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隐婚蜜爱,高冷老公捡回家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第章大结局
    第五百一十九章大结局

    众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而此刻的纪雅儿也微微错愕了一下,目光从左边阵营的人落到了右边阵营的人,来回打量。

    在经历了这样一个混战之后,谁都没?#31995;剑?#31455;然是她的话提点了大家。

    “没错,只要鉴定报告放在你面前,你就?#25442;?#35828;了吧?”南老爷愤愤开口。

    老夫人也立刻挥手做了一个鉴定。

    “好,那我们说做就做,小宝,我也要让你看清楚,这个人并不是你所谓的曾外公!你跟他们乔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医院里。

    走廊上的长椅挤满了一众家属,等待的间隙,纪雅儿轻轻拨弄着自己的指甲,调侃的眼神望着乔茂学。

    “乔老爷子,您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了,怎么在这种时候还连点基本的道理都摸不清楚?小宝是从小就养在南家的,一直以来都被保护得很好,这点您肯定知道。?#24444;?#23545;此胸有成竹。

    乔茂学不出声,静静地坐着,望着鉴定室的方向。

    可是一旁的乔迁?#34892;?#22352;不住了。她知道这件事情都是自己的不对,也是由自己的错误而引起的。

    说白了,当初她要是没借走小宝,或者和南家的人事先打个招呼,事情的一切也?#25442;?#38393;都如今的地步。

    她走过去,深吸一口气,微微低头和两位南家长辈道歉。

    “对不起,阿姨,叔叔,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请你们不要怪罪我外公,也……”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老夫人冷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的?#26377;?#25105;没有看破吗,这么三两句话的道歉还有什?#20174;茫?#31561;鉴定报告出来,我要?#20204;?#32769;爷子哑口无言。”

    “以及从此和我们南家保持一定距离。”纪雅儿补充了一句。

    乔迁握在两手的拳头无声攥紧,但对上两位长辈脸上一片冷漠的冰霜,以及纪雅儿脸上?#20197;擲只?#30340;表情,最终还是松开来,什么都没有说。

    南弘站在一旁,半张脸靠在墙壁上晦?#30340;?#36776;。

    他低声和一旁的白彬风交代了几句,白彬风?#24853;?#22836;,正要转身交代下去办,大门却在这个时候推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走廊上。

    他一出来,所有?#35828;?#27880;意力都唰唰落在了他的身上。

    纪雅儿的唇边露出了无声的笑容,知道一切就快要结束了。

    接着,就看见医生礼貌地微微鞠躬,显然是知道这两家?#35828;?#37325;量不浅。

    “南老爷,老夫人,实在是恭喜啊!”他的声音里透着真诚的恭喜,“小少爷的鉴定报告出来了……”

    看到他脸上那洋溢着的笑意,南老爷有了不好的预?#23567;?br />
    “什么?什么恭喜?”他一把抢过鉴定报告书。

    上面总共三两页,白纸黑字分明。

    “根据?#31995;露?#36951;传定律,孩子的全部遗传基因?#30452;?#26469;?#20174;?#20854;亲生父母双方……”

    ?#21834;?#20146;权概率(RCP)为999999……乔迁小姐的基因?#22836;?#21512;作为南?#25250;种?#31995;亲属的遗传基因条件……经计算,累积亲权指数(CPI值)为……”

    老夫?#35828;牧成?#21464;了。

    凑过去看了一眼的纪雅儿,更是后退了好几步,?#25104;?#21457;?#20303;?br />
    乔老爷的手都开?#32423;?#20102;。

    他抬头,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医生。

    “这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

    对方丝毫没察觉出来南老爷的异样,笑了笑,还微微鞠躬:“当然是恭喜南老爷跟老夫人了啊!小少爷和南弘先生与乔小姐的基因都匹配,已经确认无疑了!”

    纪雅儿一开腔,声音也是变了:“你的意思是……南星乐是……是乔迁的孩子?”

    “正是。”对方温和谦卑,看了一眼此刻已经错愕住?#35828;?#20004;位当事人,“南弘少爷,乔小姐,这个孩子正是你们的共同结晶啊。”

