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 章節目錄 第146章 要被折磨死了
    厲凌燁倏然起身。

    也濺落了漫身的水珠。

    “乖,等我,我先接個電話。”聽到手機響起的時候,厲凌燁是崩潰的。

    他在心底里暗暗發誓,接完這個電話之后,只要是與白纖纖再在一起的時候,一定要關機。

    也必須要關機。

    否則,他真的要被折磨死了。

    這樣的,無數次的突然間被中斷,真的是要命的事情。

    但是,聽到了手機響,他又必須要接起來。

    不接的話,他接下來做什么都不踏實,也沒辦法全身心的投入。

    那還不如不做。

    之所以必須要接,是因為這個時間段除了洛風,其它的不管是公司內部還是外部的人員從來不會打擾他的休息時間。

    每個人都有屬于每個人的上司,有處理不了的問題就去找上司。

    而這個人也包括洛風,但洛風能找的就是他。

    也是唯一一個會打擾到他的人。

    而如果是洛風,他能想到的讓洛風來騷擾他的只能有一件事,就是那具無名女尸已經有了消息。

    “說。”厲凌燁直接接通,言簡意賅的催促著。

    “厲少,關于那個女人的身份信息還是沒有查到,不過局子那邊已經在加班加點的搜索數據庫了,總能查到那女人是來自哪里的。”

    “別說這些有的沒的,我只要結果,沒結果你打什么電話?”甚至壞了他的好事。

    想到還泡在浴缸里的白纖纖,厲凌燁此刻恨不得剝了洛風的皮,洛風這差點就是謀財害命了。

    “厲少,女人的身份還沒有消息,不過,放在江水中的模特的試驗結果已經出來了。”洛風的聲音越說越低,有些凝重。

    厲凌燁聽到這里,便道:“模特臉上的面具沒有掉下去對不對?”所以,洛風才有些緊張了。

    沒掉落下去就證明溺死在江中的女尸臉上應該是有面具的。

    但是,他們撈上來的那具女尸臉上是真的沒有面具。

    這是想欺瞞誰也欺瞞不了的。

    畢竟,當時在現場可不止他一個人看見。

    全都看見了,女尸的臉上,沒有骷髏面具。

    “是。”

    厲凌燁瞇了瞇眸,這一刻,心底里已然沉重了起來。

    這說明,那具女尸很有可能是替身。

    這世上,有裸替有武替有吻替,但是他還是第一次知道,居然還有死替。

    而這個死替在臨死之前,就應該被人看管住了,也設定了這個死替的命運就只有一個,替死。

    如果不是白曉寧的提議,誰人都以為那個戴骷髏面具的女人已經死了.

    畢竟,那具女尸與那個女人的身高胖瘦體型幾乎一模一樣。

    還有一個最符合特征的線索,那就是女人的長發。

    但現在看來,女尸就是女人早就找好了的死替。

    “解剖一下尸體,確定一下她真正的死因,有結果了,立刻告訴我。”

    如果女尸只是死替,那么她的死因就有很多種可能了。

    有可能是沒落水之前就已經被人弄死了。

    落水不過是做做樣子,讓人以為被替代者是真的已經死了罷了。

    不過,回想一下看到的那具女尸,厲凌燁還是很困惑的。

    這世上,找相同的臉或者很不容易。

    但是找相同的身材和長發,卻完全有可能的。

    不對。

    厲凌燁忽而又想到一個問題,“查一下那具女尸的頭發,是不是本身自帶的。”

    “好,厲少,我去忙了。”

    厲凌燁聽著手機那端‘嘀嘀’的盲音,突然間就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那具女尸身上的長發應該是真的,因為造假沒意義,造假不造假都是早晚要到警方手上的,都要被警方檢查的。

    所以,應該不會造假。

    但是,那個真正的兇手卻很容易造假的。

    弄個假發套,就簡簡單單的扮成了。

    所以,那個人的長發也許就是一個幌子,誤導人的一種特別手段。

    那個人,她也許根本就沒有一頭長發。

    他們一開始就全都被帶跑偏了。

    此一刻,厲凌燁已經徹底的精神了。

    腦海里閃過的東西越多,他越想親自去看個究竟。

    畢竟,那個人的生死直接關系到以后白曉寧和白纖纖的安全,他不能不重視。

    想到這里,厲凌燁轉身就要去穿衣服。

    卻見白纖纖已經穿上了睡衣從浴室里出來了,“厲凌燁,你要出去?”白纖纖一看厲凌燁是往衣柜的方向走,就猜到了。

    “嗯,試驗有結果了,面具沒有掉,那具女尸很有可能是死替,而不是真正的兇手。

    換言之,女尸也是受害者。”

    “所以,你要親自去查個清楚?”白纖纖明白了,其實她也想趕快查出那個女人是誰,她比誰都關心進展,因為這關系到兒子的安全問題。

    “是。”

    “我也想去。”

    ‘別,你別忘了你會有反應的。”看到尸體吐得死去活來那跟著去做什么?

    只能是他照顧她呀。

    再者,那樣的地方,他也不想她去。

    “那我只跟你去,等到了地方,我就坐在車里等結果,我不跟你進去那里,這樣總行了吧?”白纖纖還是想要跟過去。

    要害寧寧的人,必須查出來。

    那孩子遠無冤近無仇,她真的想不出來是什么人要對寧寧一次次的下死手。

    而且人家在暗,他們在明,想想,就覺得恐怖。

    “不行,那你還不如留在家里,我只要一有結果,第一時間打電話給通知你,我保證你比在我的車里等著知道的信息還更多。”

    白纖纖聽著,覺得厲凌燁說的是有道理的,可是讓他一個人去,她就覺得她會錯過了什么。

    “我還是想去。”

    “那行,一起換衣服,馬上離開。”厲凌燁見勸不了白纖纖,也不想浪費時間,帶上就帶上吧。

    兩個人很快就穿好了衣服,也離開了別墅。

    邁巴赫駛往警方停放尸體的地方。

    等坐進了車里,白纖纖才道:“厲凌燁,你幫我分析一下對方對寧寧下手的原因吧,我是怎么也想不出來到底是誰。”

    厲凌燁搖搖頭,“我也猜不到。”

    第一次的,就覺得特別的無力。

    可又完全沒有辦法。

    這才是最讓人無措的地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壮志凌云登陆
至尊棋牌app官方 全民杭州麻将官网 期期精准公开平特一肖 黑龙江22选5奖池 足彩500w即时比分 nba现役球员实力 欢乐大众麻将新版本 疯狂飞艇开奖记录官方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l 开元棋牌app官方下载 十一选五一定牛山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 好运彩3计划 网页游戏真的能赚钱 天津快乐10分现场直播 澳洲幸运10开奖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