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重生蜜寵:戰少惡妻有點甜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三章 立遺囑
    什么意思?

    蘇恬有些不解,她就算再怎么不懂也明白合并意味著什么,那就幾乎等同于是把公司送給“燁華”了,既然是心血又怎么輕易送人?

    ——雖然送給的對象是自己的丈夫。

    “恬恬,現在我雖然還有能力管理公司,但遲早也會有有心無力的一天。”

    “爺……”

    蘇恬剛想反駁,蘇開復就先打斷了她的話

    “你先聽我把話說完。”

    蘇恬抿了抿唇,安靜下來。

    “我其實也不是不知道你堂伯他們一家子的心思,如果他真的有這個能力,我也不是不可以把公司交給他。畢竟我們家也沒有男丁,你又不喜歡商場上那些事情,可偏偏你堂伯他是一個……”

    說到這里,蘇開復不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如果我真的就這樣把公司交到你堂伯的手中,只怕公司遲早都要敗在他的手上。如今你和戰景硯兩人關系穩定,我把公司交給他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與其這樣,讓他眼睜睜地看著公司倒閉,還不如把公司交給其他人來管理——哪怕是送給外人。

    更何況,孫女婿也算是半個孫子了,不完全是外人。

    以前他雖然有過這樣的念頭但卻一直沒有真正下定決心,其原因是對于戰景硯從來沒有直接表明過他對蘇恬的心意這一點他始終心有芥蒂,如今這一點顧慮也沒有了,他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好猶豫的了。

    蘇恬的心中一瞬間閃過一陣無言的愧疚,她以前從來就沒有認真地想過這一點,沒有想過有一天爺爺老了,他不能再管理公司了該怎么辦。

    她更沒有想過要自己主動出來承擔這一份責任,只是自己得過且過,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今天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不成熟。

    “爺爺,我……”

    蘇恬有些難受地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是應該道歉?

    還是應該主動承擔下這份責任,做公司未來的繼承人?

    ——可,她也怕自己有這個心沒這個力,如果“蘇麥”在她的手里倒閉了,那該怎么辦是好……

    蘇開復笑了笑,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你不用感到自責,當初我努力打拼創下如今的‘蘇麥’,都是希望能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如果現在要為了保存下公司,而犧牲你的幸福,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我只要能夠看到‘蘇麥’繼續好好的,無論誰管理它也都無所謂了。”

    “可……”

    “好了,這件事情你就聽爺爺的安排。回頭我就讓律師把‘遺囑’立好,過兩天……”

    “不許爺爺你說這種話!”蘇恬一把捂住了蘇開復的嘴,有些生氣地道,“爺爺你現在的身體還好著呢,這件事情以后再說!不許再提!”

    她是真的急了,她不喜歡聽到爺爺說這種話。

    看著她滿臉關心焦急的樣子,蘇

    開復卻笑了,他知道她是真心在關心他,不喜歡他說這些話。

    但人到了這個年紀什么東西都看開了。

    他笑著拉開她的手,打趣道

    “好了,只是說說而已,又不是真的要怎么樣,現在好多人年紀輕輕就已經立下‘遺囑’了,這叫‘有備無患’。總之,你過兩天帶著戰景硯來家里一趟吧,有些事情我還要親自交代他。”

    見蘇開復這般堅持,蘇恬最后也只能點點頭。

    兩人卻不知道,就在他們談話的時間里一道身影正鬼鬼祟祟地趴在門口偷聽,然后又在他們出來之前迅速地離開了現場。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蘇恬的堂姐蘇蜜。

    她聽到書房內蘇恬和蘇開復兩人的談話后一路小跑著回到了客廳,看著還坐在客廳里什么都不知道的蘇明軒和蘇楊氏,她急切地放下了手中還端著的兩倍果汁,激動道

    “爸媽,大事不好了。”

    “你在胡說什么呢?什么大事不好了?”

    蘇楊氏皺了皺眉,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這樣大聲嚷嚷像什么話?

    “哎呀,是真的!我剛剛聽到……”蘇蜜又慌又急,但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她又緊急地停了下來,很是謹慎地左左右右看了一眼,“我們先回房里去。”

    “什么事情啊?還搞得神神秘秘的?”

    蘇楊氏一臉不解。

    “總之,你們跟我回房間就是了。”

    蘇蜜等不急了直接上手就將蘇明軒和蘇楊氏兩人拉回了房間。

    “到底有什么事情,你還非要把我們拉回房間不可?”

    蘇明軒皺著眉,對蘇蜜這樣冒冒失失的舉動明顯顯得有些不太愉悅。

    蘇蜜卻在進門之后又小心地觀察了一眼附近走廊沒人之后這才鎖上房門,小聲地開口

    “媽,你剛剛不是讓我去給老爺子還有那個小賤人送果汁嗎?”

    “對啊,我不是讓你去給他們送果汁嗎?你怎么又端著果汁回來了?”

    聽她這樣一說,蘇楊氏好像也想起了這件事,有些不高興地責備道

    “我就跟你說了,你要多討好討好老爺子,你沒有看見最近這個小賤人回來得有多勤快嗎?老爺子本來就一向偏袒那個小賤人,你要是再這么不懂事不是就要被那個小賤人給比下去了嗎?”

    突然就受到一陣斥責,蘇蜜也有些不高興了,她撇了撇嘴,一臉不屑地道

    “你現在要我討好老爺子又有什么用?人家可是已經打算把公司送出去了。”

    “你說什么?”

    蘇明軒一下站了起來。

    蘇楊氏也跟著緊張起來,她一把將蘇蜜拉到自己身邊,“蜜蜜,這種事情你可不能亂說!”

    “亂說?我可是親耳聽到的,就在剛剛,在書房門口,我親耳聽到老爺子說要立‘遺囑’,還說要把公司送給那個戰景硯!”

    蘇蜜道。

    “這不可能!”蘇明軒立刻道,“戰景硯就算再好,那也只

    是一個外人!老爺子一向最看重‘蘇麥’,他怎么可能把公司交給一個外人?”

    “對啊,是不是你聽錯了?”

    蘇楊氏也顯得有些不相信。

    畢竟誰都知道,蘇開復心里頭最重要的兩個寶貝,一個就是蘇恬這個孫女兒,一個就是“蘇麥”。

    說他要把公司交給蘇恬她還有幾分相信,交給戰景硯?怎么可能?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湖北30选5走势图 怎么下载恩腿子南京麻将 试机号3d今天试机 股票开户选哪个券商 大地棋牌客户服务中心 11选5走势图云南 天津快乐10分 今日专家推荐股票 516正规的诚信棋牌官网 我查云南十一选五开 3d詹天佑最新预测东 河南麻将风将乱配是什么 连双码是什么意思 山西新十一选五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体彩 国外专家猜竞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