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煉荒 > 章節目錄 第三十九章 等汝歸來
    錢寶神宮內,一陰一陽兩股力量,不停的消耗,誕生的九彩霧氣越來越多。直至最后,兩股力量完全轉換成了九彩霧氣。

    這九彩霧氣,從錢寶的眼耳口鼻中飄出,與空中古城相連。此時,異變發生,原本事虛幻的九彩霧氣,變成了一道實質的橋梁,直通天上古城。

    “嗞!嗞!嗞!”

    錢寶體內雷霆力量盡去,凡境十二重的修為再也沒有阻礙,一舉破凡,成為了元氣一重武者。錢寶睜開眼睛,看著九彩霧氣化作的橋梁,他心中有困惑,這兩者相連,好像連通了神秘的力量,接續了冥冥之中的斷層。這一念頭,轉瞬即逝,就被錢寶甩出腦海。

    雷劫已散,眾人不知道錢寶為何而直面雷劫。不過劫后余生,在那浩蕩的雷劫之下存活,也是值得慶賀的喜事。

    “公子!”

    見危險盡去,焉兒梨花帶雨,她看到滾滾雷霆,差點就以為錢寶就此死去。連綿的擔憂,沒有一刻停止,此刻再也不能按捺住心中的大喜大悲,撲到在錢寶的懷里。

    “焉兒,你走開,大哥哥是我的!”

    諸葛曉柒看到焉兒霸占住了錢寶的懷抱,就去拉扯焉兒,只是此時,焉兒如何會放手。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老四,這橋好像可上去啊?”

    王奇抬頭看去,那座古城就隱藏在云層當中。他一腳踏到了橋梁上,踏了一個空。

    “切,看著如此真實,原來只是虛幻的。”

    眾人一一試了一遍,發現所有人都不能走上橋梁。有人還不信邪,飛身而起,就在他快接近古城的時候,一道雷霆落下,嚇得他趕緊躲避。

    這時,所有人知道,這古城有禁忌,根本不可能登上去。

    “去吧,小友,古城當中應該有你需要的東西。”

    陳有道發言,錢寶看了他一眼,才知道之前提醒自己的神秘人就是眼前的老者。而看赤水等人的態度,錢寶也知道了陳有道的身份。

    “師尊,你是說我可以登城?”

    對于錢寶的話,陳有道點了點頭。說完,便轉身離去,離去之時。

    “小友,老夫雖年長幾歲,可當你師尊倒是孟浪了,此事以后休提。”

    錢寶對著陳有道離去的方向一拜,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拒絕收錢寶為徒。不過確實,陳有道對錢寶有指點和救命之恩,也值得錢寶一拜。

    一步踏上橋梁,橋梁就凝實了幾分。直至錢寶登上古城,下面的人已經被云層遮掩,完全看不見。

    這座古城,毫無生機,只有一座門牌。立碑上書,南天門。錢寶看見這三字,如遭雷擊。

    南天門,傳說當中的仙人居所。難不成這世間真有仙人不成?而南天門,還是仙人之首,古仙帝的住所所在。

    錢寶行走在古城的街道上,絲毫沒有感覺仙氣,反而感覺到了死亡的寂靜。

    “這遠古,上古時代到底發生了什么,就連仙帝都滅亡了不成?還是說,此地只是修為高深的人,仿造而成?”

    古城

    當中無一物,打開城內的居所,只是看見一地粉末,所有的器具都已經在時間的長河當中風蝕腐化。這里所有的一切,眼見到的景象,根本不可能給錢寶任何答案。

    “城中有湖泊,還是去那看看吧!”

    錢寶在云層下方,也看到了讓人神往的湖泊,他選擇一個方向,快速的接近古城的中心。

    “嗞!”

    剛沒走幾步,一道雷霆穿過。

    “這是禁制?”

    所幸的是,這能夠激發雷霆的禁制,也在歲月當中損毀,威力已經不足千萬分之一。錢寶很容易的避過,看著這景象,錢寶生出一股英雄遲暮,不復當年的悲哀。

    心中哀怨一起,古城居然揚起一股微風,傳出一首殤曲。等錢寶靜靜聆聽的時候,這殤曲又消失的無影無蹤,錢寶卻不自覺的眼角卻掛滿了淚水。

    “好奇怪的地方。”

    錢寶不敢再逗留,他準備去城中心一觀,就離開此地。此地處處透露出的詭異,讓人分不清真假。而且,只是一道心念,就可以讓人沉淪,實在是一處可怖的場所。

    “這……這是?”

    古城中心,的確有湖泊,可這湖泊早就已經干涸。外面看到的金光閃閃,皆是假象。或許說是迷幻世人的夢魘,這一切都已經不在。

    面對著干涸的巨坑,錢寶發現此處并沒有什么值得留戀的事物。等他轉身的時候,眼角的余光,閃過一絲金芒。

    等他回頭去看的時候,那金芒又消失了。錢寶遲疑的站在高處,往湖泊最底處看去。他堅信,這金光是在這已經干涸的湖泊最底處發出的。他再想,要不要下去觀察一番。

    “算了,不管此地到底是不是名傳萬古的古仙帝居所,還是后人仿照而成的地方,竟然來了,不妨一看。”

    說著,錢寶跳到了湖泊的最底處。并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只是一些干涸發黑的泥土。

    他用手一撥,翻開黑色的泥土,出現了一個褐色的圓珠。正想收起,泥土當中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還真有東西啊!”

