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八十三章江景勝的心上人
    第八十三章江景勝的心上人

    “除了藥物,還有其他的東西么?”南弘問得很冷靜。

    “也沒有了吧,都是手機啊,錢包啊,一些必備的用品。”白彬風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噢對了,還有蟹粉燉蛋的外賣,包裝得很結實。江少爺人倒是出事了,打包盒倒是完好無損,說不定現在還是熱的呢。”

    “蟹粉燉蛋?”南弘微微蹙眉,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徒留身旁的白彬風一個勁兒地感慨。

    “你說他買這些的時候,哪里會想到自己會出事啊?可能高高興興打包了吃的,還想著回家帶給女朋友吃,給她一個驚喜呢。老天爺真是會造化弄人,人躺在這兒了,東西還是熱的,怎么看都怎么覺得諷刺。他女朋友要是知道這事兒,指不定該怎么崩潰呢。”

    喬遷默默躲在角落。

    是啊。指不定該怎么崩潰。

    可現在,再多的崩潰,再多的后悔,都無濟于事了。

    那個躺在里面的年輕男人,本該擁有最美好的人生。

    幾個小時之前,他還在她的廚房里手忙腳亂地和一鍋黑漆漆的粥做斗爭。出來的時候,臉上掛著討好的笑,頭上燙了三個小時的發型塌了一半。

    他笑起來明媚,認真起來又無可挑剔。

    這樣的他,在年紀輕輕的時候就成為了全民偶像,享有得天獨厚的資源,本該擁有更好的未來。

    如果他今天撐不過來,她都不知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日子了。

    “找人找得怎么樣了?”那邊的南弘問。

    白彬風:“已經派手下的人在那一帶找了,地方就按照江景勝少爺提供的坐標,東南西北各五條街道全方位調監控。不過因為路面的情況比較復雜,又下著大雨,時間可能還要再久一點。我估計還需要再一個小時才能聯系到他的女朋友。等聯系到了,我肯定第一時間通知她江景勝出事的消息,再告訴她醫院的地址。”

    “不用這么費勁。”南弘輕輕點頭,“他的手機呢?”

    “手機?”白彬風立刻奉上,“在這兒呢。他的東西全被放在這個袋子里。”

    南弘的目光在手機上停留了幾秒。

    “找下他的通話記錄。”

    “通話記錄?”白彬風像是立刻就領會了,“還是老大有辦法,在江少爺的手機里肯定存了那個姑娘的號碼,我直接打過去不就好了?還費這么多心思找人干什么?”

    說著白彬風就開機手機,翻找起通話記錄來了。

    不遠處的喬遷心跳驟然發緊!

    她知道,一旦找到電話,所有的事情就都無可遮掩了……

    “老大,江景勝出事之前,正在和這個號碼保持著通話。”白彬風很快就調出了記錄,“我們和他的通話,是倒數第二通。前后只差了十秒不到。”

    南弘神色未動。

    白彬風認真分析著:“說明我剛掛下江景勝少爺的電話,這一通電話就過來了。按照時間上來看,兩人通話的中途車禍發生了。而且在車禍發生后的半分鐘里,摔在了地上的手機還在繼續保持著通話。那么這個人……”

    白彬風想到這里,忽然驚呼。

    “那么這個人是聽到了整個過程啊!”

    光是想想,這樣的經歷就后怕呀!

    自己不過在“那之前”和江景勝通過電話,得到他車禍消息時都覺得心有余悸。更別提親身經歷了……

    白彬風握著手機,此刻反倒有點猶猶豫豫:“這要真是江景勝的女朋友,應該已經知道了他的車禍了……哎,真是可憐,換做我,應該直接崩潰了吧?”

    南弘的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

    “打一個過去。”

    “現在?”白彬風猶豫了一下,“好的。”

    他把電話撥出去。

    病房里安靜了幾秒。

    喬遷的手心顫抖著,還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就聽到自己包里的手機響起了鈴聲。

    鈴聲原本有一個歡快的旋律。

    可響起在這條沉悶的走廊的時候,這首旋律仿佛被剝去了粉飾的外殼,只剩下單單調調的音符,凄凄啞啞的走勢,宛如在唱一首哀悼的葬歌。

    她能感覺的到,南弘和白彬風的目光,穿過了冰冷質感的玻璃,穿過了層層疊疊的人群,穿過了昏暗漫長的走廊……

    最終,投到了她的身上。

    好半天,她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呼吸聲。

    直到半晌的沉默過后,終于響起南弘細微到幾乎無聲的問話:“……是你?”

    空氣沉默了數十秒。

    白彬風始終睜大著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切。

    等他終于反應過來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機,還不相信似的拿出自己的通訊錄核對上面的號碼。

    難怪這串號碼有些眼熟。

    ……就是喬遷的。

    “喬姑娘和江景勝?”白彬風眼里的震驚始終未曾散去,“怎么會呢?喬姑娘和江景勝?兩人……兩人……八竿子打不著啊!”

    他的目光在喬遷和江景勝之間來回,嘴里還在喃喃著:“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啊……”

    喬遷從陰影中走出來,和南弘四目相對。

    那一瞬間,她承認四肢百骸的血液都倒流了。

    但她不能再繼續怯場了。

    她鼓足勇氣走上去,走到南弘的面前。

    白彬風盯了沉睡中的男人片刻,忽然聯想到了前因后果。

    “難怪……難怪江景勝要買這么多藥,原來是喬姑娘崴腳了……他打包蟹粉燉蛋,這是喬姑娘平時在家里最愛吃的……難怪地址在紫東新苑,原來之前兩人是在喬姑娘的公寓里……”

    這么一想,與之有關的細節越來越多。

    “怪不得我上次開他和喬雪雪的緋聞玩笑的時候,他的反應那么大,還說自己有喜歡的人了……原來喜歡的是喬姑娘……”

    “……以他的資歷原本可以大展拳腳,但卻回國接一個男二的角色……他是為了可以和喬姑娘在一個劇組……”

    “……好幾次大家深夜去唱K,他都是提前離席……說是答應了一個人,以后不熬夜……”

    “……還有上次,我聽說江景勝在空地上放了幾千支煙花,為了祝一個女孩生日快樂……當時沒細想,現在一想,那天剛好就是喬姑娘的生日……”
壮志凌云登陆
广东11选5开奖记 意甲赛程 大唐盛世游戏平台骗局 麻将建房和好友一起玩 九游海王捕鱼下载安装 辉煌棋牌app官网下载 河内5分彩功夫计划软件 广东36选7 甘肃省快3走势图 两分彩全天计划网址 六合秒秒单双计划 那个彩票软件有秒秒彩 卡五星麻将打法技巧 捕鱼游戏赚钱平台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极速飞艇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