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重生蜜寵:戰少惡妻有點甜 >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七章 掉進了霍真真設計的陷阱
    “你什么意思?”

    蘇恬一愣,下意識地問道。

    等到她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反應不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她看見霍真真的臉上露出了獲勝般的笑容。

    “你知道景哥哥為什么一直把我帶在身邊嗎?”

    霍真真嘲諷地看著她,問道。

    蘇恬又是一陣微愣。

    這個問題,無論是前一世還是這一世,她都想過,但是卻始終沒有答案。

    看戰景硯的樣子,不像是對她有任何特殊感情的樣子。

    那一次戰景硯也簡單地提到過,說是一起長大,像妹妹一樣。

    但畢竟也不是親生兄妹,如果沒有特別的原因,他根本沒有必要把霍真真一直養在自己家里。

    心中已經有了動搖的蘇恬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步調已經慢慢被霍真真掌控在了手中,她已經開始順著她的引導思考問題,這也意味著

    她掉進了霍真真設計的陷阱。

    不動聲色地將她的失神收在眼底,霍真真在心底陰冷地低笑了一聲,繼續刺激道

    “你知道品譯和我是什么關系嗎?”

    她這一句話于蘇恬而言,無疑又是一記深水炸彈。

    她的腦子轟——地一下,炸開了。

    這個問題……

    她曾經思考過無數遍,她甚至一度懷疑霍真真就是小品譯的生母,但是又因為后來的種種原因而否則了這個推測。

    眼下霍真真突然這么問是什么意思?

    不,不對,她不可能是小品譯的生母。

    她剛剛也承認了,小品譯的生母已經去世了。

    那……

    “我是她的小姨,品譯的生母是我的姐姐。”

    霍真真終于緩緩道出了事實。

    小……小姨?

    蘇恬一怔,所以,這便是困擾了她很久的問題?

    霍真真……竟然是小品譯的親小姨?

    景硯之所以一直將她養在自己家里,是因為……因為對她姐姐的留戀?

    好像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霍真真一笑,道

    “不錯,就是這樣,景哥哥事實上差點成為了我的姐夫。他是因為姐姐的關系,所以才收養了品譯,更一直將我留在他身邊。”

    “那、那又怎么樣?”蘇恬努力穩定了自己的情緒,反駁道,“他對你僅僅只是像對待一個妹妹罷了。”

    霍真真剛剛道出的事實確實在某種程度上狠狠地刺激了她,她萬萬沒有想到,小品譯的生母不但是戰景硯心愛的女人,他竟還愛得這么深刻。

    在那人死了之后,他不但收養了對方的兒子,竟然連對方的妹妹也都一并接到家里來照顧。

    要說她真的完全一點點都不在意,那一定是假的。

    可她不會在霍真真的面前認輸,何況……不論戰景硯對“那人”如何,他霍真真都是貨真價實的只有“親情”,他將她接到身邊照顧也絕對沒有將自己對“那人”的情感轉移到霍真真身上的意思。

    單憑這一點,她也應該要堅定地相信戰景

    硯!

    “你!”

    霍真真猛地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蘇恬的雙眼愈發的陰冷狠戾。

    蘇恬的這一反擊無疑也正戳中了霍真真的痛處,她在戰景硯的身邊這幾年,他確實對她很好。

    她也一度以為除了自己之外再沒有其他女人可以像她靠近他這般靠近他了。

    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她為自己的“身份”慶幸過,她慶幸自己是“那人”的妹妹,所以她才可以得到戰景硯的如此照顧。

    可是,后來,蘇恬出現了!

    在看見他對她的態度之后,她漸漸明白了

    他對自己的好,只是出于哥哥對妹妹的照顧,并不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好!

    于是,她開始嫉妒,開始瘋狂的嫉妒!

    曾經一度因為“是那人的妹妹”而感到得意自滿的這一身份也開始被她痛恨!為什么!?為什么她是“那人”的妹妹!!為什么她偏偏是“她”的妹妹!?

    可另一方面,她卻又知道,如果她不是“那人”的妹妹,也許連戰景硯的機會都沒有,更不可能像現在這樣留在他的身邊。

    她一邊痛恨自己的身份,一邊又慶幸自己的身份,在這樣糾結復雜的情感下,她心中的不滿、焦躁和憤怒種種負面的情緒終于被她徹底發泄在了蘇恬的身上。

    這也是她為什么會狠下心將蘇恬推下樓,害得她流產,之后又企圖以同樣的方式殺死她的“第二個孩子”的原因。

    “怎么,難道我說錯了嗎?”

    蘇恬反問。

    霍真真反應這么大,對她無疑是一種鼓勵。

    盡管心底的某個深處有一種莫名的不安正在蔓延,逐漸變得強烈。

    但她還是拼命地安撫著自己的情緒,不斷地在心里默默地告訴自己

    “要相信景硯!不要相信霍真真挑撥離間!她一定是故意的!”

    只有這樣,她才不至于真正在霍真真的面前失態。

    “呵……”

    霍真真冷笑了一聲,忽然又冷靜下來。

    她能夠一直隱忍地呆在戰景硯的身邊這么久,前一世更是一直到她離開戰景硯的身邊,她都沒有暴露自己的真面目,那足矣說明她并非是一個沖動行事的人。

    剛剛還被蘇恬刺激得更不能將她生吞活剝了般,這會兒卻又變得好像沒事人兒一樣。

    她重新在蘇恬對面坐下,緩緩道

    “呵,就算景哥哥只拿我當‘妹妹’,那也是他對我真實的態度。你以為你得到了一切,卻不知道,其實你什么都沒有得到。景哥哥現在給予你的一切,都不是真正屬于你的!”

    “你什么意思?”

    蘇恬反問,一雙眼睛警惕地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霍真真。

    她心中不知道為什么涌起了一股直覺,眼前的人接下來說出來的話絕對不會說她想要聽到的。

    可是她又不能不聽。

    “我說,”霍真真笑著,一字一句地道,“你從頭到尾,不過就是一個替身

    而已。”

    不可能!

    蘇恬下意識地想要反駁,可是她卻從霍真真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對自己的嘲諷和鄙夷,那樣的明顯,全然不是假的……

    她的眼神在無聲地嘲諷著她的愚蠢。

    這讓她的腦子轟地——一下,變得一片空白,空得完全忘記了反駁……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2019娃哈哈股票分红了吗 30选5开奖公告 吉林11送5一定牛 最新黑桃棋牌官网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任三走势图 安徽快3 贵州lI1选5任二近期遗漏 四川金7乐开奖号结果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视频 qq麻将大众馆规则 在线股票交易网站 通化大嘴棋牌官方 足球比分直播皇冠比分 捕鱼欢乐炸至尊版 唐朝棋牌游戏平台 北京赛车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