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四章特許你做南太太
    第四章特許你做南太太

    晚上十點,喬遷正要睡覺,手機一陣震動。

    接起來,電話那邊似乎有東西哐啷的砸碎聲,還伴隨著小朋友不定時的幾聲嚎啕。

    “哪位?”她忍不住問。

    “喬小姐嗎?”

    喬遷辨認出來,是白天的白彬風。

    “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她看了眼墻上的時間。

    這邊的白彬風簡直手忙腳亂。

    客廳里一片凌亂,餐具、瓷瓶、裝飾品都被砸得稀里嘩啦,肇事者小少爺坐在客廳中間死活不肯起來,這抗議的滿世界皆知。

    手機是免提的,白彬風一邊觀察著四面八方有沒有飛過來的攻擊物,一邊說出自己的訴求。

    “喬小姐,能不能麻煩你過來一趟?”

    說完這句那邊沒有反應,白彬風以為是屋子里太吵,又重復了一句。

    “你現在能過來一趟嗎?”

    此刻要是不平了小少爺的民怨,他發起火來把屋子拆了都有可能。

    別看他個小,倔性和當爹的如出一轍。上一次他無非是從他盤子里夾走了一根生菜,這個“從來不和別人分享盤子里食物”的小太子就爆發十萬伏特,造成了大面積的破壞范圍。

    眼前的喬小姐恐怕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在接通電話的那一瞬間他終于松口氣了。

    卻沒想到……

    “我為什么要過來?”那邊的反應從容鎮定,卻讓白彬風一愣。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么拒絕南家的。

    “因為……這個……”白彬風小心翼翼瞟了一眼旁邊的南弘。此刻散發著冰雕氣質的男人什么都沒說,但空氣卻冷得讓人連呼吸都打哆嗦。

    喬遷的話,他肯定是聽到了。

    “因為……這是我們南總的要求,只有喬小姐你……”

    那邊的女孩打斷了他。

    “這不是你們的家事么?”她的邏輯清晰,絲毫沒被這邊的情況擾亂,“再說,現在已經很晚了。”

    在白彬風快要掉下來的下巴里,電話就這么掛下了。

    嘟嘟嘟聲響起在這個房間里的時候,整個屋子都寂靜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電話那端的人就這么拒絕了?

    南弘在帝都可是無冕之王一樣的存在啊!

    白彬風根本就不敢看身旁的人的臉色,只覺得脊背一陣冰涼,冷汗已經冒出來了。

    好半天,傳來男人的聲音。

    “備車。”

    一路上,打著方向盤的白彬風連一句都不敢多問。按照男人的脾氣,沉默已經是他最溫和的表達方式。

    他按照資料上查到的喬遷的地址一路趕過去,心里只是感慨:沒想到南總也有這么一天啊?

    已經換了睡衣的喬遷正躺在床上,忽然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她下床的時候不放心,特意繞到陽臺舉了一根鐵鏟,這才猶猶豫豫把門開了一道縫。

    門外站著一臉恭恭敬敬、臉上的笑幾乎就要變成哭的白彬風。

    后面的陰影處還站著一個男人,看不清具體的面容,但能感覺出氣場強大,威懾無形。

    但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喬遷一眼就看到了最下方的……

    “小粽子!”

    她驚喜叫出聲,一把把小粽子抱在懷里。

    見到了喬遷的小粽子也一改一路上的抽抽搭搭,破涕為笑。

    看這兩人其樂融融的大團圓的場景,白彬風險些就要懷疑人家才是母子,自己和身后的男人是半路殺出來的。

    “喬小姐,小少爺吵嚷著要見你,我們也是沒有辦法,才找過來的。”有了第一次被拒絕在先,這次白彬風客氣多了。

    “噢,沒事。”見到了小小粽子,喬遷對面前的兩男人也不是這么排斥了。說真的,分別不久,她竟然也挺想念這小朋友的,“你們進來吧。”

    小粽子整個就掛在喬遷的身上,被她抱進了屋子。白彬風眼看小少爺不哭不鬧,也喜笑顏開進屋了。最外面的男人在踏進門檻的時候卻還有片刻的猶豫。一屋子人都進來了,他卻還停留在外面。

    白彬風這才想起來,南總踏進門檻還有諸多的規矩!

    比如要紅地毯鋪地,用特制的水擦拭鞋表面……

    他迅速環視一圈,這屋子又小又亂,看這情形是要挨罵了!

    但下一秒……

    南弘就踏進來了。他只停留了三分之一秒的猶豫,之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的那樣,站在客廳中心。

    白彬風只覺得太嚇人了!南總什么時候這樣過?

    一見到這姑娘,不光連小少爺反常了,大的也一改常態?

    他覺得自家老總站在這兒,像是無形之間把屋子里的空氣都旋轉著旋渦一般地吸盡了。什么話也沒說,氣場卻逼人。

    “兩位坐吧。要喝什么冰箱里有,你們自己拿。”

    喬遷自從有了小粽子,也不關注剩余的兩位了,心思都在怎么逗小粽子玩上。

    說來也奇怪,南氏集團的小少爺軟硬不吃,生人勿近,卻唯獨對喬遷特別信賴。此刻這乖乖膩膩的模樣,完全看不出是個一回到豪宅就制造大面積破壞的皮卡丘。

    “老大啊,你覺得這個姑娘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呢?”白彬風在廚房拿了一瓶可樂,低聲問南弘。

    廚房狹小,外面一大一小的歡聲笑語還清晰可聞。

    南弘眼里的光,意味深長。

    幾分鐘后,白彬風從廚房里面探出一個腦袋:“喬小姐,我們能不能談談?”

    喬遷抬頭:“談什么?”

    白彬風又把頭伸了回去,也不知道窸窸窣窣了什么,又探出來:“你又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我們要怎么答謝你啊?”

    喬遷:“白天我就說了,我的要求就是不提要求。一點舉手之勞。”

    氣氛冷了幾分。

    白彬風擠出笑:“但是我們家老大,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

    喬遷想了想。

    “我沒什么想要的,大概你們只能……就這么欠著了。”

    白彬風的腦袋探了回去,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廚房里面干嘛,幾分鐘后他探出來,腦袋多了一道傷疤:“喬小姐,不然我們達成一個協議。”

    “什么協議?”

    “金錢,實在是太侮辱您了。禮物,又表達不了我們的心意。可是什么都不給,南總不愿意欠人的人情。再加上小少爺離不開你的照顧……”

    白彬風繞來繞去,也不知道到底想表達什么。

    “所以呢?”她問。

    等待她的是一句重磅炸彈。

    “所以,我們決定把無數女孩夢寐以求的大禮送給你——”

    “——特許你成為‘南太太’。”

    幾秒后,喬遷劇烈咳嗽起來!
壮志凌云登陆
7c篮球比分直播 云南十一选五近期的 重庆幸运农场100 河北微乐麻将软件下载 网上捕鱼游戏骗局 哈尔滨麻将真人玩法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500 微信股票散户群 长沙麻将 三同 贵州11选5近20 云南快乐10分 福建31选7任选一规则 棋牌游戏信誉排行榜 3d开奖结果双色球 幸运飞艇冠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