湖泊边已经搭起了一座戏台,灯火通明,背景幕布非常漂亮,是一座云雾飘渺的山水画卷,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此刻还无人在台上表演,不过周围的行人百姓都?#36861;?#34987;吸引了过去。

    貂蝉?#34892;?#36259;地道“那里好像挺与众不同的!我们过去?#32431;窗桑 ?#22823;家都没有意见,便离开了酒楼。

    ……

    当日半夜时分,陈狼他们才回到家?#23567;?#39321;香已经在陈狼的怀中睡着了,蜷缩着身子就好像一头可爱的小猫咪一般。

    陈狼几个人刚刚回到家中,娟儿便迎了?#20384;矗?#26397;陈狼?#25237;?#23195;貂蝉都行了一礼,然后道;“公子,何太后来了,正在后厅等候公子,说是有要紧事情要与公子商量。”

    董媛大为气?#30504;?#27809;好气地道?#20843;?#26377;什么事情,无非是发shao了!”貂蝉抿嘴一笑,美眸看向陈狼,妩媚风情流转。

    陈狼禁不住心头一荡。

    董媛突然兴奋地道“我正想到一个办法?#25169;?#22905;?#28909;?#33258;己送上门来了,可不能放过了她!”

    陈狼吓了一跳,急忙道“媛媛,你可不能乱?#31383;。 ?#38543;即禁不住好奇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董媛邪恶的一笑,随即对陈狼道“我先前跟你说过的,我要那样?#25169; ?br />
    陈狼不由得想到了几天前董媛说过的话,?#38498;?#20013;不禁浮现出一幕难以想象的绮丽景象,不由得心头一荡,禁不住兴奋起来。

    董媛扭头冲貂蝉道“貂蝉妹?#23194;?#20063;来,今天咱们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dang妇!”貂蝉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兴奋且邪恶的韵味,没有说话。

    ……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何太后的马车回到了皇宫,随即何太后在两名宫女的搀扶下走了下来,满脸通红娇柔无力,也不知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太后回到寝宫中,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下,?#38393;?#33216;部一接触到坐垫,一股难以言喻的酥麻感觉便袭遍了全身。何太后禁不住呻吟了一声,娇躯软倒在了一边?#30446;?#20979;之上。娇颜通红,风情万种,柔若无骨,冶荡无限。何太后回想起昨夜的事情,美眸中又是气恼愤恨又是回味无穷的模样。

    ……

    长定宫,王太后寝宫。

    身着宫装的王太后正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光,眼眸中流露出思忖之色。

    ?#24187;?#23467;女急匆?#20918;?#20102;进来,禀报道“太后娘娘,刚才何太后已经回宫了。”

    王太后转过身来,气愤地道“身为太后国?#31119;?#23621;然夜宿大?#20960;?#37048;,成何体统!”

    宫女道“听外界传言。何太后夜宿秦王府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何太后和秦王之间的feng流韵事如今早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听说还有说书艺人以此编成故事,在酒馆茶楼里宣讲,大受欢迎呢!”

    王太后禁不住气恼地骂道“这个dang妇,把大汉?#39318;?#30340;脸面都尽了!”

    宫女感慨道“如今秦王当权,这种事情有没有人能管得了啊!”

    王太后皱起秀眉,怨恨地道“我大汉朝如此众多的诸侯,竟然就无人能够扛起大汉振?#35828;?#22823;旗吗?”

    宫女看了看周围,上前一步,小声道“娘娘,就在刚才,有人找上了奴婢,是袁大将军的人!”

    王太后一愣,随即一喜,急忙问道“对方说了什么?”

    宫女小声道?#38712;?#22823;将军无时不刻不再想着要铲除奸佞,澄清宇内。因此袁大将军希望能够得到皇帝陛下的支持,以便号召天下诸侯共同tao伐陈狼。”

    王太后大为兴奋,“太好了!袁大将军祖上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威望素著,且如今坐拥?#34903;蕁?#38738;州、?#38393;?#19977;大州,拥兵百万,实力之强冠绝天下,他?#20889;誦模?#36825;大?#38706;?#21487;成功!”

    ……

    陈狼坐在大厅中,心不在焉地听着陈宫等人的报告。开会许久了,陈狼都不知道究竟说了些什么。

    正在报告的陈宫眼见陈狼?#34892;?#24515;不在焉的样子,不禁皱起眉头,停了下来,叫道“主公!”

    陈狼一惊回过神来,“什么?”

    陈宫笑道“主公想必是太劳累吧?似乎都没有在听属下的报告!”

    陈狼想起昨夜的荒唐,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刚才走神了。公台你重新说一遍吧。”

    陈宫应诺一声,随即道“刚刚接到了文远文?#22836;?#26469;的报告。他们已经挑选四万精锐展开行动了。”

    陈狼嗯了一声,思忖片刻,问道“刘备现在情况如何?”

    陈宫道“还没有?#38750;?#30340;消息传来。不过属下估计刘璋败亡只是迟早的事情。虽然蜀中是刘璋父子经营了几十年的地盘,可是刘璋昏聩无能,根本不可能是刘备那个奸雄的对手。”

    话说?#20247;?#22312;收到了陈狼的亲笔书函之后,立刻便赶往了天水与张辽汇合了。随即两人调动驻扎在天水等渭水?#20064;?#30340;四万精锐?#37027;?#24448;上方谷方向而去,而与此同时数千人马则大张旗鼓往木门方向快速前进。

    负责北线防御的是糜?#22969;?#33459;?#21483;?#24351;,两人一接到鹰扬军正朝木门杀来的急报,吃了一惊,赶紧调集兵马感到木门守御。糜?#32423;?#20419;手下军民加紧搬运石块檑木,?#24613;?#36814;接鹰扬军的进攻?#27426;?#31964;竺则在附近散播谣言,说鹰扬军此次入蜀将尽屠蜀中之人,要想活命,只?#20889;?#23478;团结起来共同抵抗。百姓们哪里辨别得出真伪,听到这话只当是真的,一时之间恐惧的气氛弥漫在村甸之中弥漫在山岭之间。蜀中百姓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便是并不如何支持刘备的也?#36861;子?#36291;参军,?#24613;?#23545;抗鹰扬军。

    糜竺手下的文史馆看到这样的情景,满怀激动地写下了这样的句子。蜀中百姓趋奉大义,好似久旱的大地渴望甘霖一般,无论老人孩童男人还是女人,都誓与?#24515;?#36156;臣血战到底!民心如此,何愁不胜!

    正当糜芳糜?#27809;?#26497;?#24613;?#30340;时候,斥候来报,鹰扬军已经到关口外了。

    糜?#22969;?#33459;听到报告,急忙登上高处张望。此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两人接着星?#31108;璋?#30340;光辉只见不远处的山岭之间人头攒动,好像有无限人马似的。两人吃了一惊,糜芳不禁惶恐地道“鹰扬军大军压?#24120;?#25105;们只怕抵挡不住啊!”

    糜芳这话一出,令本就?#24149;?#24847;乱的一种官兵百姓更加惶恐不安起来。糜竺见此情景,故意面露轻蔑之色的扬声道“这些?#39029;?#36156;子在我眼里不过就是土鸡瓦狗一般。要消灭他们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众人见糜竺这样说,惶恐的心不由得平静了不少。

    糜竺大家又鼓起了?#20998;荊?#31245;?#36816;?#20102;口气,小声冲糜芳喝道“在大家面前不要乱说话,以免影响?#31185; ?#31964;芳一副悻悻然的模样。
壮志凌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