    乔迁手一抖,手里的东西没拿出,倏得掉在?#35828;?#19978;。

    南弘的眼中也满是错愕。

    他的视线落在小团子的身上,又一?#24853;悖?#20687;是?#34892;?#33392;难地落在了乔迁的身上。

    放眼望过去,除了乔茂学一脸早已了然般的迷之镇定,与依偎在乔茂学身边的小团子不觉得有任何了不起之外,其余的人通通是满脸的震惊。

    乔雨凡震惊了,纪雅儿震惊了,乔家的两位长辈震惊了。

    而更震惊的,是两位当事人。

    两人认识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发现,他们之间竟然还有一个共同亲生的孩子……

    这?#25351;?#21463;太过复杂,甚至无法用三言两语表达清。

    南弘忽然在这个时候转身,自顾自去了走廊的尽头。

    白彬风也?#24187;?#25152;以跟上去,也不说话,一路静静跟在南弘的身侧,直到停留在尽头的一?#21364;?#25143;上。

    外面不知为什么时候已是夜幕降临。

    阴天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白雾,覆盖在了玻璃窗的表面。

    南弘停顿片刻,用手朝外撑开这?#21364;?#25143;。

    窗户有了一叶缝隙,透进了滋滋的凉风,瞬间席卷了这三寸的地方。

    南弘的黑色大?#36335;?#39134;如灯下惊惶的飞蛾,面庞一半隐在走廊半暖的灯光之下。

    白彬风也是没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想说什么,正要开口,却无声憋了回去。

    这么重复了两三次,看南弘还是不说话,他憋不住了。

    “老大,这小少爷……真的是你跟乔小姐的孩子啊?你俩这么沉得住气,还一来一回打了大半年的牌,?#20154;?#21073;走偏锋?”

    说着,白彬风又是抓抓?#28304;?br />
    “可你究竟是什么时候……不对,现在小少爷已经五岁了,那五年前……”白彬风回忆了半晌,像是终于回忆起?#35828;?#20160;么东西,恍然大悟,“啊……难道……难道是那次?”

    南弘并没?#20889;?#33108;。

    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于他而言已经不太重要了。

    南弘摸出一根雪茄,在窗户席进来的冷风中点上一支,看着指尖?#20999;?#30340;火光?#29992;?#27169;糊,而翻吐出来的白气?#20013;?#29366;难辨。

    白彬风知道南弘已经戒了许久的烟,看他此刻这不动声色的模样,也是着急了。

    “老大……那你现在……是怎么个意思?”

    南弘静静抽完三根半,面庞隐在?#35074;?#20809;魅的交错?#23567;?br />
    他的指尖轻轻颤抖,不知是冷,还是其他的原因。

    “我……很高兴。”

    良久,他终于回过头来。

    走廊尽头,只听男人轻轻吐了一口气,抬头望天。

    “对于这个结果……我真的很高兴。”

    这个突如其来的转折,大概在所有?#35828;?#24847;料之外。

    这一家子的人在走廊门口一直停留到半夜,也不争吵,只是各自沉默,思考着这件事。

    起先南老爷的态?#28982;?#26159;激烈的,?#28216;?#30528;鉴定报告,一定表示肯定是医院这边的人给弄错了。

    在医生反复证明了这边工作的严谨?#38498;汀?#32477;对?#25442;?#20986;错”之后,南家长辈也慢慢平息了下来。

    一众人都经历了?#27973;?#38590;熬的夜晚。

    纪雅儿走得很快,脚步无声地就溜开了。

    在外面的夜风中她狼狈上车,进车之后裹紧自己的围巾,深深吐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是一招好棋,足?#35805;?#20498;自己的竞争对手,可没想到最终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而给别人做了嫁衣。

    面对这样的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她的所有争风?#28304;?#37117;显得小家子气。

    别人是一家人,而她是什么?

    “看来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翻盘?#30446;?#33021;性了。”

    面对窗外的霓虹,她垂下了不?#24066;?#30340;眼眸。

    “喂?Kitty,帮我订一张机票吧。”

    她在电话里跟自己的助理交代。

    “之前父亲不是让我去那边帮他么?告诉他,我明天?#25237;?#36523;。?#24444;?#38752;在玻璃窗上,语气失望,“因为我已经没有任何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南家两位长辈离开的时候,乔茂学还坐在长椅上,正满脸和煦笑意地跟小团子互动。

    小团子用白板,他也用白板,两人彼此画画,然后?#20154;?#33021;先猜出来。

    乔迁始终站在一旁,似乎是愣住了。

    她看着小团子,总觉得这一切的发生就恍如一个梦境。

    这个是她自己的孩子?为什么恍如隔世?

    老夫人起身的时候沉默无言,正要带着小团子离开,南老爷制止了她,语气中也是一片疲惫。

    “算了,?#38498;?#23601;都是亲家了,让他们多多相处吧。”

    老夫人欲言?#31181;梗?#20284;乎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两位长辈无声离去,坐上了车,消失在了夜幕?#23567;?br />
    从南弘的角度,能从窗户的边缘看到他们的吉普越来越远,似是到?#35828;?#24179;线的边缘,化身成了夜幕中一个苍茫渺小的点。

    他转身,抖落烟蒂。

    “走吧。”

    “走?”白彬风二丈摸不着头脑,“走去哪儿啊?咱们现在去哪儿?”

    南弘已经大步流星,走在前头了。

    “去拜?#26790;?#26469;岳父的父?#20303;!?br />
    白彬风:?#21834;?br />
    ……

    第二天,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听说昨天的婚礼被临时搁置之后,纪雅儿小?#24853;?#26202;?#25237;?#26426;票离开了?这是因为赌气,还是这桩婚礼确实被取消了?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街头发小报纸的人往她怀里扔了一叠娱乐报纸。

    “小姐,走过路过,看一看啊!”

