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重生蜜寵:戰少惡妻有點甜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景硯,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戰京鄴就像戰家二房的一個異類。

    但……他帶笑的眉眼間卻分明同戰南誠十分相似,甚至同戰老爺子和戰景硯都各有幾分相似的地方。

    這般,他又怎么可能不是戰南誠的親兒子,戰老爺子的親孫子?

    分明是自己想多了。

    蘇恬收回思緒,暗暗好笑地搖了搖頭。

    不過,更奇怪的是,戰老爺子對戰京鄴見公司高層一事如此避諱,但卻對跟在戰景硯身邊的她并沒有表示任何反對。

    她還以為以戰老爺子的個性,他會叫她離開,不要她跟著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服務生剛好托著一盤酒從他們身旁經過。

    戰景硯順勢從托盤上取了一杯酒——大概是等一下見那些高層的時候少不得要敬酒。

    蘇恬反應過來,也伸了手過去,但還不等她的手指觸碰到酒杯就被身旁的戰景硯一把按住了手。

    “?”

    她疑惑地看向他。

    怎么了,還擔心她在這種場合把自己灌醉啊?她也不會這么不懂得分寸好不好?

    這樣想著,她就聽見戰景硯低聲道

    “你忘了?你現在不能喝酒。”

    蘇恬一愣,這才想起來自己現在處于“特殊生理期間”,是不能飲酒。

    他竟然會這么細心,連這種事情都記得。

    她不禁微低了頭,臉頰有些微泛紅。

    戰景硯見狀輕勾了下唇角,轉而對一旁的服務生道

    “麻煩你給我太太拿一杯溫開水過來。”

    “好的。”

    服務生點點頭,并沒有因為這樣古怪的要求而表露出任何異樣的表情,恭敬禮貌地端著酒盤轉身離開了,顯然是訓練有素。

    片刻后,一杯溫開水便遞到了蘇恬的手中。

    手指輕輕觸碰著玻璃杯壁上的溫度,蘇恬只感覺心中有什么地方好像也被熨暖了。

    “走吧,我介紹幾人給你們認識認識。”

    戰老爺子說著,帶著他們朝人群走去。

    黎媚看著戰景硯同戰老爺子以及那些高層之間其樂融融的景象,氣得燒紅了雙眼,捏著紅酒杯的手指一陣青白。

    該死的賤人!

    不過就是一個低賤的私生子!憑什么!他憑什么!?

    戰京鄴感受到自己母親身上散發出的戾氣,無奈地嘆了口氣,好聲勸解道

    “媽,你又不是不在知道‘戰家的家規’,算了吧,這樣不是挺好的嗎?再說了,我對商場上的事情也……”

    黎媚卻惡狠狠地打斷了他的話

    “你給我閉嘴!如果不是你這么沒用不爭氣!事情又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看著自家母親這般樣子,戰京鄴愈發無奈,“反正,我先把話說在前頭,我對商場上的事情沒有興趣,對接管集團更沒有興趣,不管你在背后做什么我都不會進集團工作。你……但愿你不要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害人又害己。”

    說完,他深深地看了黎媚一眼后直接轉身離開了原地。

    對于家

    里頭那些“烏煙瘴氣”,他是真的不愿意看見。

    “你!你以為我這么做到底是為了誰啊!?”

    黎媚沖著戰京鄴的背影一陣低喝,憤恨得一張臉鐵青泛黑。

    她一個女人,難道還能貪心什么權勢不成?

    她苦心謀劃到底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他們的這個家!為了他這個寶貝兒子!

    可現在倒好,她自己的親生兒子非但不支持理解她!竟然還反過來警告她!

    真是氣死她了!

    “媽,你別生氣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他這個人……”戰京郡見狀忙扶穩了黎媚的胳膊,溫柔貼心地勸解道,“我看他啊,就是被那個賤胚種給迷得失了魂了。你說,不過就是一個私生子,他怎么就偏偏一心向著那個外人呢?他對我這個親妹妹都不如對那個下賤的堂哥好。”

    黎媚眼珠子一瞪,沒好氣道

    “什么堂哥?”

    “對,對,不是堂哥,就是一個不要臉的雜種。”戰京郡連忙改口。

    “都給我閉嘴!”一直在旁沒有說話的戰南誠突然厲聲呵斷了她們的對話,“你看看你們,一個目怒兇光,一個滿口的污言穢語,哪里還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活脫脫兩個潑婦。”

    “你、你說什么?你說我是潑……潑婦?”

    黎媚一愣,睜大了眼睛滿是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丈夫。

    他竟然這樣說她?

    她這么做,還不都是為了……

    兒子不理解她也就算了,怎么連他也……

    “爸,你在說什么啊?你怎么可以這樣罵媽媽?怎么可以這樣罵我?”

    戰京郡更是不能置信,一雙眼睛直直地看著戰南誠,充滿了委屈還有憤懣。

    他不幫忙罵那個私生子賤種,怎么還反過來罵她跟媽媽?

    戰南誠卻只是冷哼了一聲,“罵?你們自己看看自己的言行舉止,做得出,還不讓人說?尤其是你,戰京郡,你看看你剛剛像個什么樣子?一個女孩子,一口一個‘賤胚種’‘雜種’,像什么話?”

    “我……”戰京郡語一塞,氣焰頓時消停了大半,“爸,我只是……”

    “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戰南誠沒聽她辯解,直接下了定論。

    “……是。”

    戰京郡雖然心中不滿,但最終還是沒敢再多說什么,憋屈地咬了下唇,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低地應了一聲。

    自己受辱,女兒也受辱,這一口氣黎媚又怎么可能咽得下?她礙于戰南誠的威嚴沒敢說話,但一雙眼睛卻愈發陰毒狠絕。

    戰景硯,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她惡狠狠地想著,轉頭看向宴會廳里正站在戰老爺子身邊應酬的戰景硯,猶如發現獵物的毒蛇一般。

    趁著四下無人注意到她的時候,她轉身悄悄退出了宴會廳……

    也就在這時,蘇恬不知為什么突然打了個冷顫。

    “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原本還在同人談話應酬的戰景

    硯立刻就將注意力轉了過來,看著她,低聲問道。

    “沒有,我沒事。”

    蘇恬搖搖頭,剛剛……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感覺背脊有些發寒,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般。

    不過,這種感覺又怎么好說出來?無憑無據的,或許只是她的錯覺罷了。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欧联篮球比分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韩国快乐8开奖视频 喜乐彩票 麻将游戏单机版 广东省南粤风采36 7 广东麻将规则中马技巧 微信加股票群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版 银川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北京赛车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3d字谜图谜汇总 辽宁福彩35选7昨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