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章节目录 番31 一个人的嫉妒能心能这么扭曲
    群里最先讨论的话题是大家的近况。看书阁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狂沙文学网毕业快两个多月了,大部分同学都?#19994;?#20102;工作,互相交流工作心得,伴随着吐槽。

    班长跟吕嘉昕一样是上海人。他忽然提议“上海这边的同学明天有?#31456;穡?#19968;起出来吃个饭吧,我请客。”

    班里有不少本地人,一听说班长请客就欣然答应。也有一些同学表示不满,说这哪里是班级聚会,根本就是“同城交友”,我们这些外地同学就没口福了。

    班长“如果不怕远的话,欢迎前来参加聚会。”

    有同学问“机票报销吗?”

    班长回“你想得美!”

    班长人很好,大学?#21738;?#23545;班里的同学都很照顾,一般有什么事找他,只要他能帮得上忙二话不说就帮你。

    虽然大家都在开玩笑,他还是将聚会的事放在了心上,说“?#38498;?#31561;大家都空闲了,如果愿意聚一聚,我就组织全班聚会。”

    这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男生女生纷纷附和,表示一定会去参加班级聚会。

    但眼下,还是先商量这次的聚会吧。

    班长问了?#24515;?#20123;人愿意来,他统计好名单,方便提前订包厢。

    明天正好是周六,聚会又定在晚上,再加上不用自己掏钱,本地的同学能来的基本都说会去。

    许悠悠忽然问“吕嘉昕不来吗?我记得她也是上海人。”

    随后,有人在群里艾特了吕嘉昕。

    大家都没有再发消息,静静等待她的出现。

    过了好久,吕嘉昕都没出来说句话。

    ?#24515;?#21516;学猜测“这么晚了,有可能已经睡了吧。”

    许悠悠“开什么玩笑,现在才十一点多,当代年轻人有这么早睡的吗?不会是不好意思来吧?”

    群里全体成员?#21834;?br />
    通过文字不?#38376;?#26029;一个人说话的表,但这句话实在太过于剑拔弩张。?#24515;?#29983;?#24187;?#25152;以,发了一句询问?#25300;?#20160;么不好意思?”

    吕嘉昕大?#20132;?#27900;,在班里受欢迎的,好像也没?#20889;?#20986;过不好的事,为什么不好意思参加聚会。

    不止一个人有这样的疑问,那位同学问出来后,其他?#24187;?#30495;相的同学也都表示疑惑。

    吕嘉昕这么久没在群里出声,许悠悠胆子大了起来“还能因为什么,怕被我们八卦她和沈学神的事呗。他们早就已经分手了,她却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让人以为他们还在一起。”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许悠悠话里话外传递出的意思都是吕嘉昕虚伪,霸占着沈学神女朋友的份,让他们不知说什么好。

    吕嘉昕和沈郗谈恋在学校里不是秘密,甚至闹得轰轰烈烈,贴吧到现在还有关于他们的帖子,盖楼都有好几百层了。毕竟沈郗是山巅上令人仰望的存在,那么多女生都?#19981;?#20182;,追在他后,他却跟吕嘉昕在一起了。

    还有一些不甘心的女生,在贴吧里开帖?#28216;?#27784;郗吕嘉昕什么时候能分手,每天在帖子下面签到打卡,只有一句话今天沈郗?#21520;?#22025;昕还没分手。

    后来,沈郗出国留学,吕嘉昕也没有再跟别的男生谈恋,他们都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分手了,还是异地恋。

    这个问题在贴吧里?#20004;?#26159;未解之谜。

    现在听许悠悠这么一说,难道他们真的分手了?

    转念一想,他们就算分手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两人不是普通的异地恋,而是异国恋,关键是这两人的格天差地别,冰与火的碰撞,迟早是要分手的。

    不过,许悠悠是怎么知道的?她的语气未免也太肯定。

    “你怎么知道?”有人问出了大家共同的疑惑。

    “毕?#30340;嵌问?#38388;,听学妹说沈学长回学校了,有人?#37027;?#36319;着他,发现他只是在学校里逛了一圈就走了,根本没去找吕嘉昕。当时她就在学校,沈学长来学校却没找她,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群里再次陷入沉默。

    这么看来,两人确实分手了。不然沈郗千里迢迢从国外回来,来学校不可能不找他的女朋友。

    吕嘉昕看着他们的讨论,因为工作取得好成绩带来的喜悦顿时dàng然无存,此刻的表冷得好像深得沈郗真传。

    许悠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打?#39038;?#30340;机会。

    两人在班里针锋相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以说是积怨已深。

    许悠悠也是真够可笑的,以为隔着屏幕就能肆无忌惮地嘲讽她,料定她?#35805;?#27861;找她算账是吧。

    她和许悠悠的恩怨要从跟沈郗交往后开始说起。

    许悠悠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英语老师规定,期末总成绩包括平时分和考试分数,两者三七分。也就是说,平时分有三十分,期末考试的卷面分数满分是七十分。要想最终取得?#21028;?#30340;成绩,平时的分数必不可少。

    平时分主要包括?#35760;?#30340;分数,上课回答问题的分数,背诵英语课文的分数,还有听写单词的分数等等。

    而负责统计同学们的平时分的就是课代表许悠悠。

    期末考试前两个星期,吕嘉昕想知道她平时分有多少,以此来推算自己期末考试要?#32423;?#23569;分才能达到及格线。反正她也不想评优拿奖学金,对分数的要求不高,能及格不需要补考就?#23567;?br />
    正好是课间休息,她跑到许悠悠的位置。她人没在,桌面上放着统计本。因为上课随时要给各位同学?#21697;鄭?#35768;悠?#31080;?#38543;带着统计本。

    吕嘉昕翻到自己的名字,发现分数出奇的低,才二十几分,乘以百分之三十,等于只有六分多。

    怎么可能?

    她英语很好,上课没开小差?#30446;?#19979;总会举手回答问题,怎么才这么点儿分。

    恰在这时,许悠悠从外面进来,看见吕嘉昕拿着熟悉的本子,?#25104;?#24494;妙地变了。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一把从她手中夺走统计本,像是生怕被她发现什么“你干什么?!”

    “?#32431;?#20998;数也不行?”吕嘉昕皱眉,“你这分数统计得不对吧。课?#27809;?#31572;一次问题计两分,?#19968;?#31572;问题的?#38382;?#19981;止十次,哪怕按十次算,也有二十分了。?#19968;?#21548;写了几次单词,还有背课文的分数。少说也有四十几分,怎么可能才二十几分?你确定没有算错?”

    她微仰着下巴,气势bi人。许悠悠心虚,结结巴巴道“你……你逃了好几次课。?#35760;?#20063;算分你不会不知道吧?”

    吕嘉昕一愣。

    听她这么说,她下意识以为真的是自己的问题。?#35760;?#23601;是通常说的点名,一次未到扣五分。

    自从跟沈郗谈恋,为了陪他,她确实逃过好几次课,其中就有英语课。

    但她想了想,觉得不对,根据室友的报,她逃的那几次课老师都没有点名。不点名?#30446;?#19979;分数是不会扣的。

    不应?#20040;?#22312;她说?#30446;?#20998;况啊。

    吕嘉昕“统计本再给我?#32431;矗?#25105;对比一下其他同学的分数就知道了。”

    说完,她伸出一只手摊开在许悠悠面前。

    她更心虚了,抱紧了本子不肯给她。

    平时同学们想要知道自己的分数都会过来找她查看,她也不会扭捏,但今天她的行为实在太奇怪了。

    吕嘉?#31185;?#27668;火爆,见她推三阻四,怒火?#32972;?#33041;门,伸手就从她手中夺过本子。许悠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手一松,本子和手里一直握着的手机一同掉在地上。

    “你有毛病啊,看个分数都不让……”

    吕嘉昕一边吐槽她,一边弯腰捡起地上的本子。

    手机屏幕却刚好在这时候亮起来,许悠悠心头一颤,连忙弯腰去捡,然而一只手?#20154;?#26356;快捡起了手机。

    许悠悠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后背惊出了冷汗。

    好半晌,她才听到吕嘉昕冷笑道“所以英语课代表是故意的,以权谋?#21073;?#25187;掉我的分数?”

    她的手机屏幕,赫然是偷拍的沈郗的侧脸照。

    小心翼翼隐藏的秘密,终于还是被发现了。

    许悠?#31080;?#20154;当场戳穿了心思,只觉得羞窘死,两颊通红滚烫,仿佛置于油锅之上,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好在上课铃响了,打乱了两人之间僵持的气氛。

    吕嘉昕不?#21152;?#25226;这种事闹到老师面前,把她的手机摔在桌上,低声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

    后来,这件事就私了了。

    许悠悠给她加了分,她骂了她几句“卑鄙小人就会背后搞小动作”,“?#19981;?#23601;大方争取,这么做只会让人瞧不起”。

    事已经发生了,一笔勾销没那么容易。经此一事,吕嘉昕就和她不对付,几乎闹到了全班同学都知道她们不合的地步。

    只是他们不知道她们俩为什么不合。

    现在许悠悠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可以嘲笑吕嘉昕的机会,怎么会放过,恨不得将她踩进泥里。

    就算没人附和她,她也在群里蹦得非常起劲。

    “据我所知,沈学长根本就不?#19981;?#22905;,还不是因为她缠得太紧了,他不胜其烦才答应下来。所以才会一出国就提了分手,搞不好沈学长一早就想好了要跟她分手。”

    “外国语学院的那个系花不也说过,沈学长出国都没告诉吕嘉昕。”

    “正常男女朋友,出国这样的大事能不告诉吗?就是没放在心上,才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吕嘉昕的家境不错,怎么说也算一大小姐,得太?#25300;?#20102;。有句?#38712;?#20040;说来着,tiǎn狗tiǎn到最后一无所有,还真是应验了。”

    喻橙这个修仙党大概是刚看到群里的消息,好脾气如她也忍不住了“长见识了,一个人的嫉妒心能这么扭曲。”

    群里其他人都没有吭声,都在默默窥屏,许悠悠正对着手机洋洋得意,却不料被人突然打断“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非要让我明说吗?”

    许悠悠愣住了,想到喻?#32676;吐?#22025;昕关系好,吕嘉昕知道她暗恋沈郗的事,说不定告诉了喻橙,万一闹得班里人皆知……

    想到那种后果,许悠悠抿抿?#21073;?#27809;有再发什么内容。

    群里这场讨论到此结束。

    看着前面的消息,吕嘉昕怒不可遏,紧咬的唇瓣微微颤抖。

    如果是以前的她看到这些消息,早就跳出来骂许悠悠不要脸。可,那些话字字句句?#24651;?#20102;她心里最软的地方。

    无异于将结痂的伤疤撕扯开来,能看到鲜血淋漓的伤口。

    许悠悠的话在脑中无数遍循环。

    “正常男女朋友,出国这样的大事能不告诉吗?就是没放在心上,才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走出公司,头顶的阳光刺得她眼睛生疼。

    这?#38382;?#38388;她太累了,沈郗也很忙,两人有时候只有早上和晚上问候一声,其余的时间都在忙各自的事。

    也许,她该好好放松一次,彻?#35013;?#36825;个伤?#28907;?#38500;掉。

    吕嘉昕对着太阳长长舒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订了去本的机票。她没有回家,直接拦了?#22659;等?#26426;场。

    以前就想去本玩,一直没抽出时间。

    正好她可以休假几天,?#20040;?#26426;会去最合适。

    ( = )
壮志凌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