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 章節目錄 第199章 只值一塊錢的鴨子
    蘇可急了。

    顧景御發燒一定與他的傷有關。

    輕輕掀開他身上被子的一角,落出他半邊的肩膀。

    她親手包扎的一點也不規范的丑丑的紗布露了出來,已經染紅。

    蘇可試著扶起顧景御,她想背著他離開。

    要去醫院,一定要把他送去醫院。

    然,顧景御太重了,他要是不配合,她根本搬不動他。

    蘇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現在看來,必須要叫醒他了。

    “顧景御,你醒醒,醒醒,快醒醒。”四十一度二的高燒,再燒下去會要命的。

    “別吵。”顧景御悶哼了一聲,繼續睡。

    “顧景御,你發燒了,必須去醫院,我挪不動你,你再不醒,我就出去叫保安來把你抬下樓送醫院了,不然,我就打120叫救護車了。”反正,必須要把他送去醫院。

    顧景御這才慢吞吞的睜開了眼睛,“發燒了?幾度?”

    “四十一度二。”蘇可焦急的重復著,原本以為他醒了,她根本不敢對視他的眼睛,可此刻她早就忘了昨晚這個男人對她做過的獸行,一心想著的就是把他送醫院。

    “切,才四十一度二,你就慌了?”顧景御此時已經醒透了,看著床前站著的小女人,慌得已經六神無主了。

    突然間發現,慌亂的蘇可倒是挺可愛的。

    “顧景御,你肩膀上的傷都繃開了,流血了,你快起來,我送你去醫院。”蘇可真想自己是大力士,那就可以直接把顧景御扛走了送去醫院。

    可她連搬他都搬不動。

    顧景御嫌棄的撇了撇唇,“誰說發燒了就要送醫院的,不用。”

    “那要怎么辦?”蘇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處理面前這個男人了。

    但她知道,高燒久而不退一定是不可以的。

    “我餓了,去廚房給我煮點東西吃,嗯,就煮面吧,多加湯,同時,再做一鍋湯。”

    “就這樣?吃了你就能退燒?”蘇可不相信的問顧景御,要是吃這些就能退燒,那各大醫院和藥店就不用賣退燒藥了。

    顧景御翻了個白眼,冷聲道:“不能。”

    “那還要做什么?你告訴我。”蘇可更急,快要被這個男人急死了。

    顧景御漫不經心的看蘇可,他現在就喜歡看蘇可著急的樣子,越看越喜歡,第一次的覺得蘇可挺好玩的,不由得逗她逗上了癮,“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你怎么退燒?”蘇可想砍人,恨不得剜開這個男人的腦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告訴你我也能退燒,不信你就守著我,看我能不能在三個小時內退燒,前提是你要在半個小時內做好我要的面和湯。”

    蘇可轉身就走。

    如果她煮了他要的面和湯,他就能在三個小時內退燒,那她愿意。

    她轉身上的剎那,正好露出脖子上的一顆小紅點。

    顧景御眸光定定的落在那上面,直到蘇可消失在了房間,才悄然的收回了視線。

    大掌慢吞吞的掀開了被子,露出身側被剪了個洞的床單。

    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非兩的感覺。

    蘇可居然是個處子。

    他昨晚沖破那最后一層阻滯的時候曾想過要放手,可當手指滑過蘇可滑膩如脂的肌膚時,到底沒忍住,就把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

    還是在受傷的情況下。

    他真是瘋了。

    可他從來不會委屈自己。

    既然有感覺,那就做。

    他喜歡看她為他擦身時臉紅的模樣。

    他也喜歡她剛剛站在床前為他一臉焦急的模樣。

    蘇可打開了冰箱,有掛面有雞蛋就好。

    還有一些其它的食材,倒是沒想到顧景御的冰箱里居然會備有這些。

    看來,他偶爾應該是有煮飯的。

    就是不知道是他自己煮,還是有阿姨上門為他煮好。

    水加熱,面下鍋,蘇可利落的煮了面,還打了一個荷包蛋,撒上蔥花和肉沫,還有一把小青菜,盛出倒在面碗里,看著賣相還不錯,這才又把鍋里加了水,蓋上鍋蓋,就端起面碗走向了臥室。

    這樣等回來,水開了,就可以煮湯了。

    一腳踢開門的時候,顧景御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坐了起來,被子也丟在了地毯上,而他此刻正一眼不眨的緊盯著她醒來后剪掉的那處床單發呆。

    蘇可臉一紅,手里的面碗差點掉落,不過她很快就調整了自己的呼吸,平穩了心情,只是個洞而已,反正她死不承認就是了,“面好了,過來吃面。”

    說著,她把面碗放在床頭桌上,把筷子遞向顧景御。

    顧景御伸手接過,但并沒有轉身去吃面,而是看著那個床單上的洞喃喃自語,“我的床單好象沒洞吧,這是怎么回事?蘇可你知道嗎?”

    “不知道。”蘇可想都沒想,直接否定說不知道。

    知道了也要說不知道。

    否則,她豈不是白剪了。

    她極力掩飾的樣子讓顧景御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轉身移到了床頭桌前,挑起了一筷子面,一邊吹一邊道:“昨晚我跟你好象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你要是想讓我負責,今天我就跟我媽說訂個婚期,我們結婚吧。”

    說完,面就喂入了口中。

    “呃,不過是一夜情罷了,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年輕人,偶爾擦槍走火做點什么也不過是各取所需,你滿足了我的需要,其實我該付費給你的,嗯,我找一下這就付給你。”蘇可說著,真的轉身去拿過了她的包,然后打開后開始翻找了起來。

    可翻了又翻,她的臉又漲紅了。

    昨天顧景御上她車的時候,她包里的零錢都找出去給其它乘客了,現在就剩一塊錢硬幣。

    一塊錢的硬幣“啪”的一聲就拍在了面碗的旁邊,“喏,付給你了,大家從此兩不相欠。”

    顧景御‘哧溜’一聲,將筷子上剩下的面喂入口中,然后就放下了筷子,用這只還算能動的手直接拿起了那塊硬幣,直接甩在蘇可的臉上,“你家爺我就值一塊錢?”

    “要不,兩塊?我先欠你一塊,等有了就給你。”蘇可手絞著衣角,她虧大發了,明明被這個男人采去了第一次已經夠虧了,這還要虧兩塊錢,越想越不甘心。

    “滾。”顧景御重新拿起筷子開始吃面,如果不是傷口發炎身上發燒身子有些軟,他想追過去狠狠揍一頓這個小女人。

    原本還以為蘇可一定會裝成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求他負責把她娶回家。

    結果,這個女人居然把他當成了鴨子不說,還是一個便宜的只值一塊錢的鴨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壮志凌云登陆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 上海3d开奖结果 五分彩单双怎样买稳赢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26选5几点开奖 led体育比分管理软件 捷报比分下載 甘肃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财神透密二码 广西友玩棋牌 天津11选5开奖直播 天津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比分 qq斯诺克比分直播 浙江11选5一定牛 广西快3走势图一定牛 广西友玩麻将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