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二章掌管生殺大權的人
    第一百一二章掌管生殺大權的人

    兩人從樓頂上下來,喬遷有點醉醺醺了。

    但她非要吵著霸占江景勝的摩托車,甚至連拖都拖不動。

    “川崎H2R?”她眼睛都有點放光了,“傳說中可以把車速提到每小時400公里的車,是不是真的?”

    江景勝手里的傘一抖,立刻就沖過去。

    “那個……別扒拉著了,你已經扒很久了,”他把喬遷的手指一根一根從那里掰下來,“開什么400公里,你開40公里就差不多了!乖,別扒著了,來,我喊放的時候你就放!一,二,三,放!”

    喬遷壓根不理他。

    “放什么放!上車啊!今天晚上正好適合飆車,我倒要看看400kmh的時速是不是名不虛傳……”

    江景勝的手抖得更厲害。

    雨下得越來越大,借著昏黃的燈光他打量了一眼喝得半醉的女孩。她的睫毛被雨水沖刷,貼在臉頰上,分明是一張清清秀秀的臉,究竟是從哪里騰起的這糙老爺兒們的心?

    “別做夢了光290就夠你暈眩吐一整個晚上了,還400!這要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之下才能達到,要是高速下輪胎高溫,爆個胎分分鐘炸飛你!我可不想第二天早上幫你收尸!”

    江景勝說著就要把人扯走,但喬遷非但扒拉著這輛車不肯走,更有直接要騎上去的行為趨勢……

    “好不容易心血來潮,你別這么掃興好不好?”

    她甩開江景勝,就這么神志不清地爬上去了。

    江景勝看實在勸說不動眼前的人,干脆嘆了一口氣。

    “那這樣,我來開,你坐在后面不要動,能不能答應我?”

    路燈下她的眼睛像是小鹿一般濕漉漉的,點了點頭,非常滿意這個交易。

    “真是見了鬼了,我今天為什么要陪你這么瘋!為什么啊!”江景勝仰天嗷了兩嗓子,實在是心有不甘,“我一世英名,沒想到最后還是要毀在你這種小丫頭片子的手里!嗷!!!”

    夾雜著悲憤、不甘,還有種種比較復雜的情緒,江景勝最終不情不愿地驅動車,穿過這個雨夜離開市區。

    喬遷就坐在后排,戴著盔帽,臉上的表情介于乖巧和懵逼之間,一時半會兒倒也安安靜靜,沒惹出什么別的事情來。

    等到了郊區,夜色更濃郁了,路上只剩下這輛摩托車在夜晚中穿行。

    喬遷的盔帽磕在了前排江景勝的后背上,終于忍不住出聲問了一句:“能不能快點,你開的是多少碼?20嗎?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坐在了自行車后座上……”

    她說得模模糊糊,江景勝氣得大罵。

    “你安分點吧!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再讓我多聽到一句抱怨,直接把你丟在田野上!第二天變成一朵被雨打透的黃花菜!”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威脅比較有用,后面的人居然沒再吭聲了。

    江景勝透過后視鏡望過去,發現喬遷的樣子似乎是……睡著了?

    這都能睡到!

    江景勝此刻真是氣得說不出話來。

    一整個晚上舍命陪君子,從酒吧出來后爬了環球中心的頂樓,從頂樓下來后又開摩托車到了幾十公里外的郊外,這忙前忙后,此刻都快要折騰到天亮了吧!

    結果這個始作俑者,居然就這么輕巧地……睡著了?

    江景勝在心里罵喬遷沒有良心,這個晚上過得那么瘋狂,指不定會不會有誰認出了他和喬遷的身份,他本來就和喬遷傳著緋聞,要是被路人認出來隨手引發話題,事情估計就更大了。

    公司那邊他倒是完全沒放在心上,江景勝的第一個反應卻是,如果南弘也看到了這條消息,臉上會是一個什么樣的表情?

    “靠,”他罵了一聲,“這個時候,我想南弘干嘛?”

    他趕緊把腦海里的念頭給甩掉。

    讓他沒有料到的是,下一秒,在距離他前方幾百米的位置,一輛打橫的車就這么直接沖了出來,帶著王者一般的氣勢,融合著黑夜的顏色,像是要生生把他攔截!

    江景勝腦海里警鈴大作,立刻一個急剎車

    突如其來的急剎車,讓輪胎在黑夜中發出了刺耳的摩擦的聲音。尖銳的聲音整整持續了好幾秒,輪胎在地面上摩擦發出的火光都清晰可見。

    最后一個關鍵的時刻,他把方向打轉,打橫停在了來車的面前。輪胎的表面泛著一絲絲的熱氣,刺耳的回音聲似乎還在夜空中回蕩著。

    如果要仔細比較,會發現兩車的距離不超過十厘米!

    “該死!”江景勝在心里罵,“不會又是來了一個酒駕的吧?”

    要是當時他的反應慢了1秒鐘,恐怕這個時候早就已經撞過去了!他腦子里都能想象到兩車爆炸產生的蘑菇云!

    “到底什么情況啊!會不會開車啊!”江景勝的第一反應是去看后面的喬遷,看看她有沒有出事。

    好在后面那個姑娘啥事兒沒有。

    她意識模糊地趴在他的后背,像是壓根就沒有感覺到剛才發生了一件多么驚險的事情。

    江景勝松了一口氣,把她伏下來用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頭,同時看向對面那輛車的時候眼神中帶了幾分的冷意。

    “趕緊下來解釋清楚!”他開口。

    遼遠的夜空之下,大雨滂沱而來。

    曜影BckBadge就這么靜靜矗立,仿佛隱匿于黑夜,又仿佛等待著天際的第一縷曙光。

    意識模模糊糊的喬遷抬頭,隔著玻璃盔看了一眼:“哇,好奢華。”

    說完她就重新睡過去了,像是壓根不用為自己的話負任何的責任。

    ……沒錯,很奢華。

    深邃的黑色車漆,讓整個車身泛著一種介于啞光和半啞光之間的光澤。這種光澤映襯著滂沱的大雨,想是要在雨幕中突然殺出什么讓人猝不及防的暗器。

    它就這么停在這里,不管周遭的環境如何,它依然自顧自地莊重而優雅。

    江景勝看著車頭處用黑色材質打造的歡慶女神,眼角一跳,忽然有了不詳的預感。

    這個車,該不會是……
壮志凌云登陆
天天红包赛能赚钱吗 今日涨停股票名单 豪天棋牌? 血流麻将倍数说明 山东11选5五走势 广东欣欣麻将下载app 重庆快乐农场走势图 平特一肖怎么买的? 豪利棋牌最新下载 辽宁十一选五500期开 3d预测总汇专家预测 闲来广东麻将官方版 广东快中彩开奖结果 海王捕鱼修改器 欢乐棋牌游戏下载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遗露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