    這陣光芒,居然讓錢寶感到刺眼,照射的他,連眼睛也睜不開。等他手摸過去的時候,金光消失,手中多了一物。

    一塊透露著古老氣息,微微泛黃的皮卷。錢寶不知道,這皮卷到底是什么制成的。不過能夠在久經風霜之后,還能幸存于世,絕對不是簡單的物品。

    把皮卷攤開,上面的黑土掉落,這皮卷就像嶄新的一般。如果不是上面流轉著滄桑的氣息,錢寶絕對相信,這皮卷就是今日才制成的一樣。

    “這是地圖?可這坐標是什么意思,難不成這是一張古地圖,而地圖上所標的地點,有寶藏不成?”

    錢寶確定這是一張地圖,只是上面標記的地點他完全認不出來。這或許是上古時代,前輩大能留下的瑰寶,而歲月流轉,整個古城的東西都已經被風蝕,唯獨留下這樣一張古圖,錢寶就算看不懂,也小心的把它收好。

    “這顆珠子,倒也是一件奇物!”

    摸著黑色的

    珠子,錢寶在古城當中又逛了幾圈。發現這里已經沒有存世的物品,就想離開。

    在轉身的時候,身后云層翻滾,一座隱藏的宮殿出現。

    這座宮殿,懸浮在古城的上方,錢寶抬頭看去。

    凌霄寶殿!

    “這,這才是古仙帝真正的住所!”

    熠熠生輝的凌霄寶殿,聳立在古城上方。好像正值壯年的武者,站在空中俯視遲暮的老者。

    的確,失去光澤的古城,就真的想一個垂垂老矣的老者。而光芒萬丈的凌霄寶殿,依然如故。

    凌霄寶殿上,仙音陣陣,仙鶴飛舞,一副錦繡和諧的畫面。更讓錢寶驚奇的是,他居然看到了一道道人影穿梭。

    “那是仙人不成?”

    男女都有,他們的穿著與錢寶看過的皆不同。面容也清晰可見,男子英俊,不失陽剛,女子美艷,不落凡俗。這正是符合了世人對仙人的所有想象,可凌霄寶殿卻登不上去。

    “那是仙帝?”

    男女仙人退去,一個頭戴紫金冠,身披印有五爪金龍的皇袍的男子,端坐在純金打造的皇座上。

    “不對,這凌霄寶殿,是幻影!”

    很快,錢寶就發覺了不對勁。這景象轉換就像流水一般,一時一個樣。如果這是真實存在的上古仙宮,他不應該看到景象流轉才對。怎么可能看的到,凌霄寶殿內的景象。

    正在懷疑這一切看到的都是影像的時候,錢寶手中黑色的珠子,帶著一絲幽芒,向穩坐凌霄寶殿的古仙帝飛去。

    古仙帝手指一捏,黑色的珠子就落在了他手中。看到這景象,錢寶驚愕。只見古仙帝,嘴巴張合,似是在訴說著什么,可錢寶一句也聽不到。

    突然,古仙帝不再訴說。他一雙英目,低頭看來,和錢寶雙目對視。錢寶覺得,古仙帝在和他隔著歲月對視,而這一眼,讓錢包感受的真真切切。

    古仙帝,屈指一彈,黑色的珠子從凌霄寶殿落下,重新回到了錢寶手中。

    “孤,等汝歸來。”

    耳邊如驚雷炸響,錢寶覺得這是古仙帝在和他對話。說話的聲音,字正腔圓,如浩浩蕩蕩的正氣回轉。

    手中的珠子,被古仙帝歸還,似發生了一絲轉變。似乎散發出了生機,一件死物竟然有生機波動,錢寶害怕的想把它扔出去。

    “珠子,難道你還是個活物不成?”

    錢寶扯著嘴角,面容僵硬。他見黑珠子,能夠被古仙帝把玩,從而誕生生機,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辨認這顆珠子了。

    當然,珠子是不可能回答他的。只是在錢寶手中,蹦跳了幾下,就又回歸沉寂。

    “這是鬼物,妖物?”

    錢寶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腳踩空,從古城掉落。

    “有人影!”

    下面等待的眾人看見掉落的人影,赤水一看,便就知道是錢寶。他穩穩的接住錢寶,回到了竹軒。

    空中的古城,因錢寶離開,被風一吹,化作一朵朵云彩,散去扭曲,不顯世間。

    (本章完)
壮志凌云登陆
学生网上兼职赚钱日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app 多人棋牌游戏?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最新开奖 3d彩吧预测 排球比分sub什么意思 篮球架一套多少钱 腾讯欢乐麻将大众麻将胡法 广东11选5开奖记 黑龙江11选5基本 河北燕赵20选5AA 龙王捕鱼下载 850棋牌最多赢多少 股票涨跌行情 波克棋牌游戏平台 快乐赛车pk10归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