    乔迁接过,但也没?#35828;?#19978;细看,匆匆就往前面走。

    她一大清早就找到了周哲,周哲对于她的到来显然也?#34892;?#24847;外。

    在她说明来意之后,面前的男人顿了一顿。

    他似乎很?#21713;?#40831;。

    “你只要告诉我,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孩子呢,当初那个孩子……我以为已经在车祸的意外之中丧生了。”

    周哲最终松了口。

    “当年……孩子其实没有死。”

    她一愣:“你知道?”

    “对不起,我无意隐瞒你这么多年。”

    他知道,乔迁会因为这件事找他肯定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事已至此,他干脆也全都吐露。

    “当初乔雪雪为了能增加你的?#32431;啵?#20080;通医生告诉你孩?#21491;?#32463;成了一团血水,可实际上……她随手丢在街头了。”

    周哲闭上眼,?#32431;?#32780;内疚。

    “刚开始我也打听过,有人说被有钱人家收养了,也有人说流落到孤儿院了,后来就再没了下落,”他捂住脸,轻叹一口气,“我知道你想要找到他,但是已过去了那么多年,恐怕……”

    “?#25381;茫?#20052;迁抢过了他的话,“孩?#21491;?#32463;找到了,而且,阴差阳错地一直都在我身边。”

    “什么?”周哲震惊地抬头。

    但对方已经站起来离开了,背?#29100;?#32477;,似是对他当年所做所为的无声谴责。

    她一出?#32440;牽?#30475;到阳光还是有点恍?#20445;?#38543;手摊开了手里的报纸。

    然后,就看见了一条她难?#38498;?#35270;的头条。

    “南家公布了新婚约?新娘却是另有其人?”

    ?#30333;?#26085;与纪雅儿的婚礼刚刚取消,今日就公布了新婚恋情,这短短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满大街的人都在纷纷猜测其中的内幕,可乔迁却差点要气炸了。

    她匆匆?#31995;?#20182;的办公室,推门而入的时候却撞到了纷纷落下的彩花,劈头盖脸,她愣住了。

    白彬风抱着彩花桶一脸得逞的笑意,小团子站在不远处,?#30001;?#29983;伸出了要抱抱的双手。斐珍挽着程锋,笑得别有深意。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她被这阵仗吓到了,后退一步问。

    斐珍使了一个眼色:“我们都是过来恭喜你的?#21073; ?br />
    透过这些人,她看到了坐在最后面的转椅上的南弘。

    他隐在办公桌之后,倒是不?#27492;?#21482;是看着落地窗外的高楼林立。

    可唇边的那一抹笑意,却暴露了他此刻心情还不错。

    她冲过去,一把把报纸拍在他桌子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

    南弘的眼神一掠,把面前的?#21482;?#25512;了过去。

    “外公已经答应我们的婚事了。”

    “那是我外公,你叫得那么亲干什么?”

    南弘笑,努了一下下?#20572;?#31034;意:“?#21482;?#21709;了。”

    与此同时,铃声响起。

    乔迁那气势汹汹的窝里横的模样,几乎是闪电般就收敛。

    一秒后,她哈腰点头,?#21713;?#20986;了满脸的笑。

    “是是是,外公您说得对,我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嗯嗯,好的……没问题……嗯嗯……”

    “您照?#26494;?#20307;要紧……好的好的……嗯嗯……”

    ……

    看着乔迁在里面手忙脚乱的样子,斐珍了然地微微一笑,挽着程锋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顺便给白彬风来了一个眼神。

    白彬风心领神会:没错,要给老大跟嫂子单?#32769;?#22788;的时间?#21073;?br />
    他屁颠屁颠跟着出来。

    走到外面,就看见斐珍抬头望着湛蓝无比的天,轻轻叹口气:“天气真好。”

    “嗯。”

    “?#30446;?#30896;碰,最终走到一起,这样的结局真是圆满。”

    程锋侧头微笑:“我们的结局也很圆满。”

    说着,他就跪了下来,迎上斐珍诧异的目光,打开了一个盒子。

    后面的白彬风如同身重内伤,捂着胸口大惊失色,后退好几步。

    他一转头,隔着门缝看到后面的办公室里。

    原本争吵的两人不知什么时候握手言和了,此刻正在大?#24867;?#29233;。

    往前一看,前面的粉色氛围也进入了巅峰,闪亮亮的钻戒如同一枚杀伤性武器,直戳单身狗的内心。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

    他捂住自己的?#28304;?#24908;不择路,逃离灾难区。

    ……

    (全?#38393;眨?/div>
壮志凌云登陆
吉林麻将不要押金的麻将群 彩票歡樂赛车 军创返了么靠什么赚钱6 双色球什么买法中奖率高 怎么判断下期是组六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小便利店现在什么生意赚钱 AG功夫万条筒 盈宝彩票合法吗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 利用餐饮共享赚钱 友乐广西麻将俱乐部群 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澳洲pk赛车计划 网上购买双色球 美女二人麻将单机版