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 章節目錄 第193章 緋薄的唇落下
    雖然是認識的女人。

    但是做個游戲,嚇唬嚇唬蘇可也挺好玩的。

    顧景御一直低著頭。

    蘇可一邊重新啟動車子一邊道:“先生是去云集路的終點嗎?”這是乘客上車前下單的目的地。

    顧景御捏了一下嗓子,低聲說道:“不了,我想去青城塔。”

    蘇可一愣,大晚上的去青城塔,那是在郊區的方向,快到青城塔的幾公里路是山路,那段山路路邊并沒有什么人家。

    她一個女孩子開出租送一個男人去那里,大晚上的實在是很不安全。

    蘇可警惕的掃了一眼后視鏡中的男子,其實他剛剛上車的時候,她就覺得他象一個人,可隨即她就否定了。

    顧景御自己有車,怎么可能打車呢。

    又怎么可能正正好好的打到她的車呢。

    這顯然不可能。

    “報歉,我不去青城塔,如果是去云集路就可以。”蘇可只沉吟了一下,就直接拒絕了。

    她可是惜命的,才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搭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手里。

    從她第一天開出租開始,她就很注意自己的出行安全。

    每天從一上車開始,就要接觸到行行色色的男人女人了。

    如果是女人,她就覺得一路輕松,如果是男人,一路上都要一邊開車一邊戒備,真的很累。

    但沒想到,今天乘客一上車,就要改變他下單的路徑,第六感告訴蘇可,這單不能接。

    顧景御眉毛一挑,強忍著笑的低聲又道:“那就在去青城塔的附近,你覺得你安全的地方停車讓我下車就好了。”

    “那也不行。”蘇可警惕的還是拒絕,直覺告訴她,后面的乘空有問題。

    不然,他為什么一直低著頭,不抬頭?

    精神高度緊張的緊盯著后視鏡里的男子,蘇可就覺得這個時候她應該打個電話,跟誰說一下她現在的出車情況,這樣萬一真的要是出了事,也有人可以求救呀。

    “我就要去青城塔。”

    “報歉,我只按先生下的單出行,既然你改變了路線,我只能請你下車了。”蘇可一點也不猶豫的還是直接拒絕。

    原本還想在拒絕男子之前打個電話出去的,結果,在男子這樣強行的要求下,她根本沒時間也沒機會再打出去了。

    顧景御點了點頭,嗯,蘇可的防范意識不錯,不過,游戲才開始呢。

    他忽而一伸手,身高臂長,居然讓他一下子就得手了,“車鑰匙留下,你下車。”

    他就要看看蘇可是怎么應對這樣的突然襲擊的。

    然,顧景御想要檢驗一下蘇可的反應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他忽略了一個事實,開了兩年多出租的蘇可什么惡劣的人沒見過呢。

    所以,對于被侵犯這種事,她早就有所防備了。

    可以說是時時的防備著。

    于是,下一秒鐘,顧景御的尾音還未落,只覺得眼前有什么一閃,隨即,肩膀上一痛,就覺得有肌肉被劃開,鮮血好象流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蘇可不止是一匕首刺向身后的男子,同時另一手還拿出了防狼噴霧,一點也不客氣的就噴向了顧景御。

    “啊……”的一聲慘叫,肩膀上受傷的同時,顧景御的眼睛也中彩了。

    所謂的防狼噴霧說白了就是辣椒水,一點也不浪費的全都噴到了顧景御的眼睛上。

    這一聲,顧景御根本來不及想到捏嗓子,所以,是他本來的聲音。

    再加上這一傷之后,本能的頭就后仰向了后排的座椅,蘇可第一眼看到顧景御的時候,傻了。

    她其實是真的有懷疑過上車的人是顧景御的。

    可隨即就否定了自己荒唐的想法。

    她知道顧景御不久前才買了一輛新車,而且就算不算他的新車的話,他已經開的九成新的車還有好幾輛,有那么多車的顧景御怎么會打車呢。

    所以,她就是主觀上認定了上車的人不是顧景御。

    所以這一刻,蘇可徹底的傻了。

    她實在是沒想到,居然會刺傷了顧景御,還賞了他一瓶辣椒水。

    吃驚的看著他,“顧景御,你忍著點,我這送你去醫院。”

    她要瘋了,她居然就傷了顧景御。

    顧景御懊惱的靠到了椅背上,眼睛已經辣的睜不開了,肩膀上很痛,他另一手摸上去,很粘膩的感覺,留血了。

    “可可,我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很丑?”一定是丑爆了。

    明明是想要酷酷的檢驗一下蘇可的防犯意識,沒想到他完全低估了蘇可的應變能力。

    蘇可出手太快了。

    快的他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連中了兩招。

    “景御,你忍著點,我馬上開車。”蘇可啟動了車子,可是手一直在抖,她從來沒有傷過人,這是她第一次傷人不說,最主要的是她傷的人居然是顧景御。

    天呀,為什么會這樣?

    車子啟動了起來,卻不敢開快,只為,她的手一直抖,抖的車子一直在馬路上劃著S型的曲線。

    這晃來晃去的車身,讓顧景御忍著眼睛上的辣意強行睜開了眼睛,正好看到蘇可顫抖不已的手正攥著方向盤,他立刻道:“我只是受了傷,我可不想死,你把車停在路邊,等確定心情平復了,再開車。”

    蘇可深以為然,只好又將車停在了馬路邊上。

    “景御,是不是很疼?”蘇可慌了,真的從來也沒有傷過人,看著顧景御身上流出來的血,她嚇得不行,扯著紙巾就要去擦那留出來的血,好駭人。

    “你給我閉嘴,給我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平穩情緒,然后送我回公寓。”

    “不……不去醫院嗎?”

    “你想讓人知道你捅傷了我?”顧景御低吼,要是讓他爸他媽知道是蘇可傷了他,那蘇可就完了。

    厲家的老宅。

    白纖纖扶著老爺了下了房車,再把老爺子送到了房間就上了樓。

    累死了。

    還有身上的疼意,一直都是酸疼酸疼的。

    原本在厲凌燁的辦辦室起來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好多了,可是經過這一個晚上的帶傷堅持,現在,又疼的厲害了。

    厲凌燁,她真想他在這里,她又想咬他了。

    推開臥室的門,白纖纖正要走進去,腰上倏的一緊,整個人就被人拉到了一個懷抱里,不等她驚叫出聲,厲凌燁緋薄的唇,已經封上了白纖纖的小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壮志凌云登陆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 股票论坛排名 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 属龙人今天打麻将运 福利彩3d开奖结果 保龄宝股票 秒速赛车平台 中国体育彩票比分直播传统足球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开奖结果 世界杯小组赛比分预测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好玩的棋牌游戏排行 南方双彩3d断组预测 广东快乐10分 11选5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