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重生蜜寵:戰少惡妻有點甜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九章 殺害父母的仇人之子
    現在總不會還要告訴她,就連她爸媽當年出事也不是什么意外,而是被人謀殺的吧?就為了搶奪那份什么名單?

    然后從此她就要背負上另外一份血海深仇,周旋于其他三大家族之間找出真兇替自己父母報仇?

    再狗血一點,也許……景硯就是殺害她父母的仇人之子?

    蘇恬胡亂地想著。

    “你啊……”戰景硯低笑了一聲,道,“想太多了。”

    “那這份名單和我家有什么關聯?”

    聽戰景硯否認了自己的猜測,蘇恬倒是并沒有任何意外,她剛剛也就隨便想想罷了。她怎么也不覺得自己家里會和什么神秘的“第四家族”有關聯,更不相信什么仇人之子相愛相殺的狗血戲碼。

    只是,她卻不知道,她這玩笑般的才是真正一語成讖。

    這也注定了她和戰景硯之間將要面臨一場痛殤。

    “這份名單在幾大家族的搶奪之下最后落在了戰東誠的手中。”

    戰景硯道。

    戰東誠?

    蘇恬一愣,那……不就是景硯的生父嗎?

    她沒有說話,繼續聽戰景硯說了下去

    “但是,戰東誠雖然得到了這份名單,在當時的情況下他卻很難有能力保存好這份名單。最后思來想去,他想到了你父親。”

    蘇恬又是一愣,“我爸?”

    “對,”戰景硯點點頭,“你父親和戰東誠是好朋友,他對你父親很是信任。而且,你父親身份普通,也沒有旁人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所以他才想將這份名單交由你父親暫時保管。”

    好朋友?

    蘇恬聽得那是一愣一愣的,她只覺得今天好像聽到了太多“不可能”,她爸爸和戰景硯的生父竟然是好朋友?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和戰家竟然還有這樣的淵源。

    “那這份名單現在在你手里嗎?”

    她問。

    如果當初戰景硯娶她的目的是為了從爺爺的手中換取這份名單,那現在這份名單理應在他的手中才是。

    不想,戰景硯卻搖了搖頭,“不在。”

    “不在?”蘇恬怔了下,但隨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道,“是不是我爺爺還沒有把這份名單給你?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回去跟爺爺說,讓他把它給你。”

    她相信自家爺爺肯定沒有私吞那份名單的野心,他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把名單交給戰景硯,很有可能是因為他擔心名單給了戰景硯之后,他不會履行承諾對自己好。

    但現在她已經知道戰景硯是真心對她好了,也許他當初娶她的目的不一定純粹,但他為她后來做的那些卻不是假的。

    所以,爺爺也沒有必要再拿著那份名單來拿捏戰景硯了。

    戰景硯一怔,深邃的眸中難掩心中的詫異,“就算你不懂商場上的事情,但是聽了我剛剛說的那些,你應該也能想象得到這份名單的重要性,你就這么輕易地說要給我?”

    “可是這份名單留在爺爺手里也

    沒有什么用啊,爺爺沒有這么大的野心,我就更別說了,我就算有野心也沒這個能力。而且,你不是想要嗎?你這么厲害,我相信名單交到你手里之后你一定能夠將它們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蘇恬理所當然地說道。

    反正這名單給誰不是給?與其被不知道的什么人給搶了去,還不如交給自己信任的人。

    想到這里,蘇恬忽然一笑,攬著戰景硯的脖頸打趣道

    “再說了,我們是夫妻,給你不就等于是給我了,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呢,利用這份名單努力賺錢,我就努力花錢,我們各司其職。”

    “各司其職?”

    戰景硯聞言忍不住一下笑出了聲,從未有過的,爽朗的笑。

    “你這張小嘴兒還真是……”

    他抬起蘇恬的下巴忍不住在她的唇上狠狠地親了一口,又一把抱緊了她。

    很高興啊……

    他是真的很高興。

    雖然她自己也許沒有察覺,可是,剛剛她言里言外都是在為他、為他們考量。

    她信任他,對他毫無防備,真正從內心深處將他當成了她的人,她的丈夫,她的男人。

    這讓他怎么不高興?怎么不開心?

    滿心滿意的愉悅甜蜜幾乎要盛放不下快溢出來了,不知道該怎么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也不知道怎么樣才能夠將自己此刻的感受傳遞給她,只能不停地低喃她的名字

    “恬兒……恬兒……”

    一聲聲,一遍遍,好似要將一顆心含化了一般。

    他終于等到她與他心心相印的這一天了。

    他用力的收緊了手臂,緊緊地抱著她柔軟的身子,只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才好。

    “唔……”

    蘇恬悶哼了一聲,有些喘不過氣來地微微皺了皺眉,抱、抱的太緊了……

    “景、景硯,你怎么了?”

    她艱難地問道,怎么突然……

    “沒什么,只是覺得太高興了。”

    戰景硯忍不住地在她的頭頂落下了一連串的吻,這才稍稍松開她。

    落入蘇恬眼簾的是一張完全喜形于色的臉,那樣的欣喜激動寫滿了他平日里冷峻寡笑的臉。

    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高興。

    蘇恬也不知不覺跟著揚起了笑容,她雖然不知道戰景硯為什么會這么高興,但是她知道,他肯定是因為她才如此高興,所以,她也沒有辦法不跟著高興。

    “你放心吧,爺爺一向很疼愛我的,只要我去跟他說,他一定會答應的。”

    她捧著他的臉,認真地說道。

    “傻瓜。”戰景硯臉上的笑容愈發明朗,溫柔的語氣里帶著無盡的寵溺,“那‘東西’這么危險,怎么可能還會一直留在你爺爺手上。”

    “欸?”

    什么意思?

    蘇恬一臉懵,剛剛不是他自己說他沒有拿到名單嗎?如果他沒有拿到,又不在爺爺手里,那會在哪里?

    “你爺爺他早已經把該給我的都給我了,只是…

    …要拿到名單還沒這么容易。不過,這件事情太復雜,你不需要知道。”

    戰景硯解釋道。

    早在他和蘇恬結婚的時候,蘇爺爺就已經把他手里的“東西”當成孫女兒的嫁妝交到他手中了,只是那“東西”與名單有關卻不是名單。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南宁麻将怎么打 3d预测专家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大北农走势 山东11选5任五全天计划 金蟾捕鱼在线现金游戏 官方信誉好的棋牌平台 棋牌游戏网址谁有 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河内5分彩稳赢打法 3d开奖号码结果 10万元闲钱怎样理财好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 快乐扑克3高手心得 西甲赛程 梦想网赚团队 广西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