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玄幻 > 幻彩鬼影 > 章節目錄 再次離開
    曳散知道娘親也讓自己修煉,為什么什么都沒留給自己,反而把自己支開了。這個信物有問題,曳散一直把地圖跟靈核貼身放在胸前。此時又拿了出來,此時的靈核卻自己動起來,漂在了空中,還發著光,最后掉在了一個小水溝中,這個小水溝在曳散小時候就存在了,一直沒有干涸過。

    “這肯定不是什么要靈的靈核,之前怎么摸都沒反應,現在卻在自家門前有了異樣,說不定是娘留給我的寶貝”曳散在小水溝里,撿起來靈核,此時的靈核還亮著,卻沒有繼續移動,曳散把靈核擦干,放在了胸前,就開始用雙手向著靈核掉下去的位置挖了起來。本來清澈的水立馬變得渾濁了,水里的泥土很軟,所以挖的很快,但隨著越挖越深就有一絲金色光芒發出,曳散知道肯定挖到了,于是加快了速度,等挖出來之后,是被泥土包裹完了,又在渾濁的水中清洗起來,漸漸的泥土隨著水掉落了,拿出一看,是一塊稍微有點扎手的石塊,但是發著光,曳散也不清楚這是什么。

    靈核突然從胸前飛了出來,與這塊小石頭融合在了一起。金色的光芒也越來越亮,靈核徹底消失了,而這塊發金色光芒石頭,也變了,變得圓滑起來,一個圓體還是發著光的。曳散用左手握住,突然就到了手里面,而且沒有停止,融合了起來,曳散感覺左手發燙,真的好燙,直接把整只手臂伸到了渾濁的水里面,但是這些水,不知道是蒸發了,還是到了手臂里,慢慢消失了,還在手臂上留下來干泥,又過了一會干泥也不見了,消失了。曳散很難受,用手打樹,打泥塊,卻感覺不到外物造成的疼,實實在在的是燙的那種疼,慢慢這種疼蔓延到了身體,實在堅持不住了,暈了過去。還好大毛找了過來,其實早就看見了發狂的曳散,只是不敢過來,現在暈了就背了回去,他卻沒感覺到什么痛,一路上倒是累的不行。

    曳散昏迷了三天,這三天不吃不喝卻活的好好的,就是不醒,大毛感覺很奇怪,卻沒有詢問。

    曳散醒來后,身體沒有了一樣,在看了一眼四周,知道是大毛家“大毛,過來”。

    大毛到了曳散的眼前,坐在了曳散旁邊。“干啥?”

    “我這是咋了,怎么到你家了,我不是在我家嗎?”大毛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曳散沒有什么不適,反倒比以前更有精神了。曳散想到那塊石頭呢?我記得跑到了我手里面,我很難受,后面就暈了,那就是說石頭還在我手里面。

    現在為什么沒反應了,曳散也不懂為什么么,反正沒事了,就不管了。“大毛明天我就離開這了,去往外面的大世界,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嗯,雖然聽你說這話,感覺舍不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就希望能與小芬在一起好好過日子就行了”曳散看著大毛,這個從小的玩伴,要說舍不得肯定有的,但有些事不能不去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大毛以為曳散也舍不得“我知道你從小就喜歡當神仙,我也知道這個世界有神仙,你出去了也正好去修仙,找到一位好神仙,找他教你”。

    曳散有時候也想哭,可是他知道哭有什么用,難道給別人看,看笑話。這是眼中的淚花硬是憋了回去,又跑去睡覺了,也不知道為什么沒有感覺到一點餓。

    “曳散,你不吃東西嗎,我這有饅頭可以填飽肚子”

    “我不餓,想睡覺”

    “你可真怪,居然暈了這么多天還不餓,我要是一天不吃東西就已經感覺虛脫了”曳散沒有回應,大毛也就不在言語。以后可能都是看不到的人了,哎!可惜可惜,嘿嘿,找小芬去。

    現在是大白天,曳散也睡不著,看見大毛走了,就拿出來龔老大的手抄功法,修煉了起來,這次修煉竟然完全懂了,不費吹灰之力,也越來越順暢,一會就把秘籍修煉完了,身體也有了一點變化,但并不大,這只是練體的基礎功法,練一些會武功的人也會修煉,也有人不練,感覺太耗時間,不如練步伐武技來的快。就算一些人修煉了,沒有名師指點,到頭來也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想曳散這樣的恐怕天賦異稟的都比不過,曳散感覺還是自己太笨了,修煉了這么久才學會,要是龔老大聽到了,會被氣死吧,早就應該收他為徒了。那份地圖還在胸前,曳散拿出了一看,這地圖早已變樣,只有木子鎮到外域的標志,但地圖沒有顯現完全,外域還有其他地方沒有顯現出來,“這是寶貝呀,這地圖一定是指引我去哪個地方,肯定有東西”曳散想完,就收了起來,又修煉起了功法,到了晚上,大毛回來了,曳散也就睡了,“曳散起來吃東西了,有包子”。“不想吃,你吃吧,我還不餓”“厲害”

    曳散真的睡了,卻不知大毛到了門外喝起了酒,喝了一碗就收了起來,也去睡了。

    這天天亮了,大毛還沒醒,曳散也不想打擾,就自行離開了。大毛做夢了,笑了起來。

    又到了碼頭,等到了吃飯的時候,偷偷的藏了進去。后面曳散也就晚上出來看看到哪里了,也順帶看看風景,其實晚上有風,看著天上的星星,想到了以前娘親給他縫衣服,打他,罵他,照顧他的場景也笑了起來。笑的沒心沒肺,可是笑得沒聲音。后面那表情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了。到了要天亮的時候又去藏起來,沒人的時候就修煉,一天天的修煉,曳散的身體也不一樣了,有了一絲魁梧的外形,但大體來說還是太瘦了,只是有點高而已。

    力量也越來越充足,感覺能把一顆大樹打個大洞。力量是多了,但還不能打斷大樹。力量的增長會帶給一個假象,但這個假象卻可以使出全身的力量發出來,發出來后也就虛脫了。體質不行的都會暈倒,可能還要幾天才會醒來。
壮志凌云登陆
广东麻将游戏 30选5开奖结果 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北京pk10视频 意甲视频直播哪里能看 金七乐今日开奖结果 九游大厅透视挂免费下载 老快3号码遗漏 一分赛车全天计划稳 2019年女足世界杯比分 体彩浙江6+1开奖规则 德甲直播吧 赚钱的网络游戏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血 内蒙古十一选五软件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