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玄幻 > 追逐真理 > 章節目錄 第五章 天災2
    自從齊參和川慕回到村子里之后,村里又陸陸續續又有幾人死亡,經過這幾天齊參和川慕的調查,他們發現這些病人的癥狀都十分的類似,首先咳嗽,然后咳血,身體虛弱,偶爾會昏厥,最后死因都是窒息,由此齊參總結出了一些階段性的結論。

    他做好了筆記,并且整理成了小冊子,這一切花了他不少時間,當然川慕也為他打了不少下手。川輝和川靈想幫幫他們,但被拒絕了,理由是,害怕他們兩個被傳染,川慕說,“你們兩個這些天不要出去,就在家里待著,我的孩子上次天災全死了,你們可不能步上他們的后塵,研究天災疾病,并搞清楚發病原理是我們醫生的責任,不是你們的責任。”說罷川慕便準備出門了,他要去村長家里,讓他把已有發病癥狀的人隔離起來,不能讓他們到處走動,以免造成嚴重后果,而齊參則準備回到城鎮里,雖說醫生們還沒有成系統的組織,但一些松散的民間組織還是有的,就是幾個醫生隔上一兩個月就會坐到一起討論討論自己的一些新想法,這個小型的民間組織就是醫學協會,而齊參就是其中的一員。

    他準備把自己整理收集的資料給所有看看,然后集思廣益,想想辦法,其實他還有些自己的想法,如果天災傳染的范圍夠大,甚至不受控制的話,那么后果是十分嚴重的,而自己收集的資料又能起到作用,也許能讓醫學協會會在政治上更進一步,就是讓醫學走上正規化的道路,讓王國意識到醫學跟物理學,地質學,幾何學是一樣重要。

    齊參在拜別川慕之后便騎上了來時的馬往康定城一路飛奔而去。此時川慕已經來到了村長的家里,開始討論關于天災的事情,由于村里人一些小病小痛,都會找川慕醫治,所以他在村里還是有些說話分量的。

    “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不進行隔離的話,全村人都感染的概率可就高了,到時候可真就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了。”川慕顯得有些急切,他深知全村人都感染這種天災疾病的可能性并不低,而且這種疾病的致死率似乎很高,可以說是非常恐怖了。“這事我知道,十多年前那次天災,我就是其中的幸存者,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這就找人把被感染的人隔離起來。”村長十分干脆的答應了下來。“只是有些問題還需要處理,把病人隔離在什么地方,吃喝該怎么處理,還有啊,他們都是一個個的人,沒有強有力的手段,在死亡的威脅下,也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么樣的舉動,萬一某個人有報復心里,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跑,這些都是問題,我先找村里鄉紳商量商量,在做決斷,你先回去吧,這事情我會處理好的。”“那好,你先忙,我這就回去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能搞清楚這病的發病原理。”說完,川慕就起身離開了。

    在川慕走后,村長立馬顯現出焦急的神色,他繞著桌子走了一圈又一圈,“麻煩,這可如何是好?隔離哪有這么簡單。”隨后他便找來一人把村里的鄉紳都請了過來,告知所有人目前的情況,“目前情況就是這樣了,你們看看有什么辦法可以處理,川慕說先把有癥狀的人隔離起來,以免傳染給更多的人,我覺得這個辦法是可行的,我的建議是讓你們自己的家族每人出一些人手,來完成這些事,至于隔離的位置,就在村子西南角哪里吧,哪里位置離村子比較遠,而且有水源。你們覺得怎么樣?”村長掃視著客廳里坐著一眾鄉紳。

    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還是一個年紀大點的老頭說話了,“村長,你這建議不錯,我們早就把自家族被感染的人隔離起來了,只是村子集中關押不太好吧,我們還是把自己家族的人隔離就好了,至于其他那些,被感染的人應該不多,就勞煩村長您自己找人隔離起來吧,其實這還方便一點,病人的遷徙恐怕還有隱患,就這樣吧。”說罷所有的鄉紳就準備起身離開了。

    村長臉色一變,他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等所有人走完以后,村長一把將杯子扔到了地上,陶瓷的杯子被砸的粉碎,此時外面站門的立刻跑了進來,見村長發脾氣又默默地退了出去。

    “這幫人真是欺人太甚,我都到這里這么多年了,仍然像防賊一樣防著我,就這么怕我分化你們的勢力?我分化你們的勢力又能如何?我的職責是管理好村子,不出亂子,每年有足夠的稅上繳就行的,誰給你們玩那么多心眼!真是費力不討好。”村長在桌子旁邊走了兩圈,雖然他的勢力還不夠大,但扎根這么多年還是有些人手的,上面也有一些士兵駐扎在這里,但在他的想法里面,這些士兵的用途根本不是來做這些事的,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讓川慕來辦這事比較穩妥。

    于是川慕又一次被請到村長家里,“那幫鄉紳都已經做好了隔離的工作,只是還有一些漏掉的被感染的人,應該不是很多,你要不想想辦法,看看把剩下的病人隔離起來?我這邊可以給你幾個人。”村長的話說的滴水不漏,壓根沒說那些鄉紳的壞話,畢竟禍從口出,當了這么多年村長,他還是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川慕不由得一愣,回想起十幾年前那次天災,似乎也是這樣,村長行動遲緩,畏首畏尾,導致傳染擴大。“不是,村長,那些鄉紳真的會把被感染的人隔離嗎?如果處理不當,很有可能會重蹈覆轍的,不集中處理,會很容易出問題的。剩下的那些人我可以來處理,但是鄉紳的處理不好,真沒什么用。如果又像十幾年前那次天災,村子的打擊可就不好恢復了。”“沒事的,你盡管去做好了,鄉紳那里肯定沒有問題的。”村長滿臉的自信,對鄉紳似乎充滿信心,他知道即使自己沒有融入那些鄉紳的圈子,自己也要在外人面前假裝融入了,這樣其他人因為畏懼鄉紳而不會對自己怎么樣,可以看出這個村長是多么的畏首畏尾。“那行吧,你把人給我,剩下的病人我來處理。”川慕不得不承擔起這個責任。村長見川慕答應,便心頭一喜,立馬招呼了幾人,讓川慕領走,他得意于自己又穩妥的處理了一件大事,而自己卻沒有牽扯其中。
壮志凌云登陆
今日股票推荐 东北麻将下载齐齐哈尔 福建31选7走势图带连线 188比分直播网页版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平特王日报论坛网站 广东麻将抓码怎么算规则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 好运快3给你5000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吗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图 gpk捕鱼技巧 云南山水麻将昆明版 哈灵杭州麻将APP 极速赛车微信大群 五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