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重生蜜寵:戰少惡妻有點甜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四章 浪費在一個人渣的身上
    許久,蘇恬才平復了自己內心的激動,輕輕放開小品譯,牽著他坐上車。

    一句“媽媽”真的很奇妙,明明兩個人之間的身份并不會因為簡單的一句稱謂就發生什么實質性的變化,但在這一句“媽媽”說出口之后,蘇恬和小品譯兩人之間的距離卻十分神奇地因為這一句話而突然之間變得親近起來。

    就好像突然之間就變成了一對真正的母子。

    坐上車之后,小品譯十分親密自然地就依偎在了蘇恬的身上,不過,小小的他在滿足了自己的心愿之后,還是十分孝順又貼心地想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個親人。

    他忍不住拉著蘇恬的手,問道

    “那……媽媽也原諒爸爸了嗎?”

    他希望媽媽和爸爸兩個人都好好的,他希望他們可以像其他人的爸爸媽媽那樣一直陪著他。

    所以,他希望,媽媽不要再生爸爸的氣了。

    蘇恬不禁一愣,原諒……嗎?

    她也不知道,只是……她知道自己現在沒有辦法離開戰景硯,也沒有辦法將戰景硯對自己所有的好就用一句“替身”來磨滅。

    無論他們之間的開始是因為什么,但戰景硯確確實實為她做了很多,她沒有辦法不感動。

    許久,她緩緩地低笑了一聲,道

    “原諒了,不生氣了。”

    既然霍佩佩都已經不在了,她要是真的同一個已經逝去的人斤斤計較,不是顯得太矯情,也太不通情理了嗎?

    不管是因為什么,但既然戰景硯選擇了她,她也愛上了他,那就……給兩個人一次機會吧?

    只要他能夠慢慢透過那個人的影子,看到她蘇恬這個人,那么也就無所謂“替身”不“替身”了。

    “太好了,媽媽不生氣了。”小品譯立刻歡呼起來,然后又突然問道,“那媽媽明天要陪爸爸過生日嗎?”

    他這一問,弄得蘇恬不由又是一愣,生日?

    她在腦海里仔細想了想,最后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不知道戰景硯的生日是哪一天。

    雖然先前她讓吳管家給過她一份有關戰景硯的資料,但那份資料里只有關于他的喜好和禁忌,并沒有關于生日的信息。

    “明天……是你爸爸的生日嗎?”

    她不禁問道。

    小品譯很是肯定地點了點頭,“對啊,明天就是爸爸的生日。雖然他從來都不慶祝生日,我記得很清楚,就是明天。”

    蘇恬一愣,有些失神,“他……從來都不慶祝生日嗎?”

    是因為沒有人給他慶祝?

    還是因為……戰景硯自己并不想過生日?

    她知道戰景硯對戰家的恨意,更知道他對自己那個所謂的“生父”也有著忌諱,會不會……因為這樣,所以他才不想慶祝生日?

    但是……

    出生并不是他自己可以選擇的,就算大人真的有錯,又和他這個晚輩有什么關系呢?

    蘇恬認真地想了想,最后好似終于下定了某種決心般

    地認真地道

    “那……那我們明天一起給你爸爸過生日,好不好?”

    無論他以前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日,她希望,他今后都能夠坦然而開心地面對自己的每一個人生日。

    因為……那是他出生的日子啊……

    “好啊。”小品譯立刻贊同地拍了拍小手,但隨后晶亮的小眼睛又暗淡下來,疑惑地問道,“可是……我們要怎么給爸爸過生日?”

    蘇恬一愣,也跟著思索起來,是啊,怎么過生日呢?

    她倒不是沒有給人過過生日,只是……她只給女生過過生日啊,男生……如果她的爺爺也算是“男生”的話……

    除此之外,她實在沒有更多的給異性過生日的經驗。

    這么一想,蘇恬才猛然想起,自己前一世無論多么喜歡齊詢塵,竟然連一次生日都沒有給他慶祝過。

    太不可思議了。

    但仔細一想,她才明白,這是因為她太愚蠢了。

    毫無疑問,前一世她之所以沒有機會給齊詢塵過生日,肯定是因為他的每一個生日都是單獨同燕蔚兒過的。

    現在細細回想一下,她才發現,每每齊詢塵過生日的那天,他就總是有事不在她身邊,而燕蔚兒也總是在那一天里找不到人。

    “呵……”

    想到這里,蘇恬不禁暗自嗤笑了一聲,她簡直……太愚蠢!

    不過,現在這一切于她卻是一種慶幸,她很慶幸自己沒有替齊詢塵慶祝過生日,她不想自己的任何一個祝福浪費在這樣一個人渣的身上。

    收起游走的思緒,她又認真地想了想,這才道

    “不然……我們親手給你爸爸做一個蛋糕?”

    其實過生日最重要的并不是什么安排、什么禮物,而是心意和陪伴。

    他們親手為戰景硯做一個蛋糕,應該就可以了吧?

    然后她再親手準備一頓晚餐。

    燭光晚餐?

    要不要把戰母也請過來?

    畢竟“兒的生日,娘的苦日”。

    但想到戰母對小品譯的態度,蘇恬很快又打消了這個念頭,這一次……暫時還是不要了,就舉辦一個只有他們三個人的小小的生日宴吧。

    不過,她相信,總有一天,戰母一定會解開同小品譯之間的心結,真正成為一家人。

    畢竟……小品譯這么聽話、這么懂事,又這么體貼,戰母又是一個心軟善良的人,她怎么可能會不喜歡上他呢?

    只要給他們多一點接觸的時間,讓她慢慢敞開心扉接納他,她肯定就會喜歡上小品譯這個小孫子了。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真正一家人陪著戰景硯一起過生日了。

    蘇恬樂觀地想著,當然,她的這個想法在后來也終成了現實。

    只是,在那個時候,缺席的人卻成了她。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眼下面對她說要做蛋糕的提議,小品譯很快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可是……爸爸會喜歡吃甜的嗎?”

    “誰說蛋糕的意義

    就在于吃了?”

    蘇恬笑道。

    過生日當然最必不可少的就是蛋糕啊,這和“喜不喜歡吃”有什么關系?

    “哦。”小品譯一聽,好像也覺得很有道理,但是……“可是我不會做蛋糕啊。”

    “沒關系,我也不會做,我們可以一起學。”

    蘇恬道。

    她也從沒有做過生日蛋糕,如果康佳妮在的話……不過這種事情也不好麻煩別人,還是自己動手吧,跟著網上教程來做的話,應該不會太難的。

    縱使不能做的很好,至少應該不會太差。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大发PK0登录 杭州麻将下载安装 特马公式表 值得长期投资的股票 北京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大众麻将秘诀 微赚网 六合秒秒计划 澳洲幸运10计算公式 15选5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 重庆快乐10分什么时候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长沙麻将有赖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