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穿越 > 調教三國 > 章節目錄 第420章 再遇女郎
    老板呵呵笑道“農稅和咱們的賦稅怎么一樣呢!”隨即禁不住感慨道“吳王簡直把我們這些商人當成了牲口啊!”話一出口,便驚覺失言,趕忙笑道“我剛才說的不是真的,只是開玩笑而已。壯士可不要當真啊!”

    陳狼道“老板不要騙我。我也想來江夏做生意,還請老板告訴我實話。”

    老板暗想他不過是個東夷蠻子,跟他說一說也無妨,而且宰了他那么大一刀,不幫幫他也實在是有些心中不安啊!

    一念至此,老板便道“若是別人問我我是絕對不會說的。不過我和壯士一見如故,卻不忍隱瞞壯士啊!”隨即嘆了口氣,“實不相瞞,其實別看這江夏繁榮,其實生意很不好做啊!”

    陳狼故作不解地問道“是沒有客人嗎?”

    老板搖了搖頭,道“那倒不是,所有買賣的客人都不在少數。”隨即前傾身子朝陳狼湊近了些,小聲道“大家每天賺得其實不少,可是最終大家并沒有多少收益,因為大部分的收益都被官府收稅收走了!”隨即禁不住感嘆道“咱們這些生意人啊,起早貪黑都是替吳王做苦力啊!到頭來自己卻沒賺得幾個子!唉!”

    陳狼皺眉問道“吳王的商業賦稅很重嗎?”

    老板禁不住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即掰著手指頭給陳狼算“貨物過關有關稅,貨物過河有運輸稅,貨物進城有交易稅,貨物在市場銷售還有銷售稅。除此之外還有好幾樣雜七雜八的名目。所有這些加起來,我一個月下來賺得也不過幾十兩銀子,要知道桓靈二帝的時候我一個月可有兩三百兩銀子的收益啊!唉,如今日子難過啊!”陳狼聽到他這番說話,心里有數了。

    老板忍不住對陳狼道“壯士若是要做生意的話,我倒是建議壯士不要在江夏,去洛陽那邊。”

    陳狼笑問道“老板何出此言呢?”

    老板一臉向往地道“我的一個朋友就在洛陽那邊做生意。聽他來信說,洛陽那邊秦王對于商賈地態度與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呢!免除了各種關稅,只有交易稅,而且稅賦比之這邊還要低不少。除此之外,秦王還有很多惠及商賈地政策,而且洛陽官員毫無價值又不尚賄賂,我那個朋友在洛陽可是如魚得水啊!”

    陳狼問道;“既然洛陽那樣好,為何老板不去?”

    老板笑道“實不相瞞,我已經在洛陽盤下了一處門臉,準備來年便過去。”隨即禁不住感慨道“洛陽的門臉真不好弄啊!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托朋友四處設法才弄到一處較為偏僻的門臉!洛陽什么都好,就是門臉不好搞!”看向陳狼,道“壯士若打算去洛陽的話,要趁早著手才行,否則只怕就弄不到門臉了!沒有門臉,這生意可就不好做啊!”

    陳狼笑道“我想這弄個門臉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吧?”

    老板使勁搖了搖頭,沒好氣地道“你當洛陽是這江夏?錯了!洛陽的繁華遠遠超出了你的想象,不僅我們漢人的商賈匯聚于洛陽,就連許多你沒聽說過的國家的商賈也都對洛陽趨之若鶩啊!不久前我在洛陽便看到了無數金毛鬼紅毛鬼,各種各樣稀奇古怪國度的商賈,簡直令人眼花繚亂啊!洛陽的商貿十分繁榮,因此洛陽的門臉無比緊俏!我若不是有朋友幫忙的話,只怕到現在也弄不到門臉呢!”

    陳狼點了點頭,抱拳道“多謝老板,我回去后會立刻著手去辦此事。”老板笑道“說不定不久之后咱們又會在洛陽相見,那時可就是不一樣的光景了!”陳狼微微一笑。

    陳狼又和老板聊了一些事情,見也問不出什么有用的東西了,便找了個借口起身告辭了。

    陳狼一行人從古董店出來,沿著街道返回客棧。

    李袞忍不住欣喜地道“這些商賈都很向往咱們洛陽呢!”

    陳狼微微一笑,思忖道“看來孫堅周瑜的內政主要是分為兩個層面的。一則以各種優惠政策收買士族和普通百姓的命令;二則以對商賈的高額征稅來獲得資金。這種做法無疑短期效果極佳,然而前者并沒有真正解決問題,而后者卻不過是殺雞取卵的行為罷了。長此以往,對于江東是不利的。”

    三個人在街道上一邊閑逛一邊返回了客棧。

    一回到客棧,一名手下便立刻迎了上來,小聲稟報道“主人,昨日我們在城外遇見的那個小姐來了,要見主人。”

    陳狼頗感意外,笑道“沒想到他居然找到了這里?”隨即問道“她人在哪里?”

    手下道“現正在主人房間里等候主人。”

    陳狼立刻朝樓上走去。沒想到一到樓上,就看見那女郎手下的女騎士竟然把守住了整個樓道一直延伸到了他的房間那里。眾女騎士一起看向陳狼,神情不善的模樣。

    陳狼呵呵一笑,領著幾個手下朝自己的房間走去。一到門口,守在門口的女騎士立刻攔住了幾人,一個女騎士喝道“你等站住,待我通稟小姐!”典韋大怒,叫道“這是我們的房間,你憑什么攔住我們!”那女騎士冷冷地道“整個江東都是我們小姐家的,你最好老實一點!”

    典韋雙眼圓睜,一股魔獸般的可怕氣勢噴薄而出。女騎士不由的心驚膽戰,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其他女騎士則心中震驚,不由自主地拔出了寶劍,一時之間寒光閃爍,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魯巴!”陳狼喝道。“不得無禮!”房間里也同時傳來那女郎的呼喝聲。

    陳狼笑著揚聲問道“這位小姐,你這是給我擺龍門陣想要給我一個下馬威嗎?”

    “哼,我可沒必要做這種無聊的事情。放他們進來吧。”

    擋在眾人面前的那個女騎士立刻讓開了一旁,眾女騎士把寶劍收回了劍鞘,不過眾女的目光卻依舊警惕地盯著幾人。

    陳狼對典韋李袞道“你們就留在門外。”隨即便獨自走進了房間。只見昨日見過的那個小姐正站在窗戶邊看著窗外背對著自己,身著便服的她婀娜多姿,背影十分動人。

    陳狼的目光瞟向自己的行囊,見沒有動過的痕跡,便放下心來了。

    陳狼看向小姐,笑道“沒想到你竟然找到這里來了。”

    女郎轉過身來,看向陳狼,神情顯得有些氣惱的模樣,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了。女郎靠在窗棱上,打量了陳狼一眼,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陳狼心里早已經有底了,卻沒正經地笑道“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你是我的女仆。”

    女郎一愣,隨即氣得緋紅了臉孔,怒斥道“胡言亂語!”

    陳狼正色道“難道你忘了昨日我們打賭的事情了?說好的比武輸的一方要答應對方的一個要求。”

    女郎一呃,隨即皺起眉頭來。

    陳狼摸了摸臉頰,笑道“昨天某人不守諾言,不僅沒有沒有履行承諾,反而還給了我一巴掌!”

    女郎禁不住一笑,隨即感到自己不應該笑的,趕緊收斂了笑容。想到昨日對方對自己做的事情,不僅霞飛雙頰,怒聲道“你這個可惡的家伙,竟敢對我,做那種事情!我真是恨不得把你剝皮抽筋碎尸萬段!”

    陳狼歉意地道“那是個意外。”

    女郎氣消了一些,沒好氣地道“不要說這些廢話。我今天來,……”

    陳狼搶著道“你今天來是來履行洛陽的吧。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你雖然姿色一般,不過做我的貼身侍女也還勉勉強強,我就馬馬虎虎接受了吧!”

    女郎怒喝道“誰要做你的侍女!”

    陳狼笑嘻嘻地道“我要的就是你做我的貼身侍女。你要反悔也行,我又勉強你不得!”

    女郎怒目瞪著陳狼,臉上陰晴不定。突然憤怒地哼了一聲,大步朝外面走去。陳狼心中好笑,讓開到一旁。卻沒想到那女郎經過自己面前的時候,出其不意地竟然抬腳狠狠地朝自己的腳背上跺了一腳。陳狼只感到一股劇痛襲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見那女郎一抹得意的笑容,已經出門了。陳狼不由得心中柔情萬種,下意識地感覺這個女郎就是媛媛似的。

    典韋李袞幾個人奔了進來,李袞急聲道“主人,那個小姐走了?”

    陳狼笑了笑,沒好氣地道“走了就走了吧,你難道還要留她下來吃飯不成?”李袞一呃,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陳狼走到書案后面坐下,開始記錄今天得到的信息。典韋李袞等人不敢打擾,出去了。

    話說女郎離開了客棧回到家中。母親見到了,不禁問道“你找到那個壯士了嗎?”

    女郎抱住母親的手臂撒嬌似的道“娘,那樣一個不懂禮數的蠻夷,理他作甚!”

    母親正色道“什么叫理他作甚?這樣一個難得勇武之士,怎能白白放過了?要知道你父兄正在與天下英雄逐鹿中原,這人才可是最為重要的啊!”
壮志凌云登陆
11选5走势图浙江 广东麻将推倒胡技巧 秒速牛牛怎么玩不输钱 qq麻将大众馆规则 波克棋牌电脑版下载 安徽11选5中奖规则新 广西快乐10分 吉林11选五快方法选二号 开元棋牌游戏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图 35选7福彩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开奖结果 3d预测最新最准确号 国标麻将怎么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