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玄幻 > 追逐真理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九章 公正世界假設
    “我這么說吧,也許你再過個幾年就不會這么激進了,人應該圓潤一點,賈顎就算是罪惡滔天,你總不能親自把他制裁了吧?還是得依靠法律。”沐月說罷站起身來,“我準備去集會點,你要不要去逛逛?”“好啊,反正也沒有什么事。”川輝應聲答到。

    很快兩人便出門了,他們路過了昨天的教堂,那些孩子果然被神父們收留了,神父滿臉的仁慈,讓沐月大感欣慰,神職人員還是好人啊。川輝撓了撓頭,其實他心里一直對宗教不感冒,但是看到神父這般慈愛,心里不免有些波動,宗教雖然奴役了人們的思想,但卻使得人們在它的框架內一心向善。

    心中沒有神的人也許會陷入迷茫,人本主義告訴我們,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轉而理性主義告訴你,你所追求的東西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人死了不會上天堂,也不會下地獄,就是沒有了,所以人也就迷茫了,會產生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么,這種虛無的感覺。

    川輝雖然不了解這些,但也感覺到了宗教的用處,不過他本身卻是不迷茫的,因為他心里有著大量的疑惑,想要知道答案。告別教堂之后,兩人便來到了集會點,此時已經有不少掌控者都在這里了。

    看到川輝之后,大家都看向了他,難道是新從學院畢業的?不是說學院畢業的要到軍隊服兵役嗎?而且也沒到畢業季。“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川輝,是個勤學的好青年,而且正義感十足。”沐月笑了笑。川輝則顯得有點尷尬,什么正義感不正義感的,說這話好像顯得自己挺幼稚的。“大家好,很高興認識你們。”眾人點了點頭,便不再關注他了。“壬查已經被送走了,事情沒有半點走漏風聲,學院也不會遭受連累,那么問就來了,壬查透漏出賈顎的事情該怎么處理。”陸榮首先發言,“我和川輝已經理清思路了,如果想要把賈顎關進牢房,而又不牽連到學院的話,只有一個條路走,那就是通過其他罪行對他進行定罪。”沐月把早上和川輝商量的思路說了出來,眾人也都點了點頭,“那么問題就出在賈顎到底還有其他什么罪行。”沐月說完,眾人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但是沒有什么結果,大家都是守法的良好公民,因為掌控者特殊的身份,他們也都有自己穩定的工作,誰沒事會去關注一個富商?富商多了去了,一頓討論下來并沒有什么好的結果。最后眾人決定,以后關注一下賈顎這個人,如果發現他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就想辦法去扳倒他,畢竟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放棄自己的生活專門來處理這件事情,他們也不是治安官或者法院的人,這事情輪不到他們管,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是學院良好教育的體現了。接著一眾人等便散去了,表示留意觀察賈顎的動向,有不對的地方在商量。

    沐月和川輝也回到了旅館,川輝閑著無聊便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看書,而沐月則準備去報社看看報紙。川輝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昨天買來的書,但是他看不下去,賈顎的事情總在他的腦子里轉來轉去,為什么這群掌控者會這樣的無情呢?為什么他們不想辦法找到賈顎犯罪的證據呢?憑他們的能力找到證據應該不是什么難事,如果賈顎做了這件壞事,做其他壞事的可能就很大了,他們難道不想把賈顎關進牢房嗎?想到這里川輝搖了搖頭,為什么他們就是不愿意去尋找賈顎犯罪的證據呢?

    忽然他腦子一震,他們只是掌控者而已,不是治安官,這些事情不歸他們管的,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批判他們,自己又是什么呢?川輝撓了撓頭,反思起自己的想法,的確是有些不妥當,思來想去他把手中關于博物學的書放下,拿起了旁邊的哲學類書籍,希望能從中找到答案。

    第二天一大早沐月和川輝便騎馬離開了這座城市,最高的舊夢樓川輝也沒有去看,他從昨天就在思考,一直到現在,人為什么會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批判別人,思來想去也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假設世界是公平的,人們心中總是這樣認為,世界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如果一個好人受到了傷害,那么人們就會覺得這事情跟善惡有報相違背了,好人不應該會遭到傷害,繼而聯想到,自己作為一個好人會不會也遭受到傷害?為了抹平這種心理上的反差,就很有可能指責那些知道他有罪,卻沒有站出來指認罪犯的旁觀者,繼而就會站在道德制高點去批判別人的行為,想到這里川輝似乎為自己之前的想法找到了一個解釋,既然自己這樣一個有正義感的人會有這樣的想法,如果沒有正義感的人會不會產生跟自己一樣的想法呢?川輝不得而知,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套想法正不正確,因為實證主義的影響,川輝想要做實驗驗證一下,可是他并沒有條件,也沒有想好如何去設計實驗。

    下午的時候沐月和川輝終于是來到了山腳下,川輝還在思考,為什么有時候人們會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批判別人,這是不是跟那句話有點相似,一個巴掌拍不響,任何人都有錯誤,不管你到底有罪還是沒罪,或者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有了這種想法,那真正需要去制裁的罪犯,反而會被人忽視掉。想到這里,川輝越發覺得自己這個公正世界假設的想法是正確的。“你在干嘛呢?一路上好像丟了魂似的。”沐月跳下馬,看著川輝問道,“啊?”川輝被她的聲音驚醒過來,沐月搖了搖頭,她不知道川輝在想著什么。“下馬了,準備上山。”川輝一看到了山腳下,也從馬上跳了下來。

    沒走兩步他們就發現有很多新鮮的腳印,“怎么有這么多馬蹄印和腳印?”川輝看著地上的痕跡說道,難道有人來天文臺參觀了?還是其他什么?沐月也注意到了,不過她不覺得有什么不妥,畢竟是天文臺,誰都可以來看的,又不是軍事禁區。“應該有其他人上天文臺來了吧,可能是觀星愛好者。”沐月并沒有太在意,川輝想想也是,便不在多想,繼續往上走去。
壮志凌云登陆
五排列开奖结果 联投灵活配置二期私 辽宁娱网棋牌下载 山西掌上麻将下载官方 大发pk10猜冠军技巧 好运彩彩票app怎么样 捕鱼游戏下载 大唐麻将八局玩法技巧 免费麻将游戏单机版 排列35投注技巧 吉林11选5 北京快8开奖走势图 股票技术分析大全 欢乐来斗牛棋牌 微乐家乡麻将下载安卓 河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