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八章半成品
    第二百二八章半成品

    薄薄的支票上有一個潦草的簽名,上面莫名多出來的一個“0”讓他整個人險些就沒有穩住。

    男人抬起頭,眼神里有些不敢置信。

    “十……十倍?”男人開口。

    斐珍點頭,臉上還帶著和剛才一樣禮貌的笑意。

    男人震驚了:那個站在門外,隱沒在黑暗中的神秘女子,居然出了高于十倍的價格拍下這件作品?

    “這……這……這……”

    男人這么多年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此刻不免有點震驚了,不知道究竟是該收還是不該收。

    這該是一個怎么樣的人啊?

    斐珍看出了對方的顧慮,開口:“那位設計師才華橫溢,而您有伯樂眼光,兩者缺了任意一條,今天這件作品也不會被有緣人覓到——說起來,我們還應該感謝你呢。”

    站在門外的喬遷心里悄悄飄過一行字幕。

    說的真是好,比教的還好。

    前一刻還在她耳邊念叨這件作品不值,下一刻就能擺出官方臉譜,把話說得跟真的似的。

    她決定了,以后這種事兒,都要找斐珍出馬。

    果然,男人聽了非常激動,連忙把衣服包裝起來,雙手奉上。

    這個時候他顯然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斐珍接過衣服,也并沒有多做停留,拎著包裝袋就轉身離開,朝著門外走去了。

    老板急忙折返到后臺,似乎是想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設計師。

    斐珍走到月色中,把手里的袋子搖了搖,笑著問。

    “滿意了?”

    喬遷撫摸了一下她的假發,看著那根根像是打過蠟一樣的發質,臉上的神情帶著一種莫名的慈祥:“滿意了,回去吧。”

    兩人才走出來沒幾步,后面忽然追出來一人。

    “等一下!”后面的人喊。

    喬遷抬頭,發現是個年輕人。

    對方是這件作品的設計師,可身上的穿著平淡無奇,神情上帶著滿是“疲憊”兩個字。

    如果不是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只是看到這么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恐怕喬遷和斐珍誰都不會料到對方居然還是做時尚的業內人士。

    在她們印象中,品牌設計師至少也要像是奈爾森那樣的吧?

    兩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對眼前的這個設計師有了一個大概的判斷。

    “兩位等一下!”

    對方的情緒似乎還有點激動。

    “感謝兩位的知遇之恩,”對方開口,“其實剛才的作品還不是我最出色的作品,如果兩位有需要的話……”

    斐珍明白過來對方的意思,上前一步:“如果我們有需要再聯系你——您留一張名片吧?”

    年輕設計師愣了一下:“我沒有名片。”

    “你……”你沒有名片?

    這下斐珍沉默了,一時半會兒摸不透對方究竟是怎么樣一個套路。

    “這樣吧,我把我的聯系方式抄在一張小紙條上?”

    對方唰唰唰地抄好,遞過來。

    斐珍接過來,在月色下稍微一晃。

    上面只寫了一串枯燥無趣的數字,連個基本的姓和名都沒有往上面加。

    斐珍:“好,這是我的名片。”

    雖然對方只遞過來一張有點皺巴巴的小紙條,可斐珍出于禮貌,交換了一張自己的名片。

    “我們走了。”她說。

    說完轉過身離開。

    年輕設計師本來還想說什么,但最終什么都沒說。

    他看了一眼一直隱沒在后面的人。

    自始至終喬遷都沒有踏出過夜色一步。月光和附近昏暗的燈光在她的身上交織成一團。

    年輕設計師默默注視著兩人的背影,最終也轉身離開。

    回去了之后的喬遷并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身上。

    斐珍原本要把那張皺巴巴的紙條塞給她,她說:“留在你那兒吧。”

    路上兩人開始討論,斐珍再一次中肯地給出了自己的建議:“看他的樣子也很年輕,應該是新出道不久,這件作品要不是借鑒了其他人的風格,要不就是背后有個大師?”

    喬遷已經把好奇心給收回去了。

    路上被冷風一吹,她忽然覺得,以后消費要理智。

    “我都有點后悔了,平白無故加個零干什么?”

    斐珍一改刻板的形象,笑得前仰后合:“我就猜到你會后悔。”

    剛才她那是腦子一熱,一個念頭就把這件衣服高價給拍下來了。現在回過神來了,忽然有點心疼自己大出血的荷包。

    “你沒看到那老板簡直要熱淚盈眶,把你當成救命恩人了么?”斐珍安慰她,“裝都裝完了,你現在收回已經來不及了。”

    喬遷:“……”

    回去之后,她找了一個假模特,按照在展會現場的那樣,把這件衣服重新套在了模特的身上。

    她花了一些力氣,把模特放在臨靠窗的位置,旁邊還給它打個暖色的燈光。

    “別說,一在這里多個擺件,格調就上來了。”她輕聲評論。

    她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喝咖啡,觀賞落地窗外的夜景的同時,打量著旁邊的模特的禮服。

    這件禮服帶有刺繡的工藝,雖然是歐美款的設計,可加上日式仙鶴刺繡,竟也不覺得不倫不類。元素并不刻意排列出來,但是融合在一起,渾然一體。

    當天晚上就這么折騰過去了。

    第二天照樣是一早趕到秀場的后臺。

    早起的斐珍顯然沒怎么睡好,臉上掛了個黑眼圈:“為什么才到第四天?我都覺得可以結束了。”

    這天完工之后奈爾森熱情地要來喬遷家做客。

    他的品牌作品在第一天已經展出完畢了,之后的幾天對他而言都跟逛游樂園一般,帶著參觀的心態。

    比起喬遷在后臺忙得雞飛狗跳,奈爾森常常愜意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用字正腔圓的倫敦音調和那些外國模特們聊天。

    這天他估計實在閑不住,再加上邀請喬遷加入他的工作室的熱情未減,于是跟著來到她家做客,一進門看到放在落地窗旁的假模特,臉上忽然露出了詫異的神情。

    “這是昨天展會結束之后,我在附近一個小型拍賣現場買到的,設計師沒什么名氣,但作品有一點靈氣,”喬遷倒了一杯咖啡,“奈大師,以你業內人的眼光,你覺得怎么樣?”

    奈爾森專注地盯了這件衣服片刻,開口。

    “這是一件半成品啊。”
壮志凌云登陆
福建体彩31选7选号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固定走势图 5分彩定位胆骗局 棋牌麻将德州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跨度走势 亓和彩一肖公式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 财神捕鱼app下载 吉祥长春麻将手机版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百宝app 广西快乐双彩 皇冠比分h1133 内蒙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 在互联网上怎么赚钱 赢乐棋牌亲友圈代理 极速飞艇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