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五章瞞天過海
    第三百三五章瞞天過海

    幾分鐘后,里面的模特魚貫而出。

    當第一個人走出來的時候,眾人眼里的表情從一開始的詫異,漸漸轉為了驚艷。

    “這,這……”

    好半天,大家都沒說出什么話來。

    眼前的景象,根本不能單單用“好看”來形容了。或者說,它不是一種嚴格意義上的好看,反而有點超脫綱常倫理,變成了一種挑釁的、鋒利的美。

    “這個選手的實力不容小覷啊。”

    一個評委湊到另一個評委身上,小聲開口。

    另一個評委微微點頭。

    “確實,沒想到還隱藏了這么大的黑馬!你怎么看?”

    他轉向了坐在最左邊一直悶聲沒有開口的一位評委身上。

    這位評委只是把目光投向舞臺,并沒有開口說話。

    舞臺上的景象,斑斕,艷麗,都透著說不出的壓迫。

    “你們看,這些走出來的模特已經不僅僅是衣架子,這些成衣賦予了她們新的感覺,傲慢,孤高,舉手投足之間帶著風情,又帶著嗔怒和驚艷,好像是一群在戲園子里的戲子們。”

    “沒錯,她們的妝面也帶著戲子的元素,眼瞼的鉆飾好似為愛情得失而留下的淚珠,又彷佛象征著想要銘記的決心!每一件衣服都是有故事的啊!”

    “古典的皮囊,摩登的生性,用這樣的角色詮釋每件作品,實在令人感到震撼……”

    兩個評委很激動,手已經放在了通關鍵之上,顫抖著隨時想要拍下去。

    就連主辦方的負責人都在一旁喃喃道。

    “髦兒戲園里的戲子們眼神里都是戲,多情是她,戲虐是她,打破桎梏的也是她,太美了,動人得讓人幾乎想要落下淚來。”

    東郭此刻隱沒在觀眾席中,觀眾席上一片黑暗,周圍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氣的聲音里,他顯得格外鎮定。

    乍一看過去,發現東郭把目光投向了舞臺之上,似乎正在全神貫注地看燈光下的那些作品。

    但只要稍微離得他近一點,你就能感覺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連帶著指尖都在微微顫抖。

    “怎么了東郭?”她和斐珍不約而同地問。

    東郭辛搖搖頭:“沒什么,只是作為觀眾,坐在舞臺下看自己的作品被打亮,璀璨生光,就有一種……所有努力都值得了的感覺。”

    這種感覺別人或許不會懂,但作為陪伴東郭完成了這一系列作品的斐珍和喬遷大概能懂一二。

    事實上,要不是此刻這里還有好多人在,東郭就算嚎啕大哭起來,她們也絲毫不覺得意外。

    視情況,可能還會給他抽一張紙巾過去。

    “太美了……太與眾不同了啊……”

    這邊的主持人愣了好久,看著這些魚貫而入,魚貫而出的女郎們穿梭在舞臺之上,每一件作品都帶著視覺上的震撼。

    節目組導演在下面舉了牌子,做起手勢,好半天主持人才反應過來,輕咳兩聲,開始念起了臺本。

    “這一組作品,是由新銳設計師Don獨立設計的,天馬行空的構圖,高飽和度的靚麗色彩,再加上鮮艷蓬松的元素拼接,通透的妝感與夢幻斑斕的舞臺,整件作品的飽和程度相當高!只是一出場,就帶給了我們巨大的震撼!”

    臺下回過味來以后,早就議論紛紛。

    “太漂亮了,這么一對比,我發現竟然和mango的作品不相上下!”

    “沒想到這一次的復賽里還殺出了這樣的黑馬,本來還以為沒什么看頭了呢!”

    “這下肯定能通關進決賽了吧?說不定在決賽里,還能看到這兩位設計師進行一番拼殺呢!”

    觀眾席上一致露出驚艷的表情,而兩位評委也是紛紛贊賞,毫不猶豫就按下了通關鍵。

    巨大的綠燈在大屏幕上亮起,主持人很激動:“評委們都給出了通關的意見,那么恭喜這位——”

    話還沒有說完,主持人忽然愣住了。

    觀眾席上也發出了一片驚呼聲!

    就在一秒以前,兩個巨大的綠燈旁,亮出了一個不合時宜的紅燈!

    紅燈如此刺目,像是一塊死亡停牌,幾乎讓所有人呼吸一窒。

    怎么會這樣?

    眾人面面相覷:“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不讓晉級?”

    “之前那么多拖泥帶水的作品,評委們不是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他們過了嗎?”

    觀眾們不解,連帶著主持人也愣住了。

    主持人就這么站在臺上,不上不下,只能生生扯出一個干笑。

    “評委老師,您的意思是……?”

    那個坐在左邊的評委帶著金絲邊眼鏡,之前并沒有過多參與其他選手的作品,也沒發表什么見解。此刻這么一個碩大的紅燈,終于讓他本人正式進入了公眾們的視線。

    “這一組作品的風格,和上一組mango的作品風格太像了,”這位評審面無表情地開口,“我想請問背后的設計師,既然你有這么深厚的功底,為什么之前一直籍籍無名?也沒有代表作?”

    一片漫長的沉默。

    主持人:“那評委老師,您是覺得?”

    評委冷哼了一聲。

    “就算是比這組作品更差點的,更稚嫩的東西,也絕對能成就他的名氣。可他既無代表作,也沒有之前的作品,我在圈內這么多年,從沒聽過這個年輕人的名號,他卻一上來就出了一道如此驚艷的作品,這讓我覺得非常疑惑,畢竟實力不是一天一蹴而就的,而是長年累月形成的。”

    言下之意已經非常明白了。

    觀眾席里瞬間一片嘩然。

    剩下的兩個評委面面相覷,還沒想到應對的策略,就聽到媒體席里忽然站出一個記者。

    “評委老師說的對!這兩組作品的風格實在太近了,連我這樣的外行人都看出來了!那個什么Don,該不會是在抄襲mango的作品吧?”

    又是一片嘩然!

    “抄襲mango的作品?”

    “也有可能哦,畢竟mango是大師了,很多年輕人都借鑒他的風格……”

    “而且我也發現兩組作品中在神韻里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總不能是巧合吧?”

    記者冷笑一聲,提高音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設計師的膽子也太大了!在同一場比賽里,居然還抄襲競爭者的風格!要不是恰好抽到了最后一位,兩組作品隔得很近,一下子就被對比出來了,他還打算瞞天過海,抄到決賽去嗎?”
壮志凌云登陆
今晚足彩比分预测 通化市大嘴棋牌官网 5分3D计划 8波比分备用网 娱网棋牌大连打滚子新版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微信推出理财平台 _真人百家乐 上海选四基本走势图 星悦麻将 幸运3D安卓下载 14042期足彩即时赔率 000725京东方 天津麻将技巧要点口诀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下载 快乐10分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