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一章不該問的別問
    第五百一十一章不該問的別問

    和他在一起不能聊太過關鍵的話題,否則會把自己繞進去,從車子入手,總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了吧?

    “是嗎,”男人不動聲色地回復,視線一直放在導航上,壓根沒正眼往她這里瞧一眼,“那比起南弘的,你覺得怎么樣?”

    “……”

    喬遷一時語塞,話題又被這樣聊死了。

    整個對話就這樣反反復復地進行,喬遷至少開啟了不下十個話題,最后全部都被身邊這個男人一句話攔截住。

    他的小情緒是發泄得開心了,可苦了副駕駛座位上的人。

    可她也是有小脾氣的。

    “如果沒有記錯,這可能是我們在國內的第二次見面,按理說,我們之間可沒什么偏見?”

    “別人可以沒有,你……”男人微微用余光打量了她一眼,薄唇開啟,“……未必。”

    “……”

    她把車內的音樂關掉:“我們開門見山吧?”

    她問出心中疑惑。

    “我們之前見過么,是熟人么?為什么你身上總是給我似曾相識的感覺?”

    沉默來不及再過多發酵,車子忽然一聲剎車,直接就停在了原地。

    現在車子所處的位置是在馬路中間,左側車道和右側車道都有擁擠的車流,此刻正排著隊依次向前開。他這么一停,直接占據了路的一大半。

    后面的車此起彼伏按著喇叭。

    殷明就一個剎車,停在了事故易發路段,單單用一輛車堵住了周圍幾十輛車的路。

    不挪不動,裝死待用。

    沒有料到一向克制的男人會突然這么性情,喬遷的心里其實也有一點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該在殷明開車的時候說這些話,她也沒想到這么簡單的一段話竟然會引起對方的反感。

    她的問題是她心中的疑問,雖然有一點逾越了,問了點不該問的,但并不代表她錯了。

    現在,她依然保持沉默不想這么快就對殷明低頭。于是兩個人各自看著玻璃窗外的前方,沒有任何對話和交流,仿佛時間在這里是靜止的。

    但后面已經排起了一場隊的長龍,幾十輛車子整齊劃一閃爍著紅燦燦的尾燈,一個勁的喇叭催促。

    “哎前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啊?不會是出車禍了吧”

    “不知道啊?怎么突然停住了?我還趕著急事兒呢?”

    跟著他們最近的兩輛車開始按喇叭,但是按了好幾分鐘,發現那輛車還是裝死的狀態,干脆爆粗口了:“能不能快點兒啊?堵在車道上是什么意思啊?”

    “知不知道不能臨時急剎車啊?萬一撞上來怎么辦?”

    這么你一言我一句,后面的師傅們已經積攢了非常多的怨氣。

    但即便后面已經鬧成了一鍋粥,對于殷明來說,仿佛清凈的空間依然不受打擾,自己就像是在冥想發呆或者是欣賞四十五度抬頭的天空,狀態很從容。

    一旁的喬遷確實有點坐不住。

    “我們馬上開。”

    她解開安全帶探出了一個頭,對著身后的各位司機們致意,示意大家不要再吵了。

    接著,她捅了捅身邊的殷明,語氣也是不樂意:“愣著干嘛?”

    殷明沒有說話,仿佛是在等待她先一步妥協。

    他確實成功了。

    這辦法奏效。

    “我以后盡量不會問一些我不該問的,這樣行么?”

    喬遷一邊道歉,一邊心里碎碎念著,今天出門確實有點倒霉。

    殷明依然沒有動。

    后面的喇叭聲再次催翻天了。

    喬遷簡直快瘋了。

    這樣都還不夠?

    什么是成功人士,今天,她算是領略了。

    “除了今天這件事,以前我對你的態度好像也不怎么好,之前有任何得罪的,對此我一并鄭重道歉。”

    她誠懇道歉,說得把自己的雞皮疙瘩也掉了一地。

    結果,后面的司機師傅們看到前面的車緩緩移動了。

    雖然移動得非常緩慢,但也算是一個不小的進步。大家趕緊進了車門。

    接著,也不知道為什么,車子又停了。

    大家立刻停車鉆出來。

    “怎么回事,怎么車子又停了?”

    “不知道啊!”

    “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靠不靠譜啊?”

    喬遷轉身怒瞪著身旁的人!

    對此,殷明的反應相當淡,只是微笑了一下,開口:“你剛才說的是真心的么?”

    喬遷:“……”

    她盯著黑暗中那寶藍色的絲巾,語氣冷淡,違心說,真心的。

    外面的司機翹首等待著,巴不得這輛車可以從地縫里忽然掉下去。

    眾人伸著脖子看了好久。

    過了一會兒,也不知道里面的人交涉了什么,總之車子又緩緩地發動了起來。

    就在大家想要鉆進車子里,但是還沒有鉆進的時候,這輛讓人生無可戀的車,竟然再一次停住了。

    停得非常死,一副此生不會再開了的架勢。

    “我去,什么情況?”

    “找死啊,信不信我找把斧頭砸了你?”

    “開豪車了不起啊?欺人太甚啊!大家集資一起砸了這輛車啊!”

    外面的人沸沸揚揚,里面的人優雅自若。

    “但是我怎么覺得,你的語氣不甚良好?”

    喬遷:“……”

    后視鏡里,車尾早已炸開鍋了。

    可這輛車就仿佛連同此刻那個傲嬌的主人一樣,稍有不順,就擺出臉色。

    “老婆啊,今天晚上我回不去啦!遇到了一個變態!”有一個司機這么打電話給自己家里。

    剩下的長排的隊伍里的人也紛紛效仿,一時間各人都打起了電話。

    “媽啊,我一直沒告訴你,其實我把銀行卡藏在暖氣片后面了!”

    “啥?我媳婦兒要生了?男的女的啊?”

    大家家長里短的片刻,還沒感慨完人生,前面的車子又動了。

    這一次它是真的開動起來了,并且快速上了路,駛離了車道。

    “沒事了老婆,我現在就回家!”好不容易珍惜住眼前機會的老師傅立刻丟下手機,上車開始發動。

    就見前面車子的速度極快,仿佛心情極好,一下就沒有了蹤影。

    車子里重新放起了音樂。是非常舒緩的歐美節奏,竟然讓喬遷聽著聽著就萌生出一種睡意,然后緩緩地睡了過去。
壮志凌云登陆
福州麻将规则胡法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 15选5 特等奖 熊猫麻将四川血战到 新疆25选7预测 大众麻将怎么玩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跨度走势 江苏7位数走势图新浪 北京麻将小游戏 黑龙江22选5开奖 qq麻将规则 篮球过人技巧 打麻将天胡是什么兆 老快3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