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追逐真理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公正世界假设
    “我这么说吧,也许你再过个几年就不会这么激进了,人应该圆润一点,贾颚就算是罪恶滔天,你总不能亲自把他制裁了吧?还是得依靠法律。”沐月说罢站起身来,“我准备去集会点,你要不要去逛逛?”“好啊,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川辉应声答到。

    很快两人便出门了,他们路过了昨天的教堂,那些孩子果然被神?#35813;?#25910;留了,神父满脸的仁慈,让沐月大?#34892;?#24944;,神职人员还是好人啊。川?#38405;?#20102;挠头,其实他心里一直对宗教不感冒,但是看到神?#21018;?#33324;慈爱,心里?#24187;庥行?#27874;动,宗教虽然奴役了人们的思想,但却使得人们在它?#30446;?#26550;内一心向善。

    心中没有神的人也许会陷入迷茫,人本主义告诉我们,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转而理性主义告诉你,你所追求的东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人死了不会上天堂,也不会下地狱,就是没有了,所以人也就迷茫了,会产生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20013;?#26080;的感觉。

    川辉虽然不了解这些,但也感觉到了宗教的?#20040;Γ?#19981;过他本身却是?#24187;?#33579;的,因为他心里有着大量的疑惑,想要知道答案。告别教堂之后,两人便来到了集会点,此时已经有不少掌控者都在这里了。

    看到川辉之后,大家都看向了他,难道是新从学院毕业的?不是说学院毕业的要到军队服兵役吗?而且也没到毕业季。“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川辉,是个勤学的好青年,而且正义感十足。”沐月笑了笑。川辉则显得有点?#38480;危?#20160;么正义感不正义感的,说这话好像显得自己挺幼稚的。“大家好,很高兴认识你们。”众?#35828;懔说?#22836;,便不再关注他了。“壬查已经被送走了,事情没有半点走漏风声,学院也不会遭受连累,那么问就来了,壬查透漏出贾颚的事情该怎么处理。”陆荣首先发言,“我和川辉已经理清思路了,如果想要把贾颚关进牢房,而又不牵连到学院的话,只有一个条路走,那就是通过其他罪行对他进行定罪。”沐月?#35328;?#19978;和川辉商量的思路说了出来,众人也都点?#35828;?#22836;,“那么问题?#32479;?#22312;贾颚到底还有其他什么罪?#23567;!?#27792;月说完,众人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但是没有什么结果,大家都是守法的良好公民,因为掌控者特殊的身份,他们也都有自?#20309;?#23450;的工作,谁没?#31108;?#21435;关注一个富商?富商多了去了,一顿讨论下来并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最后众人决定,?#38498;?#20851;注一?#24405;?#39066;这个人,如果发现他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就想办法去扳倒他,毕竟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生活专门来处理这件事情,他们也不是治安官或者法院的人,这事情轮不到他们管,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学院良好教育的体现了。接着一众?#35828;?#20415;散去了,表示留意观察贾颚的动向,有不对的地方在商量。

    沐月和川辉也回到了旅馆,川辉闲着无聊便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书,而沐月则准备去报社?#32431;?#25253;纸。川辉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昨天买来的书,但是他看不下去,贾颚的事情总在他的脑子里转来转去,为什么这群掌控者会这样的无情呢?为什么他们不想办法找到贾颚犯罪的证据呢?#31185;?#20182;们的能力找到证据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如果贾颚做了这件坏事,做其他坏事?#30446;?#33021;就很大了,他们难道不想把贾颚关进牢房吗?想到这里川辉摇了摇头,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愿意去?#32610;?#36158;颚犯罪的证据呢?

    忽然他脑子一震,他们只是掌控者而已,不是治安官,这些事情不归他们管的,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判他们,自己又是什么呢?川?#38405;?#20102;挠头,反思起自己的想法,的确是?#34892;?#19981;妥当,思来想去他把手中关于博物学的书放下,拿起了?#21592;?#30340;哲学类书籍,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

    第二天一大早沐月和川辉便骑马离开了这座城市,最高的旧梦楼川辉也没有去看,他从昨天就在思考,一直到现在,人为什么会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判别人,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假设世界是公平的,人们心中总是这样认为,世界是善有?#31080;?#24694;有恶报的,如果一个好人受到了伤害,那么人们就会觉得这事情跟善恶有报相违背了,好人不应该会遭到伤害,继而联想到,自己作为一个好人会不会也遭受到伤害?为了抹平这种心理上的反差,就很有可能指责那些知道他有罪,却没有站出来指认罪犯的旁观者,继而就会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判别?#35828;?#34892;为,想到这里川辉似乎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找到了一个解释,?#28909;?#33258;己这样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没有正义感的人会不会产生跟自己一样的想法呢?川辉不得而知,他不知道自己的这套想法正不正确,因为实证主义的影响,川辉想要做实验验证一下,可是他并没有条件,也没有想好如何去设计实验。

    下午的时候沐月和川辉终于是来到了山脚下,川辉还在思考,为什么有时候人们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判别人,这是不是跟那句话有点相似,一个巴掌拍不响,任何人都?#20889;?#35823;,不管你到底有罪还是没罪,或者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了这种想法,那真正需要去制裁的罪?#31119;?#21453;而会被人忽视掉。想到这里,川辉越发觉得自己这个公正世界假设的想法是正确的。“你在干嘛呢?一路上好像丢了魂似的。”沐月跳下马,看着川辉问道,“啊?”川辉被她的声音惊醒过来,沐月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川辉在想着什么。“下马了,准备?#20185;健!?#24029;辉一看到了山脚下,也从马上跳了下来。

    没走两步他们就发现有很多新鲜的脚印,?#38712;?#20040;有这么多马蹄印和脚印?”川辉看着地上的痕迹说道,难道有人来天文台参观了?还是其他什么?沐月也注意到了,不过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是天文台,谁都可以?#32431;?#30340;,又不是军事禁区。“应该有其他人上天文台来了吧,可能是观星爱好者。”沐月并没有太在意,川辉想想也是,便不在多想,继续往上走去。
壮志凌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