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重生蜜寵:戰少惡妻有點甜 >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她要她身敗名裂!
    “對方使用的是學校的電腦,根據發帖的時間和i我查到了當時登錄這臺電腦所使用的學生證號碼,并且找到了這個學生的資料,但……”

    后面的話,丁艋山并沒有一口氣說下去。

    事實上,在見到夏秋珊之前,他已經發現了這個事實。

    但是他當時并沒有立刻向戰景硯匯報,或者說,他當時雖然心中有所懷疑,但也僅僅只是一個念頭,他更傾向于夏秋珊找了同學來幫忙這個推論。

    但他剛剛問夏秋珊這件事情的時候,她卻否認了。

    他便意識到,可能是他把這件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于是在回來的路上再對這個使用學校電腦上傳視頻的人進行了二次調查,隨后也從中察覺出了異樣。

    “說下去。”

    戰景硯道。

    得到許可,丁艋山繼續說了下去

    “我特意去查了當時學校的監控,雖然監控中那個人戴著一頂帽子,發型也與資料上的這個學生接近,但經過仔細對比,還是可以發現這兩個人并不是同一個人。這說明,當時使用這個學生證登錄電腦的并非是她本人。

    “之后我又調查了這個學生的所有人物關系,發現她和總裁夫人沒有任何來往,甚至兩人可以說幾乎不認識,也與夏秋珊不熟,她根本沒有理由要做這種事情,但是……

    “她認識一個人。”

    戰景硯危險地瞇起眼眸,問

    “誰?”

    “燕蔚兒。”

    丁艋山道。

    “是她?”

    聽到這三個字,戰景硯的表情一瞬間變得無比幽暗深沉。

    對于這個名字,他自然不陌生,他甚至比蘇恬更早知道這個女人的真面目。

    要說這一切都是她策劃的,他倒是并不意外。

    只不過,相對而言,她顯然比那個夏秋珊聰明多了。

    她至少知道去用別人的學生證件登錄電腦,而不至于像夏秋珊那樣蠢到直接用自己的電腦,在追查的過程中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她。

    “我知道了。”

    他道。

    丁艋山不由愣了一下,就……只是這樣?不是應該順便有點什么其他吩咐嗎?

    這不符合戰景硯一貫的作風啊。

    他禁不住試探地問道

    “那她……”

    “她的事情暫時不需要我們插手。”

    戰景硯道。

    之前蘇恬一直很堅持要自己親自向齊詢塵和燕蔚兒兩人復仇,所以,這個女人,他暫時還不會去動。

    他要看看蘇恬自己怎么決定。

    回到家他便將上傳那段視頻真正的罪魁禍首是燕蔚兒這件事情告訴了蘇恬,在蘇恬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雖然微愣了一下,但臉上的表情里卻并沒有絲毫意外。

    “怎么,你早就知道了?”

    戰景硯順手將她攬進自己懷里,讓她坐在自己腿上,疑惑地問道。

    蘇恬緩緩搖了搖頭,“沒有,剛剛聽你說了我才知道的,只不過……不覺得意外罷了。”

    她想起在所

    有輿論和非議都向夏秋珊一邊倒的時候,燕蔚兒給她打過一個電話。

    電話里,她先是對她表示了一陣關系,還解釋說自己是事后聽別人說起來才知道她先前上了學校論壇的事情。

    ——當然,她壓根不會相信她的鬼話,她分明就是故意要看她的笑話吧?

    后來對方又有意無意地提起了“x黑客”,分明是帶了打探的意味。

    她當時還覺得奇怪,她怎么會這么關心這件事情?她總不會是突然好心關心起她來了吧?

    ——當然,她也沒有蠢到把“x黑客”就是戰景硯安排的人這種事情告訴她,只說了不知道,也許只是巧合。

    現在聽了戰景硯的話,一切就都得到解釋了。

    總結歸納為四個字

    做賊心虛。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戰景硯問。

    “不急,我自有辦法。”

    蘇恬道。

    在記憶中,前一世,燕蔚兒大三的時候參加了一次“新銳服裝設大賽”,她正是因為在這一次大賽中脫穎而出一躍成為設計圈的新秀。

    現在距離那一場幾乎改變了她半個命運的大賽的時間已經不遠了,前一世她怎么樣在這一場比賽中“功成名就”,這一世她就要她怎樣“身敗名裂”!

    “好,都聽你的。”

    戰景硯應道,低頭在蘇恬的額頭上輕嘬了一口。

    既然她要親自動手,那他只要做好他的后盾就可以了。

    “對了,”蘇恬忽然想起什么,她道,“明天下午我沒課,我想去看看媽。剛好我最近和吳媽新學了一道冬瓜養生湯,正好可以做給她嘗嘗。”

    雖然馬上就是周末了,但是她周末還要去中醫館,所以只能趁著平常的時間去看望。

    “嗯……”戰景硯漫不經心地把玩著蘇恬的發絲,問道,“好,要我陪你一起去嗎?”

    “不用了,你不是還要上班嗎?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下次再陪我一起去吧。”

    蘇恬道。

    而且,有些事情也只有在戰景硯不在的時候,她才能坐下來好好同戰母聊聊。

    “也好,如果有需要,你可以讓阿烈跟著你。”

    雖然對方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戰景硯有時候其實也不知道該怎么同她好好相處,往往一涉及到關于戰家那邊的事情,他們就會鬧出不愉快。

    以致于最近幾年他去看望母親的日子也漸漸少了。

    因為不想吵架,所以便避而不見。

    現在能夠有蘇恬能代替他時不時回家去看看母親,于他也是一件好事。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安排,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蘇恬順口接道。

    戰景硯頓時眉心抽了抽,怎么說話呢?他要是拿她當小孩子,那他成什么了?

    他狠力揉了一把她的腰,咬著她耳垂上的軟弱曖昧低語

    “你是不是‘孩子’,我難道還不知道嗎?”

    “唔……”

    蘇恬敏感的輕口今了一聲,臉頰上頓時涌起

    一陣潮紅。

    起初,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戰景硯說的是什么意思,等她終于明白他話中的暗示后臉上的緋紅不禁又加深了幾分。

    真是的……

    她有些沒好氣地輕錘了他的肩膀一拳。

    不調侃她是會怎樣啊!

    “怎么樣?要不要現在就去‘證實’‘證實’我究竟拿你當什么?”

    戰景硯一把握住她毫無攻擊力的小拳頭,邪魅地勾了勾唇角。

    蘇恬通紅著臉一瞬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反應了,只能小聲囁嚅了一句

    “別鬧了……”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上证指数现在好多点 mba篮球比分 捕鱼电玩城官方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安 陕西11选5 河南微信打麻将群号 2012老版捕鱼达人下载 皇家国际软件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 金龙海王捕鱼 辉煌棋牌只输不赢 河北20选5走势图 星悦福建麻将微信群 最近股票为什么大跌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