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七十六章畢竟我機智
    第七十六章畢竟我機智

    關鍵時刻,機智感竟然如排山倒海一般地過來!

    她從未發現,自己竟然在編織情節感的時候如此具有天賦!

    “噢噢噢,”江景勝的語氣立刻柔了下來,“那你慢慢來啊,別著急,我多站會兒沒事的。”

    于是,江景勝就真的乖乖站在門口了。

    他掛著耳機,調了一首巴赫的小步舞曲,竟然能沉浸在舒緩而古典的旋律中了!

    而隔著一扇門板,里面的人則忙的團團轉,如一陣陀螺一般不斷地從這里旋轉到那里。

    如果門外的畫風是古典巴洛克,那么門里的背景音樂則是平成昭和奧特曼戰斗小怪獸的BGM。

    喬遷從醫藥箱里抽出了一卷繃帶,哼哧哼哧地往腳上卷。

    終于在卷得差不多的時候,她沖過去開了門。

    門一開,她迅速平復了自己起伏的胸膛,變成了一副剛走過來的帶著迷蒙的表情。

    “你的腳怎么樣了?”江景勝摘下耳機,視線落在她的腳腕上,“嚴不嚴重?”

    喬遷把門開著。

    “進來吧,”她正想走回沙發上,忽然意識到了,變成了一拐一拐地走,“不嚴重,過會兒就好了。”

    “你都這樣了還不嚴重?”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演戲太逼真,還是因為這卷繃帶纏得有點過了,江景勝一副“打死我都不相信”的眼神。

    “趕緊跟我走!”他說,“我們去醫院。”

    “不用了,”喬遷在沙發上坐下來,“真不用,而且我……我今天很累。”

    “很累?”江景勝狐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你今天做什么了?最近你在劇組請了兩天的假,是出了什么事么?”

    什么?

    “我請了兩天的假?”喬遷不自覺提高音量,愣了兩秒發現不合時宜之后,就變回了細聲細氣的病號的模樣,但語氣里的詫異是真的,“我……我自己請的假?”

    “難道不是么?”江景勝疑惑地反問,“聽說服化部的最近忙暈了啊,你不在,人手更是缺得厲害。”

    “可是……導演組不是說……”

    喬遷還想反問什么,最終默默地閉嘴。

    她心里把白彬風撕了一千多遍!

    還騙她說是導演組集體放假!騙她說不用去劇組!騙她說導演良心發現!

    全是扯淡!

    “你的腳怎么了?”江景勝又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她的腳腕上,“你到底是怎么崴的啊?不是叮囑你平時不要穿高跟鞋了么?”

    “不小心就崴的。”她實在不想繼續把話題放在這件事情上了,“對了,你要不要喝點什么?冰箱里有啤酒咖啡和碳酸飲料。”

    “我喝可樂就行了。”

    江景勝起身去廚房,走進去發現鍋碗瓢盆很整齊。

    “你餓不餓?我給你煮點粥?”他忽然探出腦袋來問。

    喬遷隨口:“好啊。”

    廚房里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幾分鐘后,他又探出腦袋問了一句:“定時20分鐘可以么?”

    喬遷回:“差不多。”

    江景勝設置好定時,折回來到冰箱取可樂。

    結果一開冰箱,用力過猛……

    把其中一瓶酒給震下來了!

    哐當!

    酒瓶碎在了地上!

    喬遷的內心簡直在滴血!

    她下意識沖出去,結果沖了一半,猛然反應過來,變成了一步一步小步子地往前挪。

    “哎呀不好意思,我有點……”江景勝正低頭收拾著碎片,抬頭忽然愣了一下,“你怎么一下子……就到我面前了?”

    喬遷只能保持微笑。

    怪她咯?

    要怪只能怪客廳到廚房的距離實在太小,她一沖過去就在廚房門口了,之后怎么小步小步挪都挽回不了現狀了……

    “你剛到廚房的時候我就慢慢走過來了。”她臉上掛著假笑,“所以你沒看到我。”

    “噢……”江景勝思考了一下,“可是你崴的不是左腳嗎?”

    喬遷低頭一看,臉上有點掛不住,迅速改變姿勢。

    “有時候吧……順勢借一下另一只腳的力道,走路更方便點。”

    這種鬼話,連她自己也不相信。

    “噢,好吧。”好在江景勝的腦子比較簡單,竟然沒有過多追究,只是把重心放在了砸壞了她家一瓶酒的事情上,“下次我再過來的時候給你帶一箱好酒。全都是珍藏品……”

    喬遷擺手。

    “不用了。”

    下次你別再來就行了。

    此刻墻上的時鐘已經到七點二十分了。

    喬遷忽然想起,自己答應了小粽子和南弘晚上一起吃飯。

    眼下已經過飯點了,南弘肯定發現自己還沒回來。

    一大一小兩個惹不起的少爺,不會就等在餐桌上用精神意念詛咒她吧?

    自己如果再不回去,還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不用了,這些我來收拾吧。”她搶在江景勝動手之前開口。

    但江景勝不聽。

    他蹲在地上,認認真真把玻璃碎片都撿進垃圾桶。

    “你都受傷了,怎么還能讓你來?這種事情交給我就好了!”

    燈光下,亞麻色碎發的年輕男人有著削瘦好看的面龐。低著頭的時候,頸間的鎖骨鏈也垂了下來。

    喬遷盯了片刻,忽然覺得,拋開這個家伙的本質不談,光從外表來看,確實能擔當的起“萬千少女偶像”的名號。

    她忽然開口:“你是不是從來沒做過家務啊?”

    江景勝抬頭。

    “怎么了,我撿個玻璃你還能識破這些?”

    喬遷笑著搖頭。

    倒不是嫌棄他。而是感慨這樣一個從小到大生活在有傭人的環境中的少爺,竟然有一天會在她的小公寓里低著頭撿玻璃渣滓。估計連他爸媽都沒得到過這樣的殊榮。

    畢竟,誰能想到此刻這個略微有點笨手笨腳的年輕男人,就是當今風靡亞洲,堪比天王的偶像呢?

    “玻璃都撿進垃圾桶里,你走進廚房的時候記得當心一點,說不定還有些殘渣。”江景勝交代,“千萬不能光著腳進來!千萬不行!可能會被扎到,知道了么?”

    喬遷瞪他。

    “你才喜歡光著腳進廚房吧?正常人會光著腳進廚房么!”

    “也是,”江景勝打量一圈,“你廚房太臟了,全是灰。”
壮志凌云登陆
幸运3D开奖 吉林白城吉祥麻将下载 新疆2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宝信软件股票行情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 老11选5 快彩乐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内蒙古11选5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技巧 新十一选五中奖规律 体育彩票天津11选5 熊猫棋牌下载安装 南昌麻将算子规则图 排列3d试机号今天是多少 基金配资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爱彩